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美國貿易逆差並不是中國的錯

香港一家貨幣兌換店裡的僱員展示人民幣和美元百元鈔票
香港一家貨幣兌換店裡的僱員展示人民幣和美元百元鈔票

易林

美國新一屆政府將美國巨額貿易逆差和就業崗位的流失歸咎於中國。美國主流學界也持類似態度,認為中國操縱貨幣和市場准入上的不公平導致了美中兩國巨大的貿易逆差。但是,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亞洲項目的資深研究員黃育川認為,這種說法並不科學。

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亞洲項目的資深研究員黃育川在他的新書《破解中國難題:為何傳統經濟智慧是錯的》中就這個廣為接受的觀點發表了犀利看法。黃育川指出,美國的總體逆差在中國成為出口大國之前已經存在很久,讓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逆差負責並不科學。

他解釋說,美國的總體逆差在大約上世紀90年代末變得巨大,直到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2009年前後才開始出現放緩。而中國的貿易順差直至2005年前後才開始變得很大。

黃育川認為,美國的貿易逆差是其龐大的財政赤字以及家庭儲蓄率較低的消費習慣的結果。他表示,美元是全球最重要的儲蓄貨幣,其幣值長期被高估,因此無法調整以幫助減少貿易逆差。在這種情況下,出現巨額總體貿易逆差對美國來說不可避免,而那些國家成為對應雙邊貿易順差的來源是偶然的。

他指出,美國對東亞國家歷來都存在貿易逆差,上世界90年代,逆差主要集中在包括日本、韓國和台灣等亞洲發達經濟體,而中國入世之後,中國作為地區組裝鏈條上的最後一站在亞洲對美國出口中所佔份額逐漸擴大。他表示,用這個邏輯來看,將美國的貿易逆差與中國的貿易順差聯繫起來具有誤導性。

中國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美國2015年對華貿易逆差高達3340億美元。川普總統指責中國使用不公平的貿易競爭手段,造成美國工資水品下降、喪失數百萬計的就業機會。他指責中國令美國人失業,“很多美國人找不到工作,因為根本就沒有工作,中國搶走了我們的工作”。

黃育川說,美國就業崗位減少實際上並不是中國造成的問題。自二戰結束以來,由於服務業的興起和技術進步,歐洲和美國製造業工人的比例總體處於下滑的狀態。他說,如果不是由中國來提供低成本勞動力,也還會有其他國家,比如墨西哥、越南和東歐國家來提供這些勞動力,較高收入經濟體就業崗位減少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