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何不「抗朝援美」?

China Nordkorea Grenze Flaggen (Getty Images/K. Frayer)

儘管遭到多輪制裁,朝鮮仍然繼續核試驗和導彈試射,對國際社會發出挑釁。中美面對糟糕的選項,也面對能否建立聯合陣線應對朝鮮的問題。

朝鮮9月3日試射疑似氫彈後,美國促成安理會通過更嚴厲的對朝制裁決議,部分限制對平壤的原油出口,並且禁止進口朝鮮的紡織品。不過,本週五,朝鮮再次發射導彈,在兩週內第二次飛越日本領空,顯示出朝鮮並未因新的制裁而放棄挑釁。此次導彈試射也將能否在一定程度上建立聯合陣線應對朝鮮的問題放在美中兩國面前。

美國原本想對朝鮮進行更為嚴格的制裁,包括全面禁運石油,以及對朝鮮官員實施旅行禁令。但是,為了得到中國的支持,美國不得不弱化禁運要求。北京顯然繼續對可能瓦解金正恩政權的行動踩剎車,而朝鮮卻不斷進行武器試驗並取得顯著進展。這無疑加劇了美中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

中國官方新華社在9月11日安理會通過新的制裁決議後發表評論說,川普政權推動更嚴厲的制裁,而拒絕與朝鮮進行外交接觸是犯了錯誤。中國支持所謂的雙暫停戰略,也就是朝鮮暫停核導活動,美國暫停和韓國舉行大規模軍演。但美國拒絕任何在它看來可能削弱其在朝鮮半島戰略地位的暫停協議。在克林頓和小布希時期,類似交易就陷入僵局。

鑑於過去曾發現中國公民和企業不顧聯合國製裁和朝鮮做生意,美國對中國實施新制裁的決心表示懷疑。在8月份聯合國對朝實施上一輪制裁後,美國就對被指為朝鮮武器計劃提供幫助的來自中國的個人和企業實施額外製裁。《環球時報》立即發表評論,譴責美國的做法嚴重違反國際法,稱中國嚴格執行了安理會決議。

本週一的新一輪制裁禁止外國公司和朝鮮公司建立新的合資企業。美國財長史蒂芬‧姆努欽(Steven Mnuchin)週二向媒體表示,如果中國不實施聯合國對朝制裁,川普政府將對北京實行額外製裁,阻止他們進入美國和美元金融體系。

前奧巴馬安全顧問、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中國問題專家拉特納(Ely Ratner)向德國之聲表示,川普政權想對違反聯合國決議,繼續和朝鮮做生意的中國公司、銀行和個人進行額外的二級制裁。一名美國官員告訴路透社,美國之所以還沒有這樣做,是給中國時間去證明自己願意完全執行聯合國新的制裁決議。

不過,即便中國執行在美國看來已經縮水的制裁,但消滅朝鮮金家政權完全不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觀察家認為,北京對朝鮮武器計劃的擔心遠遠不及對一個受到美國支持的,統一的朝鮮半島的擔心。

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副教授阿拉拉爾(Eduardo Araral) 表示,中國不希望朝鮮崩潰,因為這會在武器、難民和美國在家門口設基地等問題上帶來許多不確定性。阿拉拉爾認為,沒有中國的合作,美國無法處理朝鮮問題。"美中關係如此錯綜複雜,美國無法傷害中國,而不傷害自身,比如在貿易方面。"

後金家時代?

美中建立聯合戰線的主要障礙之一就是,朝鮮垮台所帶來的朝鮮半島地緣政治格局的不確定性。美中利益有交叉,雙方都不希望看到擁有核武器的朝鮮戰爭機器,中國尤其不想看到自家後院發生核戰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從未和金正恩見過面。有跡象顯示,中國也想對平壤政權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但是,這些考量都不及中國的地緣政治利益。

如果想讓中國接受一個統一的朝鮮半島,那麼美國在該地區的非軍事化必須得到保障,必須建立以北京利益為上的新的地區安全架構。這樣的局面不僅觸及美國利益,也觸及日韓的利益。

《涼戰--全球競爭的未來》一書作者、哈佛法學院教授費爾德曼(Noah Feldman)在9月13日的一次討論會上說,對於統一的朝鮮半島來說,中國構成了一個結構性的問題。在東北亞形成新的地緣政治架構問題上,美國在朝鮮半島上的安全保障對韓國和日本機為重要,而這是中國不答應的。

他說:"這些國家生活在中國的經濟影響範圍內,但卻依靠美國作為其安全保障。"

值得注意的是,美中上一次直接衝突就是1950年在朝鮮半島上。中國志願軍加入了朝鮮戰爭,支援朝鮮,抵抗保衛南方的美國。65年後,保持東北亞平衡看來又再次需要中國的行動。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Wesley Rahn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