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建群誰負責”?中共這下捅了馬蜂窩



未普

中國國家網信辦於9月7日印發了《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要求微信群、微博群、QQ群等群主履行其管理責任,即“誰建群誰負責”,“誰管理誰負責”。消息傳出,微信群和微博群等立即炸開了鍋。

這些網絡群組,特別是微信群早已不是一股可以小覷的力量。2017年4月底,騰訊企鵝智酷發布了一個關於微信群的《2017用戶&生態研究報告》,報告稱,2016年微信的每月活躍用戶已達8.89億,直接帶動信息消費1742.5億元,比前一年增長了26.2%;微信群已有1千萬官方公眾號和56萬企業號,有2億用戶將微信與信用卡連接。這個報告還說,微信每天產生70萬篇文章,已成為群友閱讀新聞的第一渠道,其新聞影響力已經超過了新聞網站和電視。這些數據顯示,微信群對中國經濟、輿論和政治的影響力都在迅速上升。

對網信辦的《規定》,這個龐大具有影響力的微信群是怎樣炸開了鍋的呢?筆者仔細瀏覽了群友們的反響,發現反響有歡呼讚揚的,有恐懼應對的,有冷嘲熱諷的,有憤怒聲討的,亦有插科打諢的。在各種反應中,歡呼《規定》的讚揚者絕對屬於少數派,大概只有10-15%的留言屬於正面讚揚。這些留言說,這個《規定》幹得漂亮,必須點讚;它的出台,雖然不夠及時,但是非常有必要;湖北日報網刊登陸仁忠的文章稱,“誰建群誰負責”就是一劑淨網良方,只要每個互聯網群組都能營造清爽、文明、和諧的上網環境,健康向上、風清氣正的互聯網空間就指日可待。

可是絕大多數群友的反響則完全相反。他們當中有人很擔心自己的微信群違規,趕忙關閉了事;有的說,他有三個微信群,這個《規定》的出台讓他很害怕,他已經做好了“一鍵解散聊天群”的演習!有的說,《規定》一出台,嚇得他趕緊解散了一百個微博和微信群。據說一夜之間,QQ群也解散了很多。有的則插科打諢地說,很多群把群主讓給了外國人或身處國外的華裔,有個美國人一夜之間就成了70多個群的群主。

而冷嘲熱諷和憤怒聲討的群友反響最大。他們的反響大致可分為以下幾類:第一,建議把互聯網關了算了。很多群友說,關閉互聯網,大家就看人民日報和新聞聯播,每天炒黨章,舉行背誦比賽,做做中國夢就可以了,要不然就學朝鮮把網斷了讓高層使用。

第二,批評國家嚴重倒退。他們說,一夜之間,國家倒退百年,竟搞連坐,當代中國連古代都不如;稱現在的互聯網搞閉關自守、文字獄、株連九族,一個都不缺了。有的網友把當今政府比作紅小兵當道,認為《規定》出台就是文革來臨;有的把它比作法西斯,說法西斯在中國大地上橫行!還有的說,中共此舉實在是在滅亡的路上狂奔。

第三,諷刺共產黨黔驢技窮,濫用權力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他們說,不讓人民說話?自己做的好還怕人說嗎?自己“四個”自信還怕人說嗎?誰建群,誰負責?群主又沒有工資還要擔那麼大的責任?有人擁有那麼大的權力,下面的人出事,可是一點責任都不用擔,還要被稱頌。有人還說,眼看洗不了年輕人的腦了,就想在網絡上下黑手,真有這群腐敗垃圾的!

第四,認為中共患了恐懼狂想症。有群友說,群聊本是私下聊天,根本就不屬於公共輿論,更不是媒體和出版物,在法理上它還到不了言論自由的高大上層面,群聊更像呼吸、打嗝等生理或生活功能,連這個也要“政治正確”,也要監管,還要連坐法,還要保甲!這是患了什麼恐懼狂想症了!還有沒有救了?

根據群友們的反響,可以小結如下︰1)網信辦的《規定》顯然捅了馬蜂窩,犯了眾怒。2)網信辦寧可觸犯眾怒,也要強整微信群等,其根本原因,就是唯恐它們和官方爭奪輿論對像;3)用這種強行維穩的辦法整治微信群等,反而給中共政權帶來了極大的不穩,同時顯示了自稱“四個自信”的中共當局根本不自信;4)網信辦不惜觸犯眾怒,表明它急於在十九大前建功立業、討好最高當局的心態,同時此舉也反映了最高當局的意志,即把各類網絡群組變成黨的喉舌、黨的工具和黨的陣地。問題是,中共能做得到嗎?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