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逆權司機》反思雨傘運動

不知是巧合還是有意為之,在韓國大賣的電影《逆權司機》選了在「雨傘運動」三周年前後的時刻在香港公映。據說不少觀眾邊看邊禁不住啜泣,禁不住掏出紙巾抹淚。

《逆權司機》說的是1980年南韓光州起義反抗軍政府暴政的故事,當中有些氛圍、有些場景的確跟雨傘運動有相似之處,例如催淚彈在街頭橫飛,例如學生、市民激於義憤紛紛走到封鎖前線聚集,例如抗爭者如何守望相助有飯同吃有難同當,還有運動在鎮壓下無功而還的悲涼,還有熱血青年、市民付出沉重代價……等。難怪觀眾看時會觸感傷情,鎖不住眼淚。

軍警鎮壓封鎖新聞報道

當然,「光州起義」跟2014年的雨傘運動也有些不同之處,包括軍警鎮壓的力度與強度,全斗煥軍政府出動的是正規軍、特種部隊、裝甲車和M16自動步槍,軍警還有對反抗者格殺勿論的權限。此外,全斗煥政府把整個光州市封鎖起來,人員、訊息都不得進出,新聞傳媒不准報道。要不是那位來自首爾的司機冒險把德國記者送到光州(《逆權司機》的故事),拍下大量鎮壓的片段然後成功運出國外,光州鎮壓的真相隨時跟烈士一樣長埋地下,受難者及家屬想說也說不清。

此外,光州起義及鎮壓成為南韓民主運動的火炬,點亮了良知,延續了抗爭,成為南韓在八十年代末走向全面民主的重要催化劑。到今天,南韓人民可以正面面對國家經歷過的黑暗與苦難。可在香港,雨傘運動三年下來民主之路越見難行,北京及建制派把權力抓得更緊,雨傘運動的中堅分子更一一面對秋後的算賬,有的已陷牢獄,有的正面對審訊,有的則被捕前途未卜;而大部份曾參與的市民則有不知何去何從之感慨與無力感。

儘管八十年代光州起義跟雨傘運動不盡相同,但那段悲壯歷史包括《逆權司機》敍述的故事仍然值得我們在反思雨傘運動得失與前路時細味參考。

第一點要想的是,光州起義不是獨立的事件,是韓國人民百年來爭取自主、民主抗爭的一環,上承二十世紀初反抗日本殖民統治、二戰後反對李承晚專權政府的抗爭;下接南韓民主化後反倒退、反遺忘歷史的重要鬥爭。事實上過去十年保守派當權,政府刻意冷待5.18這日子,還對光州市採取孤立、打壓的態度,包括壓制當地的基建、經濟發展。可以說,光州的抗爭還未終結。

雨傘運動同樣是香港民主運動的一章,跟2003年「七一」50萬人大遊行及八九六四支援民主運動一脈相承,同樣喚醒了一代又一代港人的民主、參與、抗爭意識。因此,雨傘運動結束並不是民主運動的終結,喚醒了的民主意識也不會就此消逝。只要有合適的土壤與時機,隨時可以出現另一場空前的民主運動。五年前有誰想過香港最繁忙的市區黃金地帶會成為民主抗爭中心,數以萬計市民天天在討論香港的前途,民主的前路?

第二點要想的是低潮中的堅持。1980年光州起義被鎮壓後出現的是真真正正的「白色恐怖」,軍警隨意抓捕,便衣密探滲入人群中執法,被捕的學生、市民不問情由被長期拘禁毒打,死在拘留所的不少,僥倖生還的也有不少因長期被虐打而永久傷殘。新聞被嚴格封鎖,經濟因政府刻意打壓而奄奄一息。可在這惡劣的處境中,光州人民沒有互相指摘抱怨,而是大家互相支持,互相鼓勵,努力蒐集各種鎮壓的證據,努力為起義的人和事做記錄,積蓄力量作長期抗爭。

消弭分歧準備長期抗爭

傘運後香港面對的打壓及困難不少,但社會仍有一定的空間活動及抗爭,我們實在沒有理由把精力耗在互相指摘、互相扯後腿上,該做的是研究如何積蓄力量,消弭分歧,為應對政權及建制派的壓力及長期抗爭做準備。

應該看到,北京近一年已調整佈局,「移走」了令建制派分裂的梁振英,換上能統合建制派的林鄭月娥,令他們的實力更強。再加上政府利用檢控權把司法機關變成建制派的助力,未來的抗爭只有更複雜、更難打,需要非建制派廣泛團結和細緻的策略回應,需要不同世代的人攜手堅持。

要謹記,推動民主不是一代人的事,是一代又一代人的事;時代沒有選中某些人,時代呼喚所有人積極參與。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