川普即將宣布對華貿易措施,美中關係或惡化

在20國集團漢堡峰會期間的美中會談。 美國總統川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等人同中國主席習近平、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外長王毅等人會談(2017年7月8日)。
在20國集團漢堡峰會期間的美中會談。美國總統川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等人同中國主席習近平、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外長王毅等人會談(2017年7月8日)。

林楓

多家西方主流媒體廣泛報導,美國川普政府可能不久將宣布針對中國的貿易措施,涉及知識產權保護和市場准入這兩大領域。上週末,川普在自己的推特上指責中國在朝鮮問題上毫無作為,並再次將其與美國對華巨大貿易赤字聯繫在一起。中國官方的新華社則反唇相譏,指川普意氣用事,撒氣找錯對象。分析指出,如果美國啟動對中國的貿易制裁,中國必將反制,兩國關係可能會迅速惡化,進入多事之秋。

媒體:川普政府將動用301條款

紐約時報8月1日援引知情人的話報導,川普政府正在準備對中國發起一次重大的貿易行動,以中國侵犯美國的知識產權和美國企業必須分享先進技術才能進入中國市場為重點。

報導稱,川普政府可能會動用已被擱置了很久的“301條款”啟動調查。所謂“301條款”指的是美國《1974年貿易法案》的第301條。該條款賦予總統廣泛權限,授權總統對違反貿易協定或給美國商業構成負擔或限制的不公正、不合理或歧視性的外國貿易行為實施單方面報復性措施。

美國政府曾在上世紀7、80年代世界貿易組織(WTO)成立前對其在歐洲和亞洲的貿易夥伴廣泛使用“301條款”,並且取得了相當的成效。世貿組織成立以來,美國則更多地使用WTO的爭端解決機制處理類似貿易問題,而很少再動用“301條款”。

雖然中國也是世貿組織成員,但川普政府的一些官員私下透露,WTO的規定和規則並不足以應對中國。

瞄準知識產權和市場准入

7月19日,美中首輪全面經濟對話無果而終。有海外媒體的報導說,那輪對話不僅未能取得任何突破,而且是不歡而散。美中雙方在對話正式開始後不久就宣布取消了各自原定的記者會,雙方也沒有像過去那樣發表聯合聲明。

分析認為,美中首輪經濟對話的破局為川普政府即將宣布將對中國開展調查埋下了伏筆。對話落幕後不久,外界一度猜測美國可能會首先在鋼鐵領域向中國發難,但最新的報導和其他跡象顯示,美國選擇了意義更為重大的知識產權和市場准入這兩個領域。

紐約時報的報導說,川普政府把目光放在了中國的“中國製造2025”政策。該政策旨在讓中國在無人駕駛汽車、醫療設備、半導體、人工智能、機器人等十個高技術工業領域成為全球領導者。中國政府規定,美國企業必須降低其收取的專利費用,並與中國企業開設合資企業,才能進入中國市場。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資料照片)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資料照片)

“301條款”的調查將由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負責,可能會持續幾個月。調查完成後,川普就可能會根據結果對中國實施貿易制裁,包括徵收高額關稅和取消出口許可等。

朝鮮連射導彈成誘因

美國考慮對中國採取貿易行動的背景是朝鮮問題突然升級。朝鮮7月份一個月內兩次試射洲際彈道導彈。據信,最近一次試射的導彈射程可涵蓋美國本土大部分地區。這讓一直寄希望於北京能夠在朝鮮問題上發揮關鍵性作用的川普非常懊惱。

韓國首都首爾火車站的大屏幕上播放朝鮮7月28日試射洲際彈道導彈的畫面。 (2017年7月29日)
韓國首都首爾火車站的大屏幕上播放朝鮮7月28日試射洲際彈道導彈的畫面。 (2017年7月29日)

川普7月29日連發兩條推特,對中國未能發揮影響力表示失望。第一條推文說:“我對中國非常失望。我們之前愚蠢的領導人一直允許他們(中國人)每年數千億美元,然而……”

他的第二條推文說:“他們在朝鮮問題上什麼都沒為我們做,只是說說而已。我們不能在這樣下去了。中國可以輕而易舉地解決問題!”

中國知名國際關係學者、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弘說,川普把廣泛複雜多變的美中關係壓在一個單一的朝鮮問題上是非常有害的。“朝鮮問題是根本解決不了的問題,”他說,“特朗普有本領也解決不了朝鮮問題,美國國內的很多評論都說特朗普在朝鮮問題上根本就沒辦法。你把中美關係押在一個沒辦法的問題上是要損害中美關係的。這個戰略有很大問題!”

川普政府決定開始在對華貿易問題上出牌,意味今年4月美中元首在佛州海湖莊園峰會上努力營造的和諧氣氛已蕩然無存。在海湖莊園峰會結束後的一段時期裡,川普經常在公開場合和推特上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大加讚賞。

“那隻是曇花一現,”紐約州伊薩卡大學文理學院院長王維正(Vincent Wang)對美國之音說,“現在說要用301制裁中國,一方面是恢復到川普在競選時的一些口號或承諾,另一方面也表達出對中國在北韓問題上沒有達到美國的期望的一種發洩。”

對於川普的“不爽”,中國官方的新華社7月31日指責川普把怨氣撒到中國身上“顯然是找錯了發洩的對象”。文章說,“特朗普很有個性,喜歡發推文,但情緒化的表達不能變成解決半島核問題具有指導性的政策。”文章再次表達中國一貫立場,即朝鮮問題核心是美朝問題。文章警告說,有關方面要想解決朝核問題,就“切勿再推卸責任,更不應在中國背後'捅刀'。”

中國獨立的朝鮮問題學者、原中央黨校校刊副編審鄧聿文認為,美國不應藉其它議題逼中國在朝鮮問題上就範。他說:“一方面美國要我(中國)壓朝鮮,但卻又在背後搞我的名堂,又要動用貿易手段,又在台灣問題上、在南海問題上給我搗亂。”

美中面臨攤牌?

人民大學的時殷弘認為,如果美國真的對中國實施貿易制裁,中國將“被迫”對美國實施報復,從而引發一場貿易戰,讓世界兩個最大的經濟體兩敗俱傷。他說:“中國非常不願意讓特朗普政府採取貿易措施,因為這會對中美關係、對中國經濟和金融損害都很大。但如果他非要採取這樣的措施,這就使中國政府只能予以還擊。只能予以報復,這不就互相傷害嗎?”

但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經濟高級顧問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認為,川普政府的決定並不僅僅是出於朝鮮問題。他說:“中國的強迫性技術轉讓是切實的問題。我認為,本屆政府,就像以往各屆政府一樣,對該問題對美國企業的影響很顯然是非常擔憂的。而且唐納德·川普在過去30年裡堅持認為像中國這樣的貿易夥伴一直占美國的便宜,他在競選時也表示過會動用301條款這樣的手段,這是人們需要了解的。”

美國財政部長努欽和中國副總理汪洋抵達美國財政部“美中全面經濟對話”的會場。 (2017年7月19日)
美國財政部長努欽和中國副總理汪洋抵達美國財政部“美中全面經濟對話”的會場。(2017年7月19日)

華爾街日報8月1日的報導說,預計川普政府就知識產權和市場准入對中國採取貿易措施將會得到美國商界較為廣泛的支持,但也預期如果後期談判進展不順利,美國真正對中國進行貿易制裁後,中國會採取反制措施。

古德曼表示,制裁或許不會立即提上日程,但如果最終雙方談判破裂,美國開始徵收懲罰性關稅和其它措施後,中國將有兩個選項,一是訴諸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對美國單方面的製裁提出訴訟,但同時也會考慮使用非關稅手段,如限制某些領域的市場准入還以顏色。

“我認為中國可能會兩樣一起來,因為WTO爭端解決會拖上很長時間,而北京希望向中國民眾顯示,它對美國的挑戰迅速做出回應。”他說。

然而,美中在貿易上的糾紛足以讓這對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暫時偏離正軌。此時的美中關係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意味。

紐約州伊薩卡大學的王維正認為,川普政府經營的美中關係正面臨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的風險,但最終將回歸到從前的那種“中間之道”(golden mean)。

“雙方的關係可能​​會在一段時期內出現惡化,或許是幾個月,”他說,“我相信在這幾個月之後中美兩國會找尋到一個所謂的中道。過去的八屆政府都發現(雙邊關係)太過於衝突或太過於cozy(安逸)都不太好。”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