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擋中國敏感併購,歐美將擋到何時?

 

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日前在歐洲議會發表年度「國情咨文」,強調歐盟將和更多國家簽署自由貿易協定,擴張經濟版圖,但歐洲並非「天真的自由貿易支持者」,必須捍衛自身戰略利益,包括介入調查外國國有企業發動的併購案。他提議,應建立一個歐盟架構,來監督外國企業在歐洲的投資,一旦這些投資引發「不公平競爭」疑慮時,歐盟得以介入調查,特別是在戰略性產業的投資,外界解讀這些明顯是針對中國的併購而來。

無獨有偶,美國總統川普幾乎在同一個時間,否決一家具有中國政府背景的基金,收購美國晶片製造商萊迪斯半導體(Lattice Semiconductor, LSCC)的交易案。這項併購原先被美國跨部門組成、針對海外對美併購案是否影響美國國家安全的「海外投資委員會」(CFISC)否決。萊迪斯一反企業常態,向美國總統要求推翻CFISC的決定,但川普顯然不買帳,這也顯示美國政府對中國對美高科技併購將更嚴厲審查。

兩件獨立發生、卻互有關聯的「中國併購」,都顯示西方世界對來自中國的併購,特別是來自具有政府背景企業發動的高科技併購,已充滿疑慮和提防,乃至未來可能經常動用影響「國家安全」或將導致企業「不公平競爭」的理由,否決這種類併購。因此,中國今後想藉併購快速獲得高科技,特別是和通訊有關技術,可能很難走得通了。

對中國高科技併購的疑慮,其實已存在相當長時間。去年12月,歐巴馬政府擋下一家中國投資基金併購德國半導體設備供應商艾斯強(Aixtron SE)的交易,因為該公司在美國擁有一家工廠和幾個辦事處,讓美國CFIUS有機會拒絕其併購案。

更值注意的是,美國政府在今年1月公布針對中國政府長期耗費鉅資發展半導體產業,所產生的經濟和軍事威脅的報告,對美國提出警告,呼籲美國須確保在半導體產業的領先地位。接著,中國阿里巴巴集團所屬的螞蟻金服以12億美元,併購美國支付公司速匯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 MGI),因為涉及美國公民個人訊息,在今年5月遭到美國國會議員抨擊,導致該案在7月重新送審,目前生死未卜。

今年6月,20多位美國議員曾致函財政部長米努勤,以保護美國安全利益為由,要求否決向中國出售美國國防工業重要供應商亞樂瑞斯鋁業公司(Aleris Corp)。議員們認為,這宗收購將犯下戰略錯誤,當外國投資交易涉及向中國轉讓軍用武器和敏感技術時,美國就應格外謹慎。

這種氣氛蔓延下,連看來和國家安全較無關聯的中國泛海控股(China Oceanwide Holdings)併購維吉尼亞州保險公司Genworth Financial Inc.案,也受到拖延。

中國對美國上述併購案的反應,當然不悅。立場鷹派的官媒「環球時報」發文指出,川普的反對決定進一步加劇中美貿易的緊張情勢,而中國也可能對美國在華企業採取報復措施。但這些恫嚇性言詞收效不大,因為川普和受到國會議員嚴密監督的CFIUS,可能無暇顧及在中國的美國企業,而且修理在華的美國企業,也會「傷敵七分,自損三分」,導致美國對華投資大減,終究非明智之舉。

深究歐美國家的疑慮,中國也不能不自我反省。歐美各國並無規模龐大的高科技國有企業,或具官方背景的企業。中國政府長期特別培育高科技企業,併購歐美擁有技術的高科技廠後,當然可能將技術轉移到相關的國有企業,甚至運用到國防科技上,回過來成為歐美的後患。這不是有錢就可以任己意而行。

只要中國高科技廠商仍具有官方色彩或政府背景,疑慮就不可能消除,就像台灣半導體晶圓廠對中國大陸投資,必須要落後台灣本身最新技術幾個世代,台灣政府才會放行一樣,無論其做法是對或錯,這涉及國安因素,也可能影響彼此競爭力,很難苛責。 中國高科技企業和歐美廠商的競爭愈趨激烈,歐美杯葛中國高科技併購的行為今後就會越多;等到中國研發的技術超越歐美,大概不需要向歐美併購時,這種杯葛才會停下來。所以除非中國政經體制已經「國退民進」,像歐美一樣的自由市場經濟,類似現象才能消除。但在可見的未來,似乎看不到這種趨勢。

《世界日报》社論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