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毒遺毒無窮已 中委軍委望相似

十九大前夕,中共忙排「毒」,積累的案件在集中加速清理。最近,原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中國保監會原主席項俊波、中紀委駐財政部紀檢組原組長莫建成的案件,都在黨紀環節完結,開除黨籍公職,等待十八屆七中全會正式撤銷中央委員、候補委員等職務。

各地清毒 聲勢浩大

莫建成從宣布落台到結案,僅用二十多天,大有快打快查的「嚴打」態勢。今年七月,原福建省長蘇樹林的案件也結案。蘇早於二○一五年十月落台,但拒不認罪,故拖了近兩年才公布審查結論。相比之下,莫建成就「配合」得多。但無論快慢,在十九大之前將舊帳一筆清銷,應是官方追求的目標。

同時,對於省部級人事的調整也進入了最後的密集期。中國科協黨組書記尚勇、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秦宜智分別被貶任國家食藥監總局、質檢總局副局長,打入政治冷宮。這些調整,亦是排「毒」的結果。

十八大之後,隨着打虎及人事清洗的擴大和深化,內地官場愈發「毒」氣瀰漫。最流行的三個詞即是流毒、遺毒、餘毒。若按字面理解,流毒乃指空間散布廣,遺毒、餘毒則指時間延續長。

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落台之前,中紀委巡視點名的問題就是清除薄熙來、王立軍思想遺毒不徹底;如今,薄王遺毒未清,孫政才、何挺遺毒恐怕也為期不遠。公安部要求全面徹底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雲南省委表態要堅決肅清白恩培、仇和等遺毒。中央辦公廳開展肅清令計劃餘毒影響的工作。江西多次提出肅清蘇榮案政治餘毒。天津市委傳達查處黃興國時提出要「標本兼治、肅清流毒」,同時又指出肅清武長順流毒和影響不徹底。

稍為客氣點的用詞,是四川省委、中石油、中央統戰部、遼寧省委、河北省委、國家安監總局,曾分別召開會議要求肅清周永康、令計劃、王珉、周本順、楊棟梁等人的「惡劣影響」。

組織遺毒 人事清洗

總的來說,神州大地,東南西北,從中央部委到省市黨委,處處毒霧瀰漫,比起諸葛武侯七擒孟獲的瘴癘之地,都有過之而無不及。最「毒」的自然是軍隊中的郭伯雄、徐才厚遺毒。新華社八月底推出的《強軍興軍紀實》長文公布了郭徐流毒的「配方」,多達信仰缺失、做兩面人、搞小圈子、濫用權力、假大虛空、不務打仗、踐踏法紀、好人主義、庸怠守成、庸俗關係、奢靡浪費、家風敗壞等十二種「毒素」,總之就是砒霜拌芥末,又毒又辣。

所謂清毒排毒,其實無非兩種:一是思想流毒,二是組織流毒。思想流毒,其實都大同小異。被查辦的官員,基本上經濟腐敗、政治墮落、生活腐化等罪名都是一條不少。為官在世,權錢二字。只不過有人更貪權,有人更愛錢,有人更好色,有人兼而有之,有人三佔其二,程度有所差別而已。

而組織流毒則重要得多,就是要清洗其班底人馬。這又分為急性毒和慢性毒。就以郭、徐為例,原蘭州軍區副政委范長秘、二炮副政委于大清等人,幾乎與郭、徐同步甚至早一步落台,屬於急性毒發,要快刀剜瘡。而如房峰輝、張陽兩位軍委委員,直至五年任期即將屆滿才被查。大概是毒素隱藏深,深入臟腑,試玉要燒三日滿,方才得以清毒。

這種慢性毒並不少。尚勇貶官及莫建成落台,應是受蘇榮餘毒影響,在蘇榮主政江西時,尚、莫分別擔任紀委書記、組織部部長,主管幹部大權,自然難以撇清關係。安監總局局長(原公安部副部長)楊煥寧落台及秦宜智投閒置散,則是清洗周永康遺毒的結果。兩人發迹於公安部、四川省,周對二人皆有提拔之恩。

政情觀察員 白非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