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19大後更強勢,川普挑戰更大


川普總統將於11月8日,即中共19大閉幕兩周後訪問中國,屆時他見到的不再是今年4月在佛州海湖莊園的習近平,也不是今年7月在德國漢堡20國集團(G20)峰會的習近平,而是在19大高度集權,從中共「核心」升格到「最高領袖」和「偉大舵手」的習近平。由於在中共黨內取得一言九鼎、說一不二的份量,習近平在內政和外交上都將表現更強勢。對美國國內支持率走低,內外交困的川普總統來說,將是更不易應付的對手。

川普將是中共19大後,習近平接待的首位重要國家元首。中國外長王毅19日在會議代表團發言表示,此次川普訪中國,雙方不僅要討論和解決好當前美中關係存在的問題,更重要的是規畫好下一階段美中關係新的發展前景。用美國國務卿提勒森的話說,美中關係正處在轉折點,雙方需要深入探討如何定義未來50年的美中關係。

在中方看來,未來50年美中關係必將放在習近平的「新時代治國方略」中通盤考量與定位。習近平18日的政治工作報告,勾勒出中國成為世界強國的「路線圖」,即前後花30年時間,分兩階段,在本世紀中葉前建成一流的世界經濟、科技和軍事強國。儘管政治報告對外交政策著墨不多,但提及中國取得的重大成就時,特意提到中國在南海島礁建設積極推進,引人注意。

這是中共最高領導人對南海問題最新表態,也是「美中關係存在的問題」爭議之一。美國立即強烈反應。提勒森18日在華府智庫演講直言不諱批評中國在南海挑釁行動,直接挑戰國際法和國際規範;中國沒有像印度那樣成為負責任的大國,有時甚至還蓄意損害現有國際秩序,並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對他國進行經濟掠奪。提勒森這樣表態,明顯是為川普訪中國釋放信息。而川普11月的亞洲之行,可能是公布川普版亞洲新戰略的最佳時機。

引人矚目的是,提勒森還提出從美國西海岸到印度的「印度—太平洋」秩序願景。這個秩序將由美國及盟國支撐,顯示川普的亞洲戰略可能圍繞印度洋與太平洋展開,對中國構築新包圍圈。

這一包圍圈,顯然是為因應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的主要目標不在太平洋,而在印度洋而構築,未來甚至不排除形成一個由美、印、日、澳組成的亞洲版「北約」,作為抗衡中國的堡壘。而前不久中、印兩國邊境對峙,既是中、印固有矛盾的反映,也是美國見縫插針,與印度結盟的天賜良機。接下來美國與中國同時在南海與印度洋博弈,在所難免。

儘管如此,面對綜合實力迅速增強、領導人更自信的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和超級大國的美國,本身卻感到有些力不從心。川普上任後反覆強調「美國優先」,對外政策退縮保守。曾幾何時以「世界警察」和「世界霸主」自居的美國,開始擺出「世界風雨,與我何干」姿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聯合國維和行動上也不再積極,不僅削弱美國與中國博弈的能力和影響力,也讓美國的盟友惴惴不安。

自詡為「交易大師」(dealmaker)的川普,上任以來急欲在北韓核問題上建功,因此利用中國對美國出口市場的嚴重依賴,把美中貿易和北韓問題攪在一起,相互借用,企圖換取中國讓步。然而,這一嫌稚嫩的策略似早就被習近平識破,一年下來,習近平口頭上承諾不少,實際上卻以拖待變,最後川普甚麼便宜也沒沾到,不僅北韓核武發展越來越快,數月內導彈能力可能直接威脅美國本土。而川普政府在美中經貿上也毫無建樹,本月已第二次迴避履行競選諾言宣布中國為「貨幣操控國」,商務部日前還宣布,推遲公布針對中國進口鋁箔產品的反傾銷調查裁定,以免破壞川普總統訪中的氣氛。

川普指望北京之行「成果豐碩」,但他須掂量手中有幾張王牌,有甚麼籌碼讓習近平願意在華盛頓重視的關鍵爭議問題上合作。巧合的是,日本大選安倍的自民黨也以壓倒性多數勝出,他將成任期最長的日本首相,修憲、邁步成為「正常國家」、挑戰中國亞洲霸主地位勢在必行,美日必將強化結盟以對付中國。只是川普這趟亞洲行,如拿不出能迫使中國讓步的撒手鐧,必然會與歐巴馬首次北京之行一樣,表面看似風光,卻空手而歸。

《世界日報》社論 2017年10月23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