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習近平效法毛澤東難以成功



習近平治理中國的路數越來越清晰,雖然他一直強調既不能用鄧小平理論主導的後三十年否定毛澤東思想主導的前三十年,也不能用前三十年來否定後三十年,但是明眼人不難看出,他的執政理念和風格則非常明顯地更傾向於帶有毛澤東烙印的前三十年。在馬上就要召開的執政黨的十九大上,不僅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將會得到官式的批准,而且他的治國理念也將會以某種鮮明的方式寫進黨章,最重要的是,十九大的人事布局也將具有十分突出的習近平個人色彩。人們相信,習近平向“毛澤東第二”的方向邁進的步伐正在明顯加速。

習近平在五年前成為黨、政、軍一把手以後,立即效法毛澤東採取各種措施集中政治權力,雖然他已經成為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但是他仍然感覺到這些頭銜不足以將大權集於一身,罕見地建立起數十個專門的“領導小組”,並且自任組長。這樣做可能表現了他推行自己政見的決心,但更重要的卻是,它也表明習對於無法有效推動黨、政機器貫徹其主張的沮喪,表明他對於無法掌握權力的恐懼。當初毛澤東掌握絕對政治權力,卻連國家主席的頭銜也不需要。兩相比較,他們在控制政治權力方面的能力之上下立馬可見。

習近平不僅致力於集中政治權力,而且也雄心勃勃地要改造民眾的思想和習慣,致力攀爬數十億民眾精神領袖的神龕。為了實現這一“宏願”,習近平採用的方法與毛澤東沒有太大的差異,首先,是鼓勵政治投機者們大肆宣揚對自己的個人崇拜,神化自己的過去;與此同時,整肅所有自己不喜歡的觀點,也順帶清除那些對自己達不到“絕對忠誠”程度的個人;三是竭力營造一個帶有習氏標簽的政治、哲學、歷史、經濟、國際關系等無所不包的思想體系,企圖將中國重新拉回“一個領袖、一種主義”,甚或“一個神、一種教義”的愚昧時代。

當下之中國,已經處於毛澤東去世之後政治控制最無法律制約的時期,也是思想壓制最不擇手段的時期。一方面,在執政黨和體制內大力排除異己,並且不斷強化政黨的系統對行政、司法、企業等系統的直接干預;另一方面,在體制外通過強制措施對社會進行全面控制,對維權律師和輿論領袖大肆進行非法關押,甚至對游走在意識形態灰色邊緣地帶的媒體和個人也進行蠻橫封堵,等等這些,無一不表現了習近平效法毛澤東將個人意志凌駕於法律和黨規之上的執政風格,這種風格不僅令精英無所適從,也將令社會先是恐懼、後是混亂。

不過嚴格說來,模仿毛澤東似乎不過是習近平本人的主觀願望,至少在目前這個階段,他還遠遠達不到毛澤東生前政治集權和思想專制的水平。在我看來,由於習近平和毛澤東在個人學識、政治經歷、所處時代和國際環境等方面的不同,習近平今天不可能、以後也永遠不會達到毛澤東生前的那種政治影響力。這也意味著,雖然習近平的政治集權和思想控制意圖會給中國社會的進步帶來阻滯,但是它難以達到毛澤東時代那種災難性的後果。習近平效法毛澤東而無法成為第二個毛澤東,這將是習近平個人的悲劇,但它卻是中國人民的幸運。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