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國新歌聲碰上台大之聲

苗博雅 社會民主黨全國委員

《中國新歌聲》進入台大校園,引起台大學生不滿抗議,活動最終倉促收場。有些人批評這些學生,認為「別人有辦活動的權利,不該去鬧場」。這樣的批評,有道理嗎?

如果我們同意人人有言論自由,有沒有哪種活動是「絕對不能被抗議」的?即使是雙十典禮,都曾有藍委為了表達對陳水扁總統的不滿而抗議;即使是元首行程,都有如影隨形的抗議聲。在民主社會,沒有人是絕對不可挑戰的權威,每個人的意見都可以被質疑。國家慶典可以被抗議、元首演講可以被抗議,一個商業歌唱活動,怎麼就不能被抗議?

放下甩棍好好說話

如果自我標榜是「商業活動」就可以豁免一切反對意見,如果披上團康藝文的外衣就不能被抗議,那麼,任何不想被抗議的政客、富豪,只要花點錢,宣稱自己的演講場是商業團康活動,場外就不能有任何人去抗議囉?如此一來,有錢人將會享有最多的言論自由,窮人只能乾瞪眼,言論自由變成可標價的商品,就不再是言論自由。

「言論自由」的真義,是國家不得任意限制人民發表言論。換言之,你我他都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不受當權者恣意箝制。「表達意見」的範圍,除了發表自己的創見之外,當然也包括贊同別人的想法,或反對別人的想法。講的再白話一些:我可以表達我的意見,你也可以表達不同意我的意見,而政府有責任確保你我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利。

一個民主社會,勢必有多元意見。如何讓不同的意見都有充分發言的機會,是政府的責任也是考驗。言論自由也有可能侵犯其他權利,例如他人的名譽權、隱私權等。為了讓每個人的權利都盡可能得到最大範圍的實現,政府必須事先制定民主的遊戲規則,並且認真執行,在不同人行使權利發生衝突碰撞時,平衡保障各方的權利。

任何活動都不能主張自己有百分之百不受抗議的權利。重點在於表達意見者,是否遵守了民主的遊戲規則;政府是否已經盡責保障不同意見者的表意空間。台大學生抗議《中國新歌聲》,有無侵害他人的自由、身體、名譽、隱私?若有,是否逾越法律所允許的範圍?從目前的事證來看,最明顯逾越法律、違反民主社會規則的人,是拿甩棍從背後偷襲後腦勺的舞棍阿伯及其友人,而不是台大學生。

讓我們用案例思考:搖滾樂團舉行演唱會,周邊居民認為活動噪音過大、干擾正常生活,因此組成自救會,在演唱會舉行時在場地旁拉布條、發文宣抗議,你覺得可以嗎?

如果你覺得這個可以,但台大學生抗議《中國新歌聲》不行,或許你該停下來想想,是什麼因素讓你做出不同的判斷?是因為你覺得學生的「手段」有問題?還是因為你不同意學生的「訴求」?你不喜歡別人的「手段」或「訴求」,會影響到他有沒有抗議的「權利」嗎?

言論自由不是「保護自己不被批評、不被反對」的權利。營業自由也不能絕對壓制他人的言論自由。這些台大學生用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表達訴求,如果你不同意這些台大學生的意見,你也有權利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表達你的反對。

民主社會解決爭端的方式是法治,不是言語威脅,更不是舞球棒、比拳頭。如果《中國新歌聲》覺得自己權益受損,也可以到法院提告維護自己的權利。受到中國資助的團體或個人,想在台灣做統戰,先放下甩棍,試著好好說話,有話好說吧。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