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的精神遗产

伏尔泰著作《论宽容》资料图片DR网络图片

[提要]启蒙的时代常被称作“伏尔泰时代”。这不仅因为他的思想领域最广阔,运用的写作方式最多样,表达的启蒙理念最明晰,也因为他的听众最多样,影响的范围更广泛,直到今天他所宣扬和坚持的价值理想仍然意义常新。*

问:史家一般会把启蒙时代称作“伏尔泰时代”。我们知道,当时启蒙哲人是一个很大的群体,为何独以伏尔泰命名呢?

答:问得好。今天我们就来给听友们总结一下伏尔泰的精神遗产。确实,启蒙哲人是一个很大的群体,甚至超出法国的疆域,在欧洲,比如英国、德国等等国家,都有启蒙哲人的声音。但史家们确实都称这个时代为“伏尔泰时代”,像威尔杜兰那套巨大的世界史,第九卷谈十八世纪,却叫《伏尔泰的时代》,这当然有史家运用史料时对时间的考虑,像伏尔泰他生于1694年,正是十七、十八世纪相交的当口。他死于1778年,已进入十八世纪的末叶,但是这个时间上的考量是跟他一生的业绩分不开的。

我们说伏尔泰思考的领域最广阔,这是和其他启蒙哲人相比较,比如孟德斯鸠,他的主要注意力放在政治哲学上,狄德罗则主要关注百科全书的编辑和条目的写作,他本人兴趣也偏向文艺学和美学,卢梭则更注重社会理论和教育问题,达兰贝尔、拉美特里、埃尔维修、霍尔巴赫则偏重于纯哲学,而伏尔泰除了哲学、社会理论、政治问题之外,他在戏剧、小说、诗歌上也是成果极为丰富。他的许多思考都借文学作品中的人物之口说出,涉及的范围极其广泛。比如在颂诗《亨利亚德》中,他借歌颂亨利四世来宣扬他的宗教宽容理想,在小说《老实人》中,他借老实人一生的种种遭遇,来讥讽莱布尼茨的“天定和谐论”。

问:他的思想似乎可以用各种写作体裁来表达。

答:在文学上,诗歌、戏剧、小说他是运用自如,法国研究伏尔泰的大权威、《伏尔泰全集》的编订者勒内·波莫甚至说,伏尔泰把自己当成戏剧中的人物,以社会为大舞台。波莫说,“他总是在自己写的悲剧中,给自己留一个角色,反复地乔装打扮,然而最终又总是暴露出自己的真实面目”。而且我们别忘了,他在路易大帝中学时就自诩要成为拉辛的继承人。但是他也会运用推理严密的哲学论文表达他的思想,比如他的《哲学辞典》放在专业哲学著作中也毫不逊色,只是从里面能看出他惯用的反讽手法,而在《论宽容》中,他又使用激烈的政论文,抨击宗教偏狭,字字千钧。他还有自己永远割舍不下的一块,那就是历史著作。

说实话,现在人们读的最多、引用最多的著作,不是他的小说、戏剧、哲学论文,而是他的历史著作。他写的《查理十二》《路易十五简史》《法国高等法院史》《风俗论》《路易十四时代》,这些著作史料丰富,见解卓越,要想了解法国历史,绝对是必读书。但他的历史著作,不仅仅是因为史料丰富,叙事生动而受人喜爱,更因为他在研究历史时,提供了一种新视角,他打破历史研究中西方中心论的惯例,从整个人类发展的角度看历史。法国文学史的大权威朗松指出:“伏尔泰遵循一种哲学思想,认为把历史局限于西方文化,及其希腊-犹太的起源,那就是阉割历史。

在遥远的史前浓雾中,人们还既不见罗马人、希腊人、犹太人,甚至埃及人的时候,就已经有迦勒底人、中国人、印度人了”。伏尔泰的《风俗论》就对东方民族进行了详细的研究,他断定东方文明是一种独特的文明模式,与西方文明一样有存在的价值。这种诸文明平等的观点,在当时是相当超前的。

问:记得我们在谈孟德斯鸠时,也谈到过他对中国、对东方文化的评价。

答:在启蒙时代,由于耶稣会的传教士已经从东方带回许多见闻、资料,所以当时对东方的关注是很普遍的。但是对东方文明的价值,大多评价不高。孟德斯鸠是把中国当作专制主义的典型看待。伏尔泰却持相对开放的观点,他对中国的礼仪文化相当赞赏,对东方文明也持一种肯定的态度。其实这和他的宽容心态是一致的,他也认为西方文化有优越之处,但并不因此而否定东方文化的价值,而是能寻找到东方文化自身的优点,肯定它的价值。

朗松认为:“世界主义的思想,在《路易十四时代》中,还处在不显著的地位。到了《风俗论》中,就升到了首要地位。没有什么上帝的选民,没有什么高人一等的种族,每个社会都轮番对人类发展作出贡献”。在启蒙哲人中,伏尔泰的思考更开放、自由。由于伏尔泰笔下多产,题材广泛,文字清新朴素又幽默诙谐。所以他的受众面相当宽,上至君王,我们前面讲过。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常常读伏尔泰的著作,一有心得就给伏尔泰写信。

他的小说《老实人》《天真汉》更是风靡一时。这些小说以某个外国为背景,实际上都是针砭法国时弊,抨击他身边每日所见的愚蠢。他最不能忍受的人的恶劣品行就是自以为是,不容异见,不通人性,愚蠢却自以为高明,残忍却自以为勇敢。所以他下笔尖刻,对这些恶劣的品性毫不留情。

问:这样看,伏尔泰在启蒙哲人中,是包容性最广泛的,所以能影响到各个阶层。

答:我同意你的判断。朗松就说过:“孟德斯鸠、卢梭、布丰、狄德罗都是伟大的天才,但伏尔泰这个人却最有广泛的代表性,十八世纪法国的真髓最充分地凝聚在他身上,臻于最完美的地步。他把法国社会的善与恶,优点与缺点,宽阔与局限,前进与落后都汇集在一起......他以他无数的作品,培养了当时所说的爱国精神或共和精神,这种精神要求每一个公民每一个老百姓关心一切公益事务,关心共同富裕的一切手段,要求即使在绝对君权制下,也要通过对弊端的不断批判,对改进之道的不倦探索而积极参与国家事务”。我想朗松的这段话很好地总结了伏尔泰的精神遗产,也就是说伏尔泰希望用他的著作,唤醒每一个人成为具有自由思想和理性的个体。

法广RFI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