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追求效率還是追求公平

經濟發展要追求效率,公平的事由國家來解決。大學的發展也如同經濟,追求的也是效率,公平的事也由國家來解決。這種解決辦法當然不錯。大學追求效率,國家也追求效率,就會出現馬太效應,好的愈來愈好,差的愈來愈差。好大學的學生愈來愈自豪,不管學習認不認真,坐享大學的榮譽就是。差大學的學生愈來愈自卑,無論如何努力,社會與企業就是不要。效率不但給大學本身帶來問題,還給社會帶來問題。大學問題不重視,社會問題的多米諾骨牌效應,也讓人惶恐不安。

雙一流大學名單公布

現在建設「雙一流大學」的名單已經公布,這一公布,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歡樂的自然是進了雙一流的大學,愁的當然不是那些根本進不了雙一流的大學,愁的是那些盡了最大努力也沒有進雙一流的大學,這些大學原本就是「九八五」或「二一一」大學。盡最大努力也沒有進雙一流的大學自然校長不滿意,教師不滿意,學生也很失望,似乎原來的夢想和願望在一夜之間破了產。這些大學,原來沒有雙一流的時候,可是佔盡了資源,享盡了因名聲而帶來的好處。原本很差的學科和專業,就因為九八五、二一一而好起來了,掌聲響起來了,大學地位、社會地位提高了。

雙一流的好處在於,它克服了九八五、二一一大學的弱勢學科濫竽充數,通過良性競爭使弱勢學科淘汰出局,使大學裏的混混教師再也難以混下去,使一流大學真正成為一流大學,一流學科真正成為一流學科。這是學校學術競爭帶來的效率,也是學校學術競爭的初始公平。

效率能帶來初始公平,但不能帶來過程公平,更不能帶來結果的最終公平,最終的公平還需要國家來解決。但從九八五、二一一的實踐來看,國家並沒有解決非九八五、非二一一的公平問題,而是擴大了不平等,結果就是九八五、二一一大學被撐死,錢花不完;非九八五、非二一一餓死,錢總也不夠花。重點大學是愈來愈富,九八五、二一一大學,國家給錢,校友捐錢,一捐就是成萬上億;非重點大學愈來愈窮,好不容易搞個校慶,讓校友大款捐點錢,捐款總額還不如重點大學一個富翁校友的零頭。

現在建設雙一流,國家投資的錢相信仍然必不可少,讓雙一流大學錦上添花,但何時能對非雙一流雪中送炭,仍未可知。現在都講教育公平,都講平權教育,如何雙一流與非雙一流進行公平投資,讓大學生也能享受到平權教育,讓所有大學的大學生都享有平等的教育尊嚴,實現資源共享,看來還真有很長的路要走。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大學生的學習只有四年,恐怕等不了那麼久。

如果雙一流大學有學術自由,通過雙一流大學的學術自由引領非雙一流的學術自由,共同邁進,進行協同作戰,共存共榮,這將是一個好的思路,但好的思路不一定是好的進路。如果雙一流已行使學術霸權成了習慣,對學術資源進入壟斷,肥水不流外人田,最後的結果,就可能是非雙一流慢慢就沒有了學術自由的概念,也沒有了學術自由的思維,最後成為沒有靈魂的大學。

投資愈多競爭力愈差

還有一種可能,國家向雙一流投資愈多,大學競爭能力就愈差。畢竟,錢多與雙一流大學沒有必然聯繫,貧困也可成就好的大學。現在大學的條件再差,也比過去好多了,條件這麼好,才出現屠呦呦,才有她一個人獲得諾貝爾獎,而她當時的科研條件並不好。人都有天生的惰性,由人組成的大學的教師也具有天生的惰性。從這個意義上說,雙一流本身沒有想像的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平等競爭。國家管着大學平等競爭的規則就好。

大學教授 木然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