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必须接受人民“年检”

近日在手机微信上见一视频,讲一款名叫Fire Chat(直译:火聊天)的点对点网对网的网络使用工具。这是一款不需要无线网络而只要用户把蓝牙和wife开启即可传播信息的软件。装有Fire Chat的手机只要发出信息,这个信息就会立刻自动跑到不超过200米远同样使用Fire Chat的用户手机中。因此,只要城市中有5%的人使用Fire Chat,信息一发出,整座城市就有可能都知道了。即使想把信息让这座城市之外的人知道,也不难,使用Fire Chat的人只管发送信息,这个信息就会自动漫游,它一定会让其他也使用Fire Chat的人知道,这样,只要发送信息,就可让全世界都知道。装有Fire Chat的手机发送信息时,如果不想让某些人看到,只需要加密就可以了。

在手机微信中看到这个视频,又听到中文讲解,真的想欢呼,欢呼在不远的将来,独裁者们再也无法通过删帖、封号、封群、封网来剥夺他们统治下的人们的自由,从而实现他们邪恶的目的,维护岌岌可危的政权。真不知当独裁者看到这视频又了解这款软件的功能后会作何想,有没有“末日就要来到”的感觉。

有时会觉得很奇怪,这种软件为什么不是独裁国家的人们发明的,而发明者却偏偏是生活在享受着普世价值下的人们?对于生活在独裁国家的人们来说,民主国家的人们就是生活在天堂。可他们那么自由自在地生活,仍不满足,仍希望获得更多的自由,看来,人类对自由的追求永无止境:只有更多更大的自由,而没有“最自由”,可这对生活在中国大陆的民众来说,简直就像在做梦。

众所周知,西方民主国家,绝不像独裁专制国家这样存在言论管控,人们只要在法律许可范围内,就享有充分自由。可即使如此,他们还是对更高的自由不断追求。应该说,这就是人的天性,原始的天性。一个人越自由,就越想追求更大的自由,这是生活在不自由社会的人们往往难以理解的。

大约只有生活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人们才会充分认识到人类发展和进步到底是为了什么。几年前本人在一篇文章中曾谈到过这一点:人类的目的,首先应是人的目的。人,乃至每个个人的目的才是人类的目的。取消或限制了个人目的,无疑也就等于取消和限制了人类的目的。人的目的不是资本主义,也不是共产主义,人的目的应是人的全面发展及进化自己,而要实现这一点,就要具备柏林洪堡大学的创始者威廉·冯·洪堡所提出的两个条件,即“一是自由,二是千差万别的环境”(引自约翰·密尔《论自由》)。所以说,取消了人对自由的追求,也就等于取消了人对发展进步的追求。

Fire Chat这款软件,当然不是专门为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们发明的,但即使如此,对生活在独裁国家的人们而言,仍不啻一福音。像我这个生活在专制独裁下的中国人,当从手机微信中见到Fire Chat,认为这简直就是上帝的意识,是上帝借生活在民主社会人们的大脑发明这款软件,然后帮助更需要它的国家彻底摧毁独裁专制统治,让自由民主的旗帜在这个星球上高高飘扬。可以想像,不仅民主国家的人们没有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有1/5的人们生活在独裁下,上帝更不会忘记。中国人的手机一旦装上并开始使用这款软件,独裁者再怎么删帖、封号、封群、封网,都无济于事。

说到这里,自然又联想到凡是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生活过的人们,都很难忘记,当年中国大陆民众跟着中共鹦鹉学舌地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当然包括台湾和美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需要在共产主义集权在毛泽东领导下过着“无比幸福”生活的中国人去解救他们。

现转眼几十年过去,这个独裁统治集团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让十几亿中国民众特别是几亿活跃的网民像傻子一样,对国门之外的真相一无所知。无数觉醒的网民们通过推特、脸书、谷歌,终于了解到,即使几十年前,真正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不是包括台湾和美国在内的“三分之二的人民”,而恰恰是要去解救别人的中共独裁统治下的奴隶们。如今回想起来,还有比这更具讽刺的吗?谁也说不清有多少中共统治下的奴隶还没来得及去“解救”那“三分之二的人民”,自己却先被饿死或折磨死。

1949年后,中国一代又一代天真无知的民众,一直受到一个政权无耻的欺骗,可以说,天底下没有比这个政权更喜欢撒谎的了。他们欺骗自己的人民几十年,而且强行洗脑灌输,让谎言深入人们的骨髓,造成直到今天,一些活了大半个世纪快要入土的人,仍然相信他们那一套:今天清晨去公园,还见到一至少超过七十岁的老者带着不知是哪一种“随身听”播放器,边走边听文革歌曲,从本人面前走过时,播放的正是一首文革时期把人们耳朵都听出老茧的《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也就是说,中共依靠大半个世纪长期洗脑,可以让一个人完全忘记自己的祖宗八代,只记得共产党,只记得毛独裁,并且一直到死之前都保持这样一种状态。真是可悲可叹!

可见,只要你生活在独裁统治下,他们告诉你的,你都要反着听,他们刻意要你看的,你也要反着看。正如刘晓波妻子所说:“如果他们告诉你我已经自由了,告诉他们我没有自由。”而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共同主席鲁比奥在写给刘霞的公开信中也这样写道:“中国政府声称你是自由的,没有几个人相信这种话。说出这种话的人正是那些七年来冷酷无情地剥夺了你与外部世界几乎所有联系的人。他们实际上强迫你生活在隔绝状态下,时刻监视着你”。鲁比奥在公开信中还说:“我们必须记住,历史并不是站在暴君和压迫者一边的。”为什么呢?因为暴君或独裁者没有真话,只会谎言。

只要独裁制度不改变,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人们就一定要明白,这是一个谎言大国,我们大家天天都生活在谎言中,人们从官方从政府那里所听到所看到的往往都是撒谎欺骗。在这个国家,不允许你追求自由,也不允许你知道真相,甚至不允许你了解过去真实的历史,可他们又恬不知耻地在全国城乡无数的墙体上要“弘扬”所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这价值观中居然还堂而皇之地印着“自由、民主、法治”。也就是说,独裁政权面对十几亿人,可以肆无忌惮地说一套,做一套,而且人们面对他们这种无耻行径却毫无办法,最多也只能像梁小军律师所言:“对他们来说是没有法律的”,因此,“他们不依法行事,我也不需要遵守对他们的承诺。我只需要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值得欣慰的是,在这个仍实行独裁专制的国家,再也不能像几十年前,让人们的思想跟他们保持高度一致了,无数网民都保持独立思想,去想这个政权是个什么样的政权,像奴隶一样的国民们要不要听这种政权的。正如有位艺人在微博上针对中国大陆在很多方面都要有“年检”而提出一个“政府必须接受人民年检”的观点:“年检,必须从政府做起,否则我们也可以拒绝年检。企业年检,律师年检,汽车年检,年检一堆堆。政府,你自己年检了吗?你自己做不到,凭什么要求别人做到?政府必须接受人民年检——合格,继续干;不合格,滚!!”这位艺人可能不知道,这正是西方先贤像洛克(《政府论·上下篇》作者)、卢梭(《社会契约论》作者)以及约翰·密尔(《论自由》作者)的观点:政府就是人民租来的,干得不好,人民完全有权力换人。

1946年9月1日的《新华日报》上发表一篇文章,其中说道:“国民党反动派是世界上最害怕言论自由的一个集团。它们害怕人民翻身,害怕人民认识大时代的真面貌,更害怕自己的丑恶暴露在人民大众的面前。所以它们用种种卑劣无耻的手段,蒙蔽人民的眼睛,堵塞人民的耳朵,封锁人民的嘴巴,不让民间报纸存在,不让正直的新闻工作者自由。”

七十余年过去,这篇文章中所指责国民党的种种丑恶都让中共包揽了,而且有过之无不及。中共再也没有勇气回头读一读自己的历史,因为当他们看到这种历史,只会有两种感觉:一种是应该掌自己的嘴;另一种,证明自己是骗子。

作者:梁之,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