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五年:中共更強還是更弱?

China Interpol Generalversammlung (Reuters/Lintao Zhang)China Interpol Generalversammlung (Reuters/Lintao Zhang)「習近平」的圖片搜尋結果

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也意味著習近平馬上要亮出掌權五年來的「成績單」。 習近平給中共乃至中國帶來了怎樣的變化和影響?兩位中國問題專家在柏林圍繞這一話題展開討論。

"一排男的,帶著藍領帶,從幕後慢慢走出",這是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沈大偉教授(David Shambaugh)在週四(9月28日)柏林舉行的一次討論會上對中共十九大期間一個"重要場面"的描述。

由德國博世基金會(Robert Bosch Stiftung)和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聯合舉辦的這場討論會主題便是"中國的未來:中共十九大之前審視中國的狀況"。

沈大偉解釋道,之所以用這樣無趣的方式描述十九大,是因為他對於外界討論頗多的十九大人事安排並沒有那麼看重。

每次中共全會召開,政治局常委的名單往往被視為非常重要的政治指標。但沈大偉認為,與其說中共五年一次的黨代會是為今後五年定調,還不如說是確認過去五年的權力較量和政治鬥爭的結果。 會前便已大局抵定,"不會出現意外事件"。

"習派壓倒江派團派"

過去五年來,中共內部爭鬥的結果顯然是習近平大獲全勝。出席討論會的另一位嘉賓,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林和立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作為長期觀察中國政治局勢的政論家,林和立認為習近平非常善於將自己的對手邊緣化,並同時籠絡盟友。

林和立認為,五年前,所謂的"習派"並未成型,但五年後,習近平全力提拔的官員佔據許多重要崗位。"習派"顯然已經壓倒"江派"和"團派",成為中共內部最為強大的力量。而其中令人頗為擔憂的是,在習近平治下,中國高層官員的任命最為重要的標準是是否對習效忠。從鄧小平時代遺留的一系列傳統做法,比如禁止個人崇拜,倡導集體決策和精英治國,已經被習近平所拋棄。林和立強調,從許多方面而言,習的榜樣都是毛澤東而不是鄧小平。如果像外界傳言那樣,十九大將"習思想"載入中共黨章,與"毛思想"平起平坐,就更加印證了這一點。

"習近平令中共不強反弱"

沈大偉同意林和立有關習近平打擊對手頗有成效的說法,但對於習是否善於結交盟友卻持保留態度。他以軍中改革舉例,習近平大幅度更換軍方高層將領,並且重新劃分軍區,這一切都讓軍隊系統高度緊張,而軍方還不是唯一受到影響的。沈大偉認為,習的強勢作為讓黨政軍均處於高壓之下,行動僵化,唯命是從。

"我認為,習近平掌權五年後,中共不是更強,而是更弱了"。沈大偉的觀點是,列寧主義政黨都有一定的生命週期,到一定階段之後,如果不能實現從剛性威權主義(hard authoritarianism)到柔性威權主義(soft authoritarianism)的轉型,便會逐漸走向衰敗。

按照沈大偉的說法,中共在90年代末到2008、2009年左右,曾經出現柔性威權主義的做法,但此後回歸保守。

如果說此前中國政治氣氛一般遵循"寬鬆6到7年,收緊2年"的規律的話,2009年以來,中國的政治緊繃態勢便從未緩解。習近平的上台更加劇了這一趨勢。

兩位學者均認為,在目前這樣的政治態勢之下,公民社會難以得到真正發展,創新也缺乏必要條件,中國便很難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儘管習近平聲稱"肯定要邁過去"。如果無法繼續保持經濟持續增長,中共執政合法性的一大支柱便會產生動搖,只剩下高舉"民族主義"旗幟一途。

川普給習近平提供舞台

兩位學者對中共及中國的未來發展均不抱樂觀態度,但對於北京政府近年來在國際舞台上的角色都作出一定積極評價。尤其是川普入主白宮之後,美國從國際事務中大幅抽身,北京政府填補了這一真空,在氣候保護和自由貿易等議題上表現積極。

沈大偉認為,中國對外的積極作為與對內的封閉保守形成鮮明對比,從某種程度而言,令人難以理解。而林和立則提醒人們警惕中國向世界輸出"威權主義"、同時漠視國際法的做法。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石濤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