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與洋務運動2.0


十九大後中國的政經制度都有可能出現新轉變。資料圖片

歷史書大多認為洋務運動是失敗的,因為北洋艦隊在甲午戰爭中全軍覆沒。但從更宏觀的角度看,洋務運動也有正面的效果,例如促進了現代資本主義的出現。其實在洋務運動的時空背景,世界各國都在面對翻天覆地的轉變,有些政權過渡到現代,也有些最終被淘汰。

政權未能過渡到現代,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社會停滯在一個尷尬的處境。近代中國正是脫離了過去,又未能在現代社會中找到一個安身立命之所。在這種躁鬱的狀態下,最容易出現的就是群眾的狂熱運動。過去個半世紀,由太平天國到文革,其實是一波接一波的意識形態衝擊。

過去四十年,狂熱運動終於成為歷史;中國亦由第三世界的第一大國,成為與第一世界分庭抗禮的第二世界首領。從前,第二世界的代表是蘇維埃的鐵幕,代表自由民主精神的第一世界,則由美國主導。在中共領導人心目中,廿一世紀將會是「北京共識」對「華盛頓共識」的意識形態之爭。

坦白說,就算是「華盛頓共識」所代表的自由民主政治經濟框架,也在各地面臨利益矛盾衝擊。沒有人說得準,我們一直所認識的歐美模式,在十年、廿年後,究竟會變成怎樣。

不要誤會,我不是說因為歐美的模式也未必可以繼續以現時的模式營運下去,所以在對立面的「北京共識」就是最終答案。事實上,真正令歐美各國政府束手無策的,不是甚麼民粹右翼本土主義,而是在各種新經濟和科技發展下,釋放出來的思想和力量。

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究竟又是甚麼一回事?中共的文宣,往往夾雜大量噪雜音,所以與其咬文嚼字地去剖析,倒不如從時空的客觀現實,去了解話語所代表的意義。

無論是那一個流派的社會主義,共通之處就是肯定政府分配社會資源的角色;福利主義者信仰財富再分配是為了公義,但最根正苗紅的民族社會主義,卻視政府有形之手最重要的功能,是透過分配資源,達到最大的經濟產能效益,從而振興民族,並照顧弱勢。

身為個人自由主義者,我難以由衷相信任何由上而下的管治方針。我甚至覺得,在此時此刻的香港,重讀海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別有一番感觸。當然你可以怪我「一本『通』書睇到老」,但正如海耶克在導言所寫:「雖然歷史不會自我重複,亦沒有甚麼必然的路徑,但是在若干程度上我們可以從過去的事件學得教訓,避免走出重複的路徑。」

我可以斷言,在今天中共領導人眼中,創新科技的重要性,甚至比發展經濟來得更重要。正確一點說,創新科技是政府工作目標,而經濟發展只是隨之而來的必然結果。當然,創新科技也不是完全為了經濟發展,當中還有其他戰略部署的考慮。由洋務運動至今,兜兜轉轉,當今中國的統治者,還是回到百多年前的起點,雖然出發點不同,但共同願望仍然是希望國富兵強。

改革為尋求位置存在

當年成功透過政治經濟和社會改革,建立軍國主義的,是日本。一直要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之後,才被迫放棄軍國主義,走向民主議會制度。在某個平衡時空當中,要是成功建立軍國主義的是中國,結局又會如何?那個中國會否像兩千多年的羅馬帝國,以中國為核心,沿一帶一路延展國家的影響力?還是以「北京共識」延續蘇維埃未完成的革命,扮演兩大意識形態陣營對壘的其中一方?

又或者,正如先前所講,未來的經濟和社會秩序,與想像中的完全不同。國家和政府的存在,正在面臨基本的挑戰,所謂的改革,也可能是統治者在波瀾壯闊的時代變遷下,尋求存在位置的過程。無論如何,我仍然是主觀地樂觀,希望推陳出新的結果,將會讓更多人可以追求自己相信的美好生活。

李兆富 公共政策顧問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