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新時代中國經濟(1):大權在握,是否用來改革?

在人民大會堂,在中共黨旗旁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與記者見面時鼓掌(2017年10月25日)

蕭洵

剛剛閉幕的中共十九大將習近平思想納入中共黨章,為其賦予了幾乎前所未有的權力。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構成更是強化了習近平的決策權。但是,觀察人士說,幾乎沒有跡象顯示習近平有意用新增的權力推動關鍵的經濟結構性改革。

一朝權在手經改不會有

而也有分析者並不那麼失望,因為他們對此一直沒抱什麼希望,也算與預期相符。經濟政策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駐新加坡的中國經濟研究員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長期關注中國政治及其對經濟政策的影響。他在半年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談及中國經濟政策時說:“我們將會看到習近平在十九大鞏固權力。而更重要的是要看會不會在政策議程上有所改變。 ”

凱投宏觀一直對中共會在十九大後推進結構性改革不抱希望。埃文斯-普里查德在習近平十九大報告後通過電郵發布的評論中,稱習將政治置於市場開放之上。

習近平在十九大的報告中所提及的經濟政策缺乏新內容,基本是重述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和第13個5年計劃的內容。

埃文斯-普里查德認為,習近平明確提出要“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和“防止國有資產流失”,將會讓那些仍然對習近平可能第二屆任期內對國有部門進行以市場為主導的改革抱幻想的人死心。

做強做大國企 優勝劣汰逆轉

習近平為什麼要“做強做優做大”本質上效率低下、浪費資源的國有企業?中國高層經濟官員對國企的看法或可作為參照。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亞太部助理主任詹姆斯·丹尼爾(James Daniel)近期在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介紹IMF發布的2017年中國“第四條款磋商”報告時,透露了他在與北京經濟官員交談時了解到對方對外界關注的一些中國經濟問題所持的看法。

丹尼爾問及私營部門的作用,中國官員們同意國營企業效率低下的看法,也能看到市場力量的巨大作用,會向私營部門多開放一些部門,關閉一些業績最差的國有企業,尤其是那些他們不太重視的部門中的企業。

國家對經濟加強控制 結構性問題根源加固

凱投宏觀認為,中國有許多結構性問題都源於國家對經濟的過度干預,但這個問題不會在習近平第二屆任期內得到解決。

埃文斯-普里查德說,凱投宏觀認為中國國營部門效率低下是經濟最大的掣肘因素:回報率非常低,卻佔用大量經濟資源,從中國金融機構獲取不成比例的信貸,而這就是中國債務問題的根源。

他說,當前領導層宣布了一些必要的改革計劃,就是現階段實施的計劃。但他說,那都是些很謹慎的舉措,重點是改進職員的業績,而更深的改革是要降低國家對經濟的干預。

華盛頓經濟智囊機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Economics)的中國經濟專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在該機構舉辦的一個座談會上談及中國國企信貸時說,這些公司回報率極低,大概百分之2到2.5,約為私營公司的四分之一,但它們獲取的信貸越來越多。他說:“它們從銀行吮吸的貸款越來越多。因此我認為存在嚴重的資源錯置,進而拖累經濟增長,但不大會把標題GDP拉下去。”

拉迪說,中國國企槓桿率驟升,而私營企業則在下降。他說:“私營公司花錢更有效。它們在償還債務,而國營公司在藉債。”

但是,丹尼爾說,這些高級別中國經濟官員卻否認國有企業接受補貼,並且否認國有企業與私有企業相比在效率方面有先天劣勢。丹尼爾說,雙方在這方面存在很大差異,他們對政府的角色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對他們來說,多年來他們都有著這些經濟目標,包括國企。它們是政府實施政策的槓桿,看到國企的積極作用。中國國企的確在變得更大,變的更強勢,同時共產黨也對國企加強了控制。

黨對企業加強控制 政企分家又開倒車

丹尼爾以中國鐵路集團為例,說這個大型國有企業在剛剛修改的公司章程中加入了這樣的話:董事會就重要問題做決定前,需先聽取公司黨委的意見。

習近平主政後,希望加強中共在企業的影響力,數百家上市國有企業修改了公司章程,保證在做重大決定前徵求黨委意見。科技公司監管部門去年要求其管轄公司進一步搞好“黨建”活動。這樣的做法引發爭議,也令不少人擔心習近平會為害私企。

《經濟學人》在一篇分析中,對有關習近平和私企引起的擔憂逐一剖析,認為多數擔憂被過分誇大,其中也包括加強黨對企業的影響。分析指出,這樣的做法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在1990年代大規模關閉國企之後,官員們要求私營公司建立黨支部。儘管如此,極少有證據顯示黨的基層部門試圖左右公司在重要事務上的決定,或者說,他們的存在對企業無害。

但是,該文承認,中共可以利用這些黨的基層機構加強控制。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