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筆會83屆年會反強權迫害、爭言論自由

廖天琪(獨立中文筆會會長)


烏克蘭這個個國家數百年來都在異族的統治之下,二戰後又被併入蘇維埃,雖然於1990年蘇聯解體後,脫離了社會主義的大帝國,成為聯合國的成員國之一,但是它多元的歷史和璀璨的文化往往被忽略。烏克蘭的疆域遼闊,面積是歐洲第二大國。3年前俄國發動軍事行動併吞了它東部的克里米亞,戰火一度蔓延,好在最後雙方達成停火協議,並於2015年在德法兩國參與的情況下,烏克蘭與俄羅斯、白俄羅斯簽訂了明斯克協議,遏制了戰爭,東南部兩州擁有自治權,俄國在此建立了克里米亞聯邦管區。其實俄國的行動是受到聯合國和歐盟抵制的,國際上還是堅持支持烏克蘭領土和主權的完整。

國際筆會Pen International這樣的文學組織應當是不過問政治的,但是今年選在烏克蘭西部的文化經濟重鎮利沃夫市(Lviv)開會,偏向性是明確的,支持烏克蘭的自主獨立,反對俄國以各種藉口來干預言論自由,打壓本國的異議份子。

走在利沃夫市中心寬闊的街道上,看到周邊典雅大氣的建築,不論是民居,還是教堂、皇宮,多半是數百年前巴洛克式的風格,上面有著精美的人體雕塑,半裸的女神或張著翅膀光屁股肥肥的小天使,眾星捧月。健美的希臘式青年男子,或是狩獵,或是角力,吸引著人們的目光。也有宗教色彩的聖母和耶穌受難圖,顯示著文化的長河曾經在此淌流。這個城市的風韻可以和維也納或布達佩斯比美。也難怪,曾經被波蘭,立陶宛佔據統治過,也曾是奧匈帝國治下的領地,最後由俄羅斯佔領,每個宗主國都留下了該民族文化藝術的痕跡,成就了今日這個繽紛多彩的雜燴式文化熔爐。

 

001

烏克蘭大街上展現了文化積澱。

 

002

 

 

002a

烏克蘭人把普京像印在所有出售的手紙上。

 

國際筆會是一個全球性的非政府的文化性組織,於1921年在倫敦由一些國際知名的作家組建,在聯合國可以比照科文教組織的地位。一些著名的文人如蕭伯納,亞瑟米勒,約瑟夫康拉德,H.G.Wells等都是早期成員。筆會的宗旨在於維護世界各國各地的言論自由,保護同行作家免於受到政治迫害。

中華民國於1930年由林語堂、胡適、徐志摩、蔡元培等大師創立了國際筆會中國分會,1958年在台灣復會。獨立中文筆会(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 簡稱ICPC)創建於2001年,並於同年被國際筆會接納成為會員。17年來獨立中文筆會成為國際筆會大家庭中一個十分活躍有活力的成員。

我們當前世界日益動盪不安,戰火在世界各地繼續燃燒,恐怖主義不斷挑戰世界和平,製造成千上萬的難民,為躲避戰爭、饑餓和暴力,他們從海上、陸路以各種方式逃向富裕安定的地區和國度,衝擊那些地方的社會結構,打亂了當地的經濟和社會秩序。而原來自由世界領軍的美國,如今出了個二百五總統,非但無力領導凝聚世道人心,反而在跟北韓小獨裁金正恩的口水戰中,將世界推到戰爭邊緣。土耳其傲慢專制的艾道安總統,英國脫毆,歐盟為難民政策分歧,非洲中東拉美皆政局不穩,自稱和諧盛世的中國,剛剛逼死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並軟禁其妻劉霞,加上伊斯蘭國的瘋狂,凡此種種皆在本次第83屆國際筆會的年會上投下陰影。

在此時刻執意要說國際筆會只是個文學組織,那就是自欺欺人,文學離不開政治,在非常時期,文學更加扮演了極為重要的多元角色。

利沃夫國際筆會的年會上有些亮點, 其中之一是推出空椅子行動,從9月18-22日四天大會期間,每天都由一位作家介紹他們國家受到迫害的作家的投影,如非洲的厄里特里亞Eritrea,如烏克蘭,俄國、土耳其這些國家裡有許多作家被關押判刑,經由特別的介紹,有些筆會就“認領”下來受迫害的作家,成為他們的特別保護人,從此就對之保持持續性的關注和營救。空椅子最早是2010年因劉曉波不能到挪威奧斯陸領取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時,舞台上放了一張空椅子,委員會主席將諾獎的證書放在空椅子上,這成為一個象徵。如今劉霞的照片取代了曉波,佔據了空椅子。(見附圖)

 

002b

大會每次年會上都要通過一些由各個筆會提出的決議案。本次獨立中文筆會提出的決議案主要內容是譴責中國政府對劉曉波之死要負全責,要求讓劉霞重獲自由。要求政府停止迫害騷擾本筆會會員和一切文字工作者,允許他們出國參加國際文學活動。釋放一系列的維吾爾、藏族,香港和內地的系獄作家。改革修改所謂的反恐條例,網絡安全條例,改革司法,尊重憲法等等。

這次由各筆會提出的決議案中,其中有幾條非常具有特色:1.要求某些國家廢除“褻瀆神明罪”;2. 廢除死刑;3.要求全球禁止散播仇恨思想的言論。這些決議案被北歐筆會與和平及婦女委員會所提出,引起很熱烈的討論。“禁止散播仇恨思想”的定義怎樣界定?是否會跟“言論自由”有衝突?通過小組的深入討論,大家達成了共識,這反映出作家們不論來自怎樣不同的文化、語言和宗教,對於“自由”的普世意義、對於和平反暴力都有共通的認識和理解。

大會也通過了三個新筆會的創建:南印度筆會,古巴筆會和聖彼得堡筆會。因為印度是個多元文化、語言和宗教的民族,如果連小小瑞士都有義大利語,法語,德語三個筆會,那麼印度再增添一個筆會也是完全合理的。古巴正處於轉型時期,古巴本土作家有意願跟國際社會接軌,希望組建筆會,但是原來已有的古巴流亡作家筆會反對,理由是政府會干涉作家們的獨立自主。大家討論諮詢之後,認為利大於弊,成立筆會對古巴境內的同行有相互呼應保護的作用,因此投票通過。普京政府對烏克蘭的入侵,俄國筆會上層持支持態度,這引得大部分俄國會員的不滿,有120位知名作家退會。現在他們另起爐灶,成立聖彼得堡筆會,獲得絕大多數在場代表的支持。

追思劉曉波,營救劉霞是本屆年會的重點之一。作為獨立中文筆會的會長,筆者在大會期間在各個工作委員會上作了詳細的報告,敘述了圍繞曉波生前身後的諸事,各地營救的情形,曉波的遺願,劉霞當下的“被失蹤”狀況和如何同參予本次會議的69個筆會共同配合開展營救聲援行動。

世界是紛亂的,但是人類心靈美好善良的一面是共通的。這次國際筆會會期中,所表達的就是愛的力量比仇恨更強大,更綿遠流長。文字語言的魔力不可能被任何強權所禁錮,它是帶著翅膀的精靈,無遠弗去。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