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新紀元 天下皆姓黨?



未普

十九大召開在即。眾所周知,現任七常委是按照不同派系權力分配的結果。而十九大除了習近平和李克強,其他人要讓出位子,過去尚存但已非常勉強的政治制衡將不復存在。習家嫡系人馬和靠表忠獻媚擠進權力核心者,將一統天下。可以說後面這五年,或者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是真正印上習近平王朝徽記的新紀元。

要說“新”,江澤民時代就搞過所謂的“制度創新”。這個“制度創新”把所有極權主義的看家法寶暴力與謊言接上第三條腿,就是金錢贖買。大幅提高知識界的待遇,對最可能產生離心力量的知識分子群體實行贖買,即“掩口費”,但容忍他們發出一點無關痛癢的不同聲音,至少讓他們從心理的自我感覺上,保留擁有一定話語權的假象。其實從江澤民開始,就已經把八十年代小碎步一樣的政治改革變成大踏步的倒退了。

到了胡錦濤時代,既無魄力又無權威的平庸之人胡錦濤蕭規曹隨,多少延續了三條腿政策。但到了強勢的習近平,金錢贖買的這條腿被無情砍掉。黑社會有句格言︰錢能解決的就不是問題。到了習近平這一朝,已經升級為︰權能解決的就不是問題。悠悠萬事,莫不在權力面前倒伏,有黨在上,疾風之下無勁草。

中共自建政以來,國家和軍隊從來都姓黨,現在連法律已經姓了黨,關於“黨大還是法大”,當年連彭真都無法作答。習大大都用奇特的強國邏輯一筆化解,他說:“黨大還是法大是一個政治陷阱,是一個偽命題。”“社會主義法制必須堅持黨的領導,黨的領導必須依靠社會主義法制……黨和法,黨的領導和依法治國是高度統一的。”自不待言,媒體已經姓了黨,所謂“央視姓黨,絕對忠誠”。到了習近平在中央財經會議上宣佈“黨管金融”,顯示金融和財經都姓了黨。這是惟黨惟大,惟權是從的新標尺。

不僅如此,企業也要姓黨。在朱鎔基時期,國企縮水民企崛起。到了胡錦濤時期,國企重新勃興,民企陸續萎縮。而今這朝,更是以習近平語錄為座右銘(這個說法是由蔡奇從林彪那裡剽竊的),“理直氣壯地把國企做大做強。”“要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不管什麼企業都要姓黨,民企固然要“支部建在連上”,外資企業一樣要建立黨組織。

黨的威力如今還施展到了海外。比如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的《中國季刊》學術文章非要逼令人家下架,台灣語文教材刪減文言文,大陸也要強烈譴責。雖然大陸學生的古漢語水平比人家台灣學生低得多。以前習近平說過,某些外國人吃飽了沒事幹,喜歡管我們的事。現在輪到中國吃飽了沒事幹,要管別人的事了。

現在看,即便天下都姓黨了,似乎還不夠。這一兩年來,中央各部和各地方政府大力鼓吹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這就使習越來越像毛澤東了。在文革時期,毛澤東不惜把整個黨的體制打碎,而排第一位的就是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經過十年文革,領袖和黨對人民都嚴重缺乏魅惑力,鄧小平也禁止個人崇拜,這時候“振興中華”成了凝聚全民向心力的口號,國家圖騰於是超越黨的圖騰和領袖圖騰,開始上揚。而到了今天習近平這個朝代,在萬物皆姓黨的鐵律下,一切決策都取決於政治考量,都是為了保證政權的安全和延續,保證共產黨永久執政。

可是就在十九大臨近之際,已有越來越明顯和越來越危險的跡象顯示,中共正在從黨圖騰、國家圖騰向著毛澤東時代的個人崇拜即領袖圖騰回歸。領袖給全黨“立規矩”,要求絕對忠誠、不得妄議等,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毛澤東式的“指示”。按照中共黨章,是黨的“民主集中制”和黨章給所有黨員立規矩,而不是由核心給黨立規矩。英明領袖可以給全黨、給天下草民立規矩,獨有他自己可以不循規矩。這不是毛澤東第二嗎?

自由亞洲電台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