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大在即北京对敏感人士监控升级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 网络照片

中共19大定于10月18日在北京召开,中国当局加强了对敏感人士的监控。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19大前证实被加紧监控,住所外有数十人看守,公安上门通知其从即日起至中共十九大会议期间,不得接受记者采访。监控者还向他“打招呼”说不久将带他外出“旅游”,但不会出远门。

*

据自由亚洲引据鲍彤披露,监控者在他家的楼下以“音像公司”作掩护,数十名监控人员不分昼夜分工监视。并曾有公安“摆乌龙”将监控人员的快餐误送到他家。

中共“十九大”会期临近,北京警方对鲍彤的监控程度进一步提升。9月16日,一位知情人士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鲍彤在北京的两处住所,各有32人不分昼夜看守,并限制其言行。他说:“鲍老的(两处)住宅现在有64个人值班。他们夫妇住一处,其女儿自己住一处,两栋房子紧靠着,有人分几班日夜看护。鲍彤出门, 一定有一辆车尾随,另外有两个便衣跟随着他”。

报道说,现年85岁的鲍彤在1989年“六四”期间,因反对当局用武力镇压学运,支持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后被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7年。他出狱后,一直受到严密的监控。

鲍彤16日接受自由亚洲记者采访时证实,他被数十人不分昼夜的监视。当局还在他家的楼下开设用于监视他的“音像公司”:“我住的地方外面对电线杆上面有一个探头,可看到我家里。那么在我楼下开了一个音像店。我住在三楼,音像店在一楼。这家音像公司每天下午大概五、六点之间,一定有一辆车开过来,然后拿走东西 (监控资料)”。

自由亚洲报道说,鲍彤所描述的被监控过程就像2006年德国电影《窃听风暴》中的情节,该片主要讲述了1984年东德东柏林国家安全局的一名秘密警察,负责监听一男剧作家及其女友(知名演员)的故事。

鲍彤还披露监控他的公安“摆乌龙”,叫快餐时还错报了地址:“这个音像公司工作人员吃饭是派出所叫人送饭。有一次送饭的人送错门,我住在三楼,送到我这儿来了。因为我没有订饭,我说你是哪里的,他说是派出所叫我给你送饭,他说你是音像公司吗?我说不是,音像公司在一楼”。

据鲍彤说,监控他的人各有分工,包括公开跟踪、录音录像,电话监听,分析其动态等。在记者采访时,鲍彤家突然有便衣敲门。半小时后,本台记者再次致电鲍彤。他 说,来人告知他,即日起至中共十九大会议期间不得接受记者采访,还向他“打招呼”说不久将带他外出“旅游”,但不会出远门。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中国大陆异议人士在北京当局举办重要政治活动期间「被旅游」早有前例。

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的友人野渡3日表示,刘霞希望长期留在北京,但在中共19大维稳压力下,刘霞可能仍会被安排离开北京。

法广RFI 小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