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強大生命力背後



陳秉信

比特幣在中國被叫停,價格暴跌後大幅反彈,反映強大生命力。它最大優點是零交易成本,去中心化,不受政府控制,在全球掀起熱潮。

似乎只要眨一下眼,比特幣(bitcoin) 的價格就會不一樣,這種虛擬貨幣,常常出乎市場的意料之外。九月十四日,中國宣布將於九月三十日停止比特幣交易業務,比特幣價格立刻跌落超過百分之二十,九月十六日一度跌破一萬七千元人民幣(約合二千六百美元)。但經歷短暫跌落後,比特幣價格飆升,目前已突破二萬四千元人民幣。

大幅反彈反映了比特幣的強大生命力,不受中國封殺影響,在市場塵埃落定後,投資者反而重拾信心。中國對全球虛擬貨幣交易的影響力減弱,全球比特幣交易市場重心轉移,投資人轉向監管寬鬆的美國、日本、韓國等。如今,比特幣在全球各地掀起熱潮,重心分散,任何國家的退出、封殺都無法給比特幣市場帶來致命打擊。

比特幣是二零零九年問世的一種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是由日裔美國人中本聰設計開發的數學算法,協議數量上限為二千一百萬個,是世界上第一款虛擬貨幣。第一批程序員用比特幣進行的首次交易,是以一萬個比特幣購買了一個披薩。在誕生八年後,比特幣價格超越真金白銀,上漲數百萬倍,在九月初曾突破五千美元,以此推算,比特幣市場總值超過一千億美元。

比特幣是一種去中心化的電子貨幣系統,不需要第三方機構或個人管控交易,是基於無國界的對等網絡,實質上每個人都能參與交易。比特幣的特點是交易迅速、全球流通,且通過網絡處理數據。比特幣系統建立在加密貨幣和電腦運算基礎之上,避免了人為錯誤。另外,比特幣交易也是不可追溯的,當交易被記錄在區塊鏈(Blockchain)上,交易歷史便無法修改。這些特點令比特幣成為現行貨幣體系中極具吸引力的選項。

去中心化、透明化、相對安全的虛擬貨幣是中國政府要面對的困境,新技術的存在將挑戰現行秩序。中國不喜歡改變,至少不喜歡不可控的變化,不受任何政府、銀行控制的加密貨幣正成為中國最頭疼的問題。但即便中國缺席,加密貨幣也會繼續擴大。

美日韓填補中國市場份額

比特幣交易時間不受限制,市場全天候運行,因此信息可以很快傳播。全球最大電子貨幣交易市場,像美國、日本和韓國,都將十分願意填補中國留下的市場份額。一旦確認ICO禁令是暫時的,只有交易所被關閉,而不是加密貨幣被宣布為非法貨幣,投資者的擔憂就會得到緩和,比特幣的價格也將回升。比特幣價格的快速回升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加密貨幣交易市場和傳統市場的不同,對於缺乏相關經驗的國家來說,加密貨幣存在很多不確定因素,它甚至可以被少數玩家操控。中國目前的應對策略意在保護國民財產安全,並確保國內市場穩定。在這之後,中國或許也會想從中分一杯羹,找到更合適的方法從中獲利。

中國可能出現「退一步進兩步」的策略。雖然中國監管加強,但比特幣的需求在全球範圍內持續增長,比特幣最大優點是零交易成本,任何人都可以參與,且不受政府控制,能夠解決消費者對現行貨幣體系不信任的問題。

比特幣是否能成為新的世界貨幣?比特幣數量有限,不會形成通貨膨脹,但會導致通貨緊縮,是「通縮貨幣」,很難成為適應現代市場經濟的國際貨幣。

如果把比特幣作為主流貨幣,將對經濟產生災難性後果,像是一九二九年的經濟大蕭條,因把數量有限的黃金作為貨幣,導致嚴重的通貨緊縮。而虛擬貨幣與法定貨幣之間的兌換也是重要問題,若虛擬貨幣數量任意增加,國際金融貨幣體系將受衝擊。

從比特幣的產生來看,依賴於數學算法而沒有國家信用擔保,如果算法出現漏洞或遭黑客襲擊,投資者將面對很大風險,比特幣也難以成為有權威的主流貨幣。而從一般貨幣的衡量價值、貯藏價值、進行交換、支付流通等職能來看,暴漲暴跌的比特幣沒有明確的價值基礎,易淪為投機手段,且比特幣不可追溯,又具有匿名性,易滋生跨境洗錢行為。

加密貨幣影響力擴大

隨著越來越多的政府與加密貨幣建立聯繫,民眾也開始把它用於日常生活中,加密貨幣的影響力將逐漸擴大。政府怎樣去定義,企業如何去應對仍不清晰,或許會在現有體制中承認它的合法性,也許把它視為對政權的威脅。但可以確定的是,出手慢的人必將出局。

亞洲週刊(侯蕾參與研究與翻譯)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