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3個細節看十九大後中國外交

歐陽五

中共十九大閉幕後,中國內政外交各領域都將進入「新時代」。就外交而言,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將「新時代」定義為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斷為人類作出更大貢獻的時代」。在中國逐步「強起來」的過程中,透過3個細節可以管窺新時代中國外交的走向。

首先,高層人事佈局體現中央對外交重視程度更上層樓。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後,楊潔篪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並有望升任國務院副總理,成為繼錢其琛之後政治局中首位外交主管。

中共對外交官員的任用歷來與國家所處時局高度相關。改革開放後中國需加速融入世界發展大局,3任外長黃華、吳學謙、錢其琛均曾任國務院副總理。在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內地需消除西方國家誤解時,主管外交的吳、錢兩人更先後當選政治局委員。

如今中國正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外交重要性較以往更高,楊潔篪「入局」恰逢其時。此外,新一屆常委中的栗戰書、汪洋、王滬寧均擁有豐富外交事務經驗,有利於中央更好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

其次,特朗普在十九大閉幕後第一時間與習近平通電話,折射出中美關係的微妙變化。十九大後,多國領導人向習近平發來賀函賀電,其中美國總統特朗普來電時間甚至早於俄羅斯總統普京。

特朗普在電話中稱,期待在11月初的「習特會」上「就加強美中合作及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充分交換看法」;習近平則強調「給兩國人民帶來更多實實在在的利益,為地區及世界和平、穩定、繁榮作出更大貢獻」。兩國領導人的對話,表面上是為會晤暖場,實則體現出中美外交思路的不同。

當今世界正處於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美國接連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從全球化推手轉為逆全球化先鋒,此時此刻需要有負責任大國來擔負起全球治理的責任。

中國已進入實現「兩個100年」奮鬥目標的歷史交匯期,客觀上需要安全穩定的外部環境。中共將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寫入黨章,宣導共商共建共用的全球治理觀。中美之間的一進一退,恰體現出新時代下中國宣導的總體穩定、均衡發展的大國關係框架。

中國未來外交將更加自信

第三,習近平十九大後的首次外訪仍選擇周邊國家,反映出中國對傳統外交思路的堅持和調整。中國歷來重視睦鄰友好,習近平在十八大和十九大後的首次外訪對象都是周邊國家,可見「與鄰為善、以鄰為伴」的周邊外交方針仍至關重要。

但與十八大後首次外訪選擇俄羅斯不同,習近平此次外訪定在周邊、發展中國家。正如中國外長王毅在談及中國外交新貢獻時,第一條便是「為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提供新的路徑,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中國方案,為探索更好的社會制度提供中國智慧」。中國未來外交將更加自信,在新時代為世界作出更多貢獻。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