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讓劉霞人間蒸發

一個月前,坐冤獄期間患上癌症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在內地強力部門監控下被火化然後被海葬,化作一縷青煙然後屍體無存,連存骨灰的格子也不准有,北京當權者要劉曉波個人及他代表的抗爭灰飛煙滅的圖謀路人皆見。

可北京當權者的邪惡醜惡還不僅如此,自從一個月前官方導演的火化、海葬儀式露過面,讓大家看到她的蒼白憔悴絕望後,劉曉波遺孀劉霞自此人間蒸發,不見蹤影,跟友好幾近完全失聯,只偶爾從某些渠道知道她一些難以確認的訊息點滴,例如被國安人員帶到雲南旅遊散心,例如已回到北京但不能返家居住……等,到昨天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又傳來她暫時安好但不在北京的消息。

貼身監控或被逼瘋

總之,已深受喪夫打擊的劉霞在劉曉波被海葬後一個月仍得不到應有的自由,仍無法享有不被監視騷擾的空間,仍沒有獨自靜靜悼念丈夫的權利。還有比這更殘忍、更不人道的待遇嗎?還有比這更冷血不仁的政權嗎?

任何稍有人性的人都明白,跟至親訣別是痛徹心扉的事,痛得撕心裂肺,就像心被挖了一個透明窟窿那樣,久久不能復原。在這樣的時刻,失去至親的人需要的是親友厚實的肩膊,無條件的安慰與支持,支持她一步一步走出傷心的幽谷。何況劉霞在劉曉波過世前的八、九年只跟他見過幾次面,直至他病危入院才能有多幾分鐘相聚(仍得在國安國保監視下),跟其他失去至親的人相比,劉霞那份哀、那份鬱實在沉重得非筆墨所能形容。正因如此,劉霞此時此刻其實更需要親友的陪伴支持,更需要有自己的空間沉澱傷痛。

可北京當權者毫不考慮這樣的需要,毫不考慮孤弱的劉霞就在崩潰邊緣,依然以國保國安人員貼身監視控制,令她連透一口氣的機會也沒有,令劉霞連靠在朋友肩上好好痛哭一場的機會也沒有,巨大的心理、精神壓力無處宣洩。這樣下來,連哭的自由也被剝奪的劉霞大有可能精神崩潰,大有可能被逼瘋。難道北京當權者的算盤就是把劉曉波夫婦一個逼死、一個逼瘋!

其實,當權者根本沒有理由繼續留難、軟禁劉霞。即使按北京當權者扭曲不公的法律與法制,劉霞本人也沒有干犯任何刑事罪行,連形同莫須有的「尋釁滋事」行為也沒有,劉曉波的所謂「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也跟劉霞沒有關係。當權者有何理由長期打擾侵害劉霞的人身自由呢?

要求立即還劉自由

此外,內地檢察部門、法院從來沒有拘捕、起訴劉霞,更沒有定她的罪名。換言之,當權者監視、軟禁劉霞,限制她的行動及通訊自由根本沒有任何法律、法理依據。他們對付劉霞只有一個原因,就是要以劉霞作為人質控制劉曉波,防止劉霞變成劉曉波在獄外的一面旗幟。可現在劉曉波先生已被當權者坑死,再也不是甚麼威脅,也不會有機會到挪威領取諾貝爾和平獎。北京當權者還有甚麼法律、政治理由軟禁劉霞,硬生生把她跟親人朋友分開,無法正常生活呢?

劉霞的「錯」是錯在生於一個不尊重公民權利、不尊重死者尊嚴生者感受的殘暴國家,以至丈夫死後仍得像人球那樣生活,不得安寧。我們最擔心的是,北京當權者會把軟禁長期化,令劉霞長時間面對巨大的精神壓力,並從此銷聲匿迹。在此我們譴責北京當權者繼續軟禁劉霞,並強烈要求立即還劉霞生活及其他方面的自由,讓她有空間從喪夫的巨大創痛中康復過來,再選擇未來的生活。

近期有團體發起尋人行動,希望國際社會向北京施壓讓劉霞重獲自由。我們支持有關行動,呼籲國際社會、香港市民繼續為她發聲,繼續「尋人」,希望她早日脫離當權者的欺凌,自由過生活。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