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用了幾根雞毛就引發了美國之音中斷事件

 

guowenguitu 2
美國之音中斷事件,中國其實沒有出多少力就成功了。
 
吳國光、徐友漁、胡平、陳小平、何頻
 
對西方制度感到悲觀
 
陳:我想在你,為什麼剛才我要你說這個問題呢,第一個講呢,因為吳先生對你的中國病毒論是很推崇的,在某個意義上。
 
吳:對,是諾貝爾獎級!
 
何:哈哈哈!
 
陳:你說他是全球頂尖政治學者,沒有之一,那麼他說你的病毒論呢,是諾貝爾獎級的成果、思想。那麼實際上你們倆之間是互相吹捧,毫無疑問,哈哈。所以說你,我在某個意義上看了他的書之後,我覺得他在某個意義上對你的中國病毒論是某種註解和說明。他今天在我上午的採訪中,他也談到了這個問題,因此我想,您就您的中國病毒論的一些觀點,回應他在書中剛才提到的一些觀點。
 
何:我剛才當然是講得比較樂觀了。我之所以講得樂觀,就是因為我們是一個他的讀者,他的一個崇拜者、一個網友,那我們希望就是能夠看到另外一些層面,去給他參考,對吧?那麼事實上,我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很大的悲觀,這個悲觀,主要我還不是對中國本身的這種體制的悲觀,就說我主要是對西方體制的這個悲觀。
 
在十幾年以前,我曾經在一個短文章,還是在一個講話裡面,講到了一種,就是說,如果冷戰時代,或者傳統農業時代,或者傳統文明時代,我們對個人崇拜是人類的一個災難緣由,這個觀點是沒有問題的,這或者說是一種共識,但實際上,制度崇拜是另外一個災難,但是人們往往忽視了這一點。其實這個制度崇拜,我並不是講專制制度,我恰恰講的是民主制度,民主制度越來越走向技術化的時候,是我對民主開始產生恐慌的時候。因為畢竟經歷了很多次的選舉,我就看到了西方的政治學者、西方的媒體工作者,或者是西方選舉的這些人,他們並不是真正的意義上去奉獻出他們的理想,或者是真正地去奉獻他們想要改變這個國家真正的東西,他們更多地傾注於在非常技術化地去分析選舉的技術的數據,從而使自己成為一個真正的贏家,所以這個裡面,技術對體制的操縱程度越來越強。
 
我先不要說是資本的運作,或者是其他的手段運作,那麼任何一種制度,如果你集中了一些非常聰明的人,而且有能量的人,這個體制就一定會產生異化。那麼華爾街也是這樣的。華爾街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嚴重的問題?為什麼會反反覆覆出現一些經濟的危機?經濟學家當然,你可以找到一些理由說,這是經濟發展的規律。其實還不如說,從更加通俗或者更加簡單的角度去分析,就是說,實際上是人為的操作。人為是怎麼操作的?就是因為華爾街集中了世界上最聰明的一批人,也是最貪婪的一批人,他們怎麼會知道把這個華爾街的制度用到一個極致。當用到極致的時候,就是這個體制產生崩潰的時候。這就是經濟規律,我從另外一個角度去分析它。
 
華爾街集中了世界上最聰明的一批人,也是最貪婪的一批人。
 
體制的活力消失
 
那麼政治制度,不但是被操縱了民主制度,而且政治制度還產生另外一個巨大的問題,就是它的惰性。那我們可以說,北歐運作得挺好的,當然北歐我們知道,體積比較小,它不足以具有真正全球化的特徵,因為它的人口少,國家比較小,而且資源也豐富,而且又各式各樣的特徵。真正具有民主價值意義的,美國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代表,因為相對講比較成熟,而且又具有一定的規模,但是我們知道,美國的問題是非常嚴重的。而且美國在歷史的決策中間,我們只是看到了它正確的一方面,實際上它很多的關鍵方面,其實在歷史上,只是因為別的國家太爛了,或者別的國家做出的錯誤決策太多了,所以突顯了美國的這種強有力的力量。我們從一戰和二戰,美國國民的選擇就非常清楚,那種短視,那種急功近利,使二戰和全世界人民付出的代價!美國人和英國人,其實只是占用了他們在這個世界大戰上面的奉獻(的便利),我們沒有去追究他們在最開始的時候的短視所造成的這種災難。那麼這種東西呢,在民主制度這種惰性過程中間,其實是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明顯,這就是為什麼會產生孤立主義的重新回頭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那麼在國際上是這樣,那麼在國內的體制上來講的呢,就是你幾乎看不到這個體制它的活力存在。你可以看到社會的底線存在,就比如說它的法庭制度,比如說它的選舉制度,比如說它的官僚體制裡面的這種規範性,但是你要運作起來,其實簡直是你沒辦法想像,是那麼的低效率,甚至那麼地官僚,甚至那麼地不負責任,無法想像!
 
就像我早幾天,昨天吧,我做了一個美國之音的節目。其實美國之音的節目,我用了一個很有趣的標題。就是因為在網上,大家都說是中共勢力的干涉和影響,或者說它體制內某一些人的權力鬥爭,其實我用了個標題是說,這個美國之音的中斷事件,是中共用了幾根雞毛。用了什麼雞毛呢?就是中共打了一個莫名其妙的電話給美國之音,那個打電話的人都不知道是誰,也不知道職務是什麼,那美國之音就非常緊張。那麼外交部去找這個美國之音的記者談話,第一次談話是一個老外記者,美國之音的英文記者,講話比較嚴厲一點,但美國之音根本不理你,說我們就應該有新聞原則,因為美國之音英文部嘛,不在乎這個東西。外交部發現不行了,馬上就換了一個,第二天的比較柔和的講話,但是這個時候出來了一個中文的記者,中文的記者就把這個情況如實報告給中文部的領導人,中文部的領導人馬上就緊張得不得了!
 
《全球化──西方敵不過中國?》連載4,《中國密報》第60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当听到一个威权的声音就立马作出割喉比划的人,一定是个中国人。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