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天主教主教以“健康现实主义”面对中共不能赶狗入穷巷

天亚社截图 截图:天亚社今年8月接任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的杨鸣章,形容香港教区将以“健康现实主义”的态度面对中国政权,因为“我要顾及中梵关系”。他又将温州天主教堂被强拆十字架事件,归类为地方问题,而非政治问题,认为对问题要留有余地,不能赶狗入穷巷。

*

杨鸣章接受天主教新闻社天亚社的专访时,就多项敏感议题表态。他表示自己不会打乱教会与中国大陆的关系,“如果我不是香港教区主教,只是位神父,可能我会参加很多示威抗议。但身为主教,人们会用不同的眼光看待我。我要顾及中梵关系”。

对于温州政府强拆十字架的行为,杨鸣章称尝试把事件看成是地方问题,而不是提升为高级的政治问题,“温州政府拆十字架,如果只是在温州,那么这就是一个地方问题。如果是一个教会,一个基督教会,那么你应该保持小而可管理的规模”。他又认为要留有余地,千万不能赶狗入穷巷,“如果你说反抗,那么他们会说‘好吧,我们就斗过’”。他又指,并非很多天主教堂牵涉入强拆十字架。

在六四议题上,杨鸣章称对于六四感到非常伤心,以往亦曾参与过过数次周年集会,“但是廿八年后,我问自己我还可以做些什么”?他认为要给六四公正的评价并不是问题,“它已被写在历史上。但是,如果你同时说要结束一党专政,中国人有句说话:‘与虎谋皮’”。

今年8月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汤汉枢机荣休,并由杨鸣章接任。他当时向记者表示,大陆拆十架问题相当复杂,可能是关乎建筑物安全的问题,“如果有些地方僭建,政府要拆,我又不能说觉得自己很对”。

对于是否支持平反六四,杨当时指出,“六四是相当不幸,使到我都感到伤痛的一件事,但我是一个相当现实的人,如果知道那里是一面硬的墙,是否一定要撼头下去,我不会,但如果你问是否觉得当时学生需要支持,我觉得是会的,直至今日仍然觉得会”。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