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選後日本政治外交變局

自民黨首相安倍晉三在28日眾議院臨時國會首日解散國會,為日本政壇投下震撼彈,也牽動了日本在野黨的合縱連橫。最大在野黨民進黨黨魁前原誠司決定與人氣正旺的東京知事小池百合子新成立的希望之黨合併,同時與小澤一郎的自由黨組成在野黨聯盟,預計在小選區與自民黨+公民黨聯合政權展開一對一對決的態勢。

縱觀現代日本政治史,必須重回1993年日本眾議院改選的歷史現場。小澤一郎當時脫離自民黨最大派閥竹下派,並在內閣不信任案投下贊成票,導致宮澤喜一內閣垮台;眾議院選舉中,小澤塑造自己為改革派而將反對派視為守舊派的善惡二分選戰手法,可謂日本劇場政治的祖師爺。小澤在當時連合了在野黨七黨一會派在選舉中結束了自民黨長期執政的「五五年體制」,此次希望之黨、民進黨與自由黨等在野黨勢力的結合,小澤依舊在背後扮演影武者的腳色。

1993年眾議院選舉誕生了今日日本政壇許多新星,其中前原誠司與小池百合子均在當時代表日本新黨首次當選,因此此次眾議院改選彷彿歷史重現。然而分解既有政黨再重組新政黨一直是冷戰後日本政黨政治常態,更值得關注的是此次選舉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安保修憲朝野交集

安倍在此次改選中將安倍經濟學的經濟成長、北韓核武威脅、《憲法》第9條將自衛隊增列第3項為選戰主要焦點,然若與希望之黨的政見做比較,雙方除了在所得再分配、核能政策主張上有所差異外,希望之黨與自民黨在安全保障與《憲法》修正的立場來看,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在民主黨內閣時代曾任外務大臣的前原誠司,主張經濟外交與中國交往同時,在安全保障上則要與美國強化合作,對中國進行避險。而對台灣相當友好的小池百合子,曾在2007年第一次安倍內閣時擔任首位女性防衛大臣,也是主張修憲的立場。冷戰後左派政治勢力式微,走向保守化的日本政治,主張日本應該在國際安全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成為能夠海外派兵的正常國家,已經成為朝野共識。

2015年安倍內閣任內日本通過安全保障10加1相關法案,並在內閣會議通過有限度行使美日安保集體自衛權的決議,雖然是針對朝鮮半島的局勢作因應,但因為中日間的相互不信任,加劇了東亞安全保障的困局。

然而日本對中外交戰略一直是政經分離,追隨美國東亞戰略轉向,獲取國家最大利益為指導原則。從近期日本主導的亞銀與中國亞投行的融資合作,到友台的安倍積極表示欲修補日中因為2012年釣魚台國有化事件以來交惡的兩國關係,都可看見轉變。

今年是日本與中共建交45周年。在兩岸關係低盪,10月18日中共19大即將召開,中國外長王毅勢必要求日本在對台立場上表態。雙方會不會就日中關係發表繼1972年建交公報、1978年《和平友好條約》、1998年日中共同宣言以及2008年日中戰略互惠關係共同聲明,發表第5份宣言,將會是10月22日日本眾議院改選後,台灣應該關注的焦點。

沈家銘 京都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