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香港民主化的海市蜃樓

編輯跟我說,我在《明報》的文章原在星期六刊登,變成在星期一刊登。不知道算不算巧合,這剛好在佔領事件3周年的時候。

經歷了這3年後,不知道大家是否還殘留着一個記憶,那就是自從1997年香港的主權國由英國變成中國後,香港的追求民主化運動,目標曾經是「雙普選」,即是說,特首是普選產生的,而立法會也是普選產生的。根據《基本法》,香港的政治制度最終應以普選作為目標。

而在2007年,北京政府通過了2017年的特首選舉可以普選方法產生。自此之後,香港的民主運動就圍繞着這個時點行進。理論上,下一個時點就是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是普選,這就形成了應該在2020年達成「雙普選」。這曾經是香港民主運動的路線與時間表。

民主化的終點 變成問號

香港的民主化運動,曾經爭取過「07/08普選」,也爭取過2012年普選,這些基本上都是爭取香港的民主化可以加快或者提早。但就算這兩者失敗,根據承諾,應該在今年也會普選特首。當然,去到今天,前者已確定不會發生,而後者則應該也沒什麼人相信會發生。

過去爭取的「07/08普選」、2012年普選,從今天看都沒有任何意義,因為這已不是早晚的問題,而是直接消失了。那時候沒有,可望未來應該也沒有。民主化的終點,從2020年,變成了一個問號,或者永遠不會有。

引發佔領事件的,就是北京政府向香港宣布「你預期得到的東西其實不存在」的一刻。之後發生的事情,或者去到3年後的今天發生的事情,都是源自那一個起點。自此之後,香港的民主化運動失去了目標,「雨傘」並沒有「革走」政府,真正「革走」的是香港民主運動一直的方向。

如果要紀念這一天,那麼紀念的對象應該是那逝去了的幻象。問題是,之後的方向、現在的目標是什麼?3年後也沒有答案,只是不斷地選舉下去。當議會的少數派,既不能通過什麼議案,也不能阻止任何預算,拉布也會被剪,甚至隨時會被取消資格,大概並不會是答案。

最近流行談論「香港獨立」。不少人會主張,「香港獨立」只有一個空虛的目標,沒有可行方法、沒有路線圖,是不切實際的。但是,大家是否有深思過,同樣標準也能完全應用在現在的香港民主化運動:香港的民主化運動,也一樣是目標空虛、沒有可行方法、沒有路線圖——或者說,它曾經有,但是現在沒有了。


如果只是一般市民或者普通網民,問他令香港民主化的方法和路線圖,他答不出來,情有可原。但我相信把這問題,問現在的議員或者是各政黨的領導者,是否就會有更好的答案?我想真正能答出明確答案的,反而是建制派——因為他們會叫你接受北京的方案。

停下來討論 應是最合理選擇

香港人現在就像沙漠中飢渴的旅人,曾經在民主的沙漠中,看到了綠洲,然後用盡全力地走向那綠洲;但當走近時,卻發覺那是一個海市蜃樓。當發現這事實時,所有人茫然地站在現場,幻象已經消失,但是旅程還是要繼續。而剩下的人,比之前更飢渴,情况更惡化。

停下來討論,應該是最合理的選擇。

作者是企業家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