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卫报撰文指香港出现政治犯揭开中国和平崛起假象

黄之锋近照 RFI 内存图 网络图片香港多个团体28日为雨伞运动3周年举行纪念晚会,而因为雨伞运动被判入狱的学运领袖黄之锋和周永康,则在同一天分别撰文忆述及展望运动对香港未来的影响。黄之锋在英国卫报撰文指出,香港“出现一个又一个的青年政治犯,反而更能揭开中国和平崛起的假象”。

*

周永康则在狱中透过朋友转达一封公开信,发表对9.28事件的3周年感言。他说,虽然他身处狱中,但“我们不会退缩,不会惧怕”,并承诺将在十一当天重返街头参加反威权大游行。

黄之锋在卫报的文章中透露,他因为与亲友分离而感到痛苦,但从不后悔参与伞运,若能重新选择仍会公民抗命,并指坐牢是民主转型的必经阶段。

文章以《争取民主必须经历牢狱试炼》为题,黄之锋说,监狱生活枯燥乏味,不能与家人和战友联系,相当辛苦。但他仍已投入雨伞运动为荣,指坐牢是民主转型的必经阶段,“即使我们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无法阻止我们自由的灵魂继续追求民主”。

黄之锋指,3年前与香港人投入伞运,以非暴力抗争争取香港落实民主体制,去年法庭裁定其参与非法集结罪名成立,法庭信纳他们参与公民抗命并非为一己私利,判80小时社会服务令。但袁国强坚持覆核刑期,最后由曾参与反占中爱国组织的保守法官,以遏止歪风为由将其囚在狱中半年。他称,昔日非法集结罪只用作检控黑社会,回归后却成为打击香港民主运动的工具,争取民主自由的香港人逐一被律政司以法律手段控告,判处不合比例的监禁刑期,“在北京的干预下,我们引以为傲的法治已变为威权式法治”。

但他深信作为中国领土中最具备民主土壤的城市,香港在象征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强硬路线主政年代,“出现一个又一个的青年政治犯,反而更能揭开中国和平崛起的假象”。对于前港督彭定康对双学三子的鼓励,及纽约时报编辑建议为他们提名诺贝尔和平奖,黄表示感激,但他谦卑希望世人不要忘记香港,“更值得获诺贝尔和平奖嘉许的,是投入雨伞运动的每一位香港人”。

周永康是英国伦敦政经学院的研究生,该著名学府早前曾公开对周为争取民主而入狱表示支持。在雨伞运动3周年,周透过朋友向外界发表他的感言,他在信中说,自己身处牢狱,正是展示公民抗命无所畏惧、勇于承担及舍己为人的精神,强调在时代使命下“我们不会退缩,不会惧怕”,现实亦无退缩余地。周呼吁同路人怀着更坚定的意志,10月1日“街头中重聚”。

周永康于24日在狱中提笔,写下逾千字感言,起首一句为“生命当应用在值得投身之事”。周表示,一众年轻社运参与者知行合一,“一往无前地承担时代对我们的呼唤”,而这并非他个人的经历,相信“我的决定、内心曾经的挣扎,而最终毅然承担并踏出历史性的一步,在众人身上都发生过无数次”。

周指3年前雨伞运动中,不少人受他人感动走上街头,认为那种无私利他的精神,正是今时此刻大家所需的态度。他呼吁港人“重新站起来,鼓起勇气,知悉我们并无退缩的余地,虽千万人而吾往矣,应当是香港的时代精神,雨伞运动的精神也是一代人的精神”。

伞运过去3年,周永康希望大家怀着“更宽阔的心胸、更广阔的眼光、更沉稳的内心与更坚定的意志”在街头重聚,共同对抗日益猖狂的权贵,以展示不屈、勇气与坚定。他又相信香港的民主运动不会被摧漽及退潮,“因为我相信你们”,认为只有众人凝聚意志,方能感动及感染更多低谷中徘徊的同路人,“我们的重聚,就是对浊流横行世道的最大抗击”。

周在信中最后强调,在残缺不堪、为权贵践踏的政府机器面前,需要一个具靭性的的公民社会,才能实践自己未来自己救;他呼吁同路人10月1日上街,“即使我身在狱中,我心与你们同在”,又强调所有同路人当下的决定,均在决定香港的命运、谱写香港历史,亦是在“追溯并靠近一个近光明可敬的未来”。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