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议员要求调查VOA郭文贵断播事件

美国国会

华盛顿特区 20515
2017年8月28日

史蒂夫·林尼克(Steve A. Linick)
总监察长
美国国务院和广播理事会
总监察长办公室
Room 8100, SAG
2201 C Street, N.W.
Washington, DC 20520-0308

有关:请求总监察长调查美国之音普通话组最近一些事件

亲爱的林尼克总监察长:

作为美国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相关管辖领域的委员会成员,我们致函请求对导致美国之音管理层将美国之音普通话组5位员工行政休假的各种情况展开调查。我们相信有必要展开独立和不偏不倚的调查,以确定中国政府的恫吓或者干涉是否影响了管理层的决策,缩短了一场与中国商人出身的爆料人郭文贵进行的预定直播。

2017年4月19日,据报由于美国之音管理层和美国之音普通话组一些员工之间的争议,一场对郭文贵的预定直播采访被突然断播。郭先生声称握有大量中国共产党腐败的证据,包括指控中国国家安全部和中国的企业沆瀣一气,而且据报他计划在直播中透露这些信息。

美国之音普通话组主任龚小夏表示,美国之音管理层事先得到了这次采访的信息和内容,而且普通话组团队进行了“10个小时”的预备采访进行核对,制定采访计划。她还说,郭文贵的说法极有震撼力,以至于中国政府异乎寻常地设法阻止这次播出,包括威胁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的签证,还有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数次要求取消这次采访。龚女士还认为,美国之音高级管理层在中国发出这些威胁之后才开始进行干预。

显然,中国政府决心阻止这次采访。在预定采访广播的当天,应中国政府的请求,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一份“红色通知”,要求逮捕和引渡自2015年起就居住在美国的郭先生。

对外国记者进行威胁在中国经常发生,也是双边关系中高度紧张的一个问题。如果中国的外交压力实际上导致了美国之音普通话组的采访被缩短或者变动,美国公众应该知道这个情况,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美国之音由纳税人提供经费,其明确的使命是“告诉观众真相”。我们不能允许中国的压力主宰美国之音向中国广播真相的能力。

郭文贵采访的突然断播也损害了美国之音的声誉和在核心观众中的信誉,引发了不利的猜测,破坏了美国之音的重要工作。郭先生在中国是一个媒体明星,他对中国共产党最高层领导人所提出的指控受到观众的热追,因为这种消息在中国大陆受到严格审查。

尽管据报美国之音管理层与一家律师事务所和一家全球公关公司签约,分别对这场争议进行审查,但是我们认为,这两个审查都不会检视中国政府的干预。鉴于以上所述情况的严重性,我们认为有理由进行一次调查。因此,我们敦促总监察长办公室展开调查,确定将5位目前被停职的美国之音普通话组员工行政休假是否符合合理合法的政府利益,并争取回答下述问题:

1) 美国之音管理层在2017年4月14日美国之音预告直播采访之前是否知道对郭文贵的采访计划?

2) 在美国之音普通话组团队前往纽约市采访的经费批准之前,郭文贵采访直播和同步社交媒体直播是否得到美国之音管理层的批准?缩短郭文贵采访的最初指示是通过在华盛顿的美国之音员工熟知的管理渠道传达的吗?

3) 是否存在美国之音记者和员工认可的新闻诚信和实践的标准?如果存在,这次采访是否违反或者没有达到任何这些标准?

4) 中国政府是否曾经由于其它报道而威胁美国之音记者的签证?如果有过,是否有日期、细节、美国之音管理层或者广播理事会首席执行官对这种威胁的正式答复?中国大使馆就这次采访进行的沟通的层次和程度是否比其它案例更高更强?是否有任何美国之音普通话组的报道由于这些威胁而受到任何编辑、修改、或者取消?

5) 在中国政府对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发出威胁之前或者之后,美国之音管理层是否曾经试图更改郭文贵采访计划?

6) 在郭文贵采访之前,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是否曾经争取美国之音的合作,编辑、更改或者取消美国之音的报道?如果有过,这种干预的日期和细节是什么?是否有过由于中国大使馆的干预而导致报道受到编辑、更改或者取消?中国大使馆或者其它中国政府机构是否曾经就这次采访向美国国务院或者外交人员提出任何建议?

7) 美国之音管理层就中国政府对美国之音记者的威胁、中国大使馆有关郭文贵采访所打的电话、或者国际刑警组织针对郭文贵发出的 “红色通知”进行过什么内部讨论?

8) 广播理事会首席执行官什么时候得知对美国之音记者签证发出的威胁以及中国大使馆对郭文贵采访的干预?广播理事会首席执行官是否曾经对中国政府做出过回应?

9) 美国之音管理层是否曾经干预美国之音普通话组编辑、更改或者取消其它报道?如果有过,这些干预的日期和细节是什么?这些编辑干预是书面指示吗?

10) 为什么授权进行这些外部调查?这些调查的范围是如何界定的?这些决策是美国之音管理层做出的,还是与工会或者其他美国之音员工合作做出的?这些调查的总费用是多少?这些调查合同是否公开宣布和招标?选中进行调查的承包者是否与美国之音管理团队的任何成员先前就有关系(个人关系或者业务关系)?如果有,是什么样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否向美国之音工作人员或者广播理事会首席执行官说明过?是否有任何外国公民参与了这些调查?这种情况在进行调查之前是否向美国之音管理层说明过?是否有任何外国公民被允许接触目前被行政休假的那些美国之音员工的私人信息?

我们认为,本案有很多因素值得总监察长办公室进行独立和彻底的审查,而不是由任何外部机构进行调查。谢谢你考虑我们的请求。我们期待与你在此事上合作。

此致,

美国参议员
马克·鲁比奥(Marco Rubio)

众议员
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

众议员
爱德华·罗伊斯(Edward Royce)

众议员
罗伯特·皮滕杰尔(Robert Pittenger)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希望这次调查能够挖出美国之音管理高层内部的中共间谍或是受中共影响的懦夫。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