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全村結紮、群主問責與貪官連坐

 

Screenshot App WeChat(WeChat/Citizenlab)
今後在微信的群聊一定要「注意安全」

「群主問責」制引發網民恐慌與抗議。時評人長平認為,連坐制從未消失,但官員連坐的目的並非反腐。

德國之聲中文網)近一週來,各種微信群不再熱鬧,甚至一片死寂。習慣了每天嘮嗑的網民終於忍不住問:"有人嗎?"數百人的群裡,只有一個字的回應:"在。"這個冰冷的"在"字,無異於再一次提醒:"閉嘴!"毫無疑問,國家網信辦一週前發佈的兩個規定,《互聯網群組訊息服務管理規定》與《互聯網用戶公眾賬號訊息服務管理規定》,已經起到了大規模禁言的作用。

這兩個規定中,最讓網民驚訝和恐慌的"群主問責"制。規定對群主責任進行了細緻入微的規定,包括設立個人參加群數上限、入群審核驗證、建立黑名單制度等等。網信辦認為,互聯網群組建立者、管理者應當履行群組管理責任,即"誰建群誰負責""誰管理誰負責",依據法律法規、用戶協議和平台公約,規範群組網絡行為和訊息發佈,構建文明有序的網絡群體空間。

大概是擔心這些官話的威懾力還不夠,官媒隨即發佈了"公安緊急提醒",指多名群主已經因為管理責任被拘押或者罰款,並稱9種消息千萬別發,包括"政治敏感話題不發"、"不信謠不傳謠""、"軍事資料不發"等等,每一條都可以是無所不裝的大框--比如"敏感"、"謠言"的定義從來都是官方說了算。實在裝不下的,還有最後一條""其他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的訊息不發"。文章說,群主可能承擔的法律責任包括民事責任、治安處罰和刑事責任。

連坐古法死灰復燃?

當個群主可能會坐牢?網民的驚訝未免有些天真--難道不是從來如此嗎?劉曉波、許志永、郭飛雄等等無以計數的人權活動者被判刑入獄、甚至迫害致死,他們到底幹了什麼?絕大多數罪證,不過就是傳播言論而已。為了傳播得有效一點,找人聊聊天,開開會,簽簽名,就成了罪不可赦的"群主"。昨天你對他們的遭遇不驚訝,今天你的遭遇也不會令人感到意外。

不同的是,劉曉波等人立志獻身民主自由,也是"民主自由犯罪群"裡的"主犯"。大多數微信群主未必有志於"敏感事業",甚至受黨教育多年,衷心擁護專制,不過是群內成員發表或者轉發了一些相關訊息,他們未能及時清除或舉報,被連累,被冤枉。人們驚呼:古老的連坐法死灰復燃!

連坐法的確古老,作為成文制度在中國至少可以追溯到戰國時期的商鞅變法。但是,"死灰復燃"則是一種錯誤描述,因為它從來沒有死。1931年中共早期領導人顧順章被捕叛變,周恩來下令將其家人,包括岳父母、妻子、內弟等八人勒死。1949年的歷次運動,無一不是株連九族,冤布四海。"文革"期間,"階級成分"的劃分制度性地出現在各種文件和表格中。且不說"批鬥地主"本身多為不法惡行,在家族財富已經被全部剝奪之後出生的子輩孫輩,也要戴上"地主成分"的帽子遭受羞辱、歧視和攻擊。

連坐隨著"文革"結束而退出歷史舞台了嗎?當然沒有。為了強制計劃生育,"一人超生、全村結紮"等標語口號寫遍鄉村。在城裡的機關單位,一人超生,全體同事的"計劃生育獎金"(實為應得收入的一部分)都會被扣罰。如果你沒有抗議過這些野蠻法規,"群主問責制"的出現則順理成章。

無官不貪誰負責?

對於群主問責制最有力的抗議,是對於貪官連坐制的呼籲。一張流傳於互聯網的圖片上,寫著"無官不貪誰負責"幾個大字。官員的"群主",小則是各級黨委書記,大則是黨的總書記。一個執政黨,腐敗案件層出不窮,越反越多,"群主"不但逍遙法外,還自詡英明領袖,怎麼好意思法辦一個微信群主?

China Zhou Yongkang ehemaliger Polizeichef (picture alliance/AP Photo/CCTV via AP Video)
"周永康一倒台,政法系就要大清算"

這個抗議雖然有力,卻是建立於兩個誤解之上。第一,"反腐"有沒有連坐?當然有。周永康一倒台,政法系就要大清算;薄熙來一被囚,重慶就要"肅清流毒"。江派團派,互相傾軋,昨日站錯隊,今朝階下囚。

既然群主連坐可以震懾言論界,貪官連坐為什麼沒有阻止腐敗呢?這就涉及到第二個誤解:"反腐"的目的並非打擊和防止腐敗,否則你無法理解為什麼呼籲官員財產公開都要坐牢。"反腐"是權力鬥爭的幌子。因此,貪官連坐有利於權鬥,而不是反腐。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長平 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