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尊嚴被消解 育人使命不能丟

近年,由於教師本人帶來一系列問題通過網絡不斷放大,社會公眾情緒發生了巨大的轉變。人民教師是人類靈魂工程師這一神聖化的稱號不斷被大眾消解,過去神聖的東西不再神聖,過去崇高的東西不再崇高。又因為個別教師的不當語言引發眾怒,反教師化、反精英化的「知識愈多愈反動」也成了社會偏見性認識。

諷刺挖苦為反而反

民粹主義的反精英化演變為反教師化,今年九月十號的教師節就是典型的例證。人們固然在官網上看到對教師的尊重,對教師的歌頌成為官方的主旋律。教師傳道授業解惑的傳統功能不能丟,教書育人的操守要守住,教師的敬業精神要弘揚。要不斷提升教師的政治地位、經濟水平、文化品味,保障教師有充足的時間提升學生的文化品質、人文關懷。對教師的頌揚之聲不絕於耳,人民教師享受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待遇和經濟待遇。

民間卻是另外一種論調。民間有不固定的為反對而反對的群體,即愈是官方讚揚的,愈是要反對;愈是官方批評的,愈是要支持。反官方輿論的社會輿論,以吃瓜群眾的方式站着看,以抗爭的方式對着幹,在教師節這件事上也如此,他們對教師節的設置、教師的地位、教師功能極盡諷刺挖苦之能事。他們通過某一個教師的污點來污化整個教師群體,通過某個教師的思想問題污化教師群體是一個沒有獨立的群體,是一個嚴重被洗腦的群體。他們認為中國的教師沒有救,因此推論中國的教育沒有救,只有把孩子送出國才有救。

他們的口號是,救救孩子,或選擇讓教育回歸民間,或選擇讓孩子出國受教育。他們的口號吸引了一批人,動員了一小批人,行動了一小批人,卻忘記了一大批人。他們忽略了一大批在中國受教育的人,也忽略了中國教育已經具有開放的本色和本性。

鄧小平說,當代的中國是開放的中國,中國的發展離不開開放。中國的教育也離不開開放。他們忽略了一個基本前提,回歸民間教育也好,出國受教育也好,都是對外開放的結果。沒有對外開放,就沒有對外開放的多元教育格局。

他們這種說法還真有吃鍋砸鍋的味道。他們消解中國教育,消解中國教師,卻無解於中國教育和教師。

在調侃中自我沉醉

中國成為教育大國之後,必然有成為教育強國的趨勢。但問題在於,教師本身這個群體的一小部分人也在消解教育和教師的神聖屬性,他們只是把教師視為社會上多種職業的一種,沒有崇高性和尊嚴性。教師也是為五斗米折腰,為了吃穿住行,為了教育、住房、醫療、保險,為了生存。教師這個群體也在自我矮化、自我世俗化、自我放縱化,他們大談房子、待遇、福利,大談子女教育、工資、名譽、地位。

教師的一小部分人以功利主義對抗神聖主義,以世俗主義對抗神性主義,以生存主義對抗生活主義,以調侃主義對抗嚴肅主義,以機會主義對抗理想主義。他們想被尊敬,卻找不着尊敬的路。他們想被崇高,卻再也找不到高尚的靈魂。他們既不能盛產悲劇,也不能盛產喜劇,卻能生產娛樂神劇,風行自我調侃,在調侃中自我沉醉。他們想自我救贖,卻不自覺地被自我放逐。

教師節的娛樂化在今年尤其明顯。從微信群來看,教師節娛樂化的話題多,嚴肅的話題少,自我調侃和被人調侃成主流。教師群裏的各種段子成為主導性話題,人們爭相在不同的微信群裏轉發,娛樂着輕盈着,通過娛樂性的段子,教師的神聖性命題和意識形態被消解。

其實,教師還是需要沉重的肉身的,教書育人的使命是不能丟的。如果神聖使命迷失,民族魂也就丟了。

大學教授 木然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