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核危機是習近平時代面臨的第一個嚴重挑戰



梁京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最新報道,特朗普當局在如何處置郭文貴的問題上發生重大分歧。如果這個報道屬實,那麼,我們對郭文貴為什麼在中共十九大之前突然停止爆料,乃至他的推特帳號竟然被封都有了更深一層的解讀。

十九大結束後,權力空前鞏固的習近平將迎來特朗普首次訪華。我們知道,這次訪問的核心議題是兩國如何合作解決朝核危機。無論是習近平還是特朗普都深知,如果不能找到共同解決朝核危機的辦法,將不僅直接影響到兩人的執政前景,而且還會危及全球秩序的穩定。可以不誇張地說,在兩人的日程表上,朝核危機具有壓倒性的份量。

正因為利害關係非同尋常,特朗普早就對習近平表達過這樣的態度,只要中國能幫他解決朝核危機,他可以在對華經濟政策上做重大讓步,也就是說,操縱匯率和貿易不平衡都可以不再是問題。從特朗普的這個態度也就不難想像,他完全可能動過念頭︰用遣返郭文貴來換取習近平在朝核危機上給予更大合作。

我同意這樣的看法,那就是在朝核危機問題上,特朗普對中國的選擇空間存在重大誤判,也就是說,他認為中國能做到的要比中國願意做的,範圍大很多。按照這個邏輯,撇開道義的原則不談,特朗普就是把郭文貴遣回中國,也不可能換到他想要的東西。特朗普的這個誤判,一方面來自他不了解中國和朝鮮,另一方面也來自他急於想通過解決朝核危機來證明自己。目前,美國主流精英非常憂慮的就是,特朗普的急功近利正在導致另一個非常危險的誤判,那就是他能用軍事手段解決朝核危機。

此次特朗普訪華,習近平面臨的一大挑戰,就是如何應對特朗普用軍事手段解決朝核危機的動議。我的判斷是,中國會堅決反對特朗普的冒險計劃,因而有可能迫使特朗普不得不放棄其武力解決朝核危機的打算。我相信,即使特朗普把郭文貴遣送回國,習近平也不可能同意特朗普對朝鮮動武,因為這樣做的後果完全無法控制,且不說韓國和日本可能遭到的巨大衝擊,中國的內部危機也有可能會被引爆。

雖然不能百分百地排除特朗普執意武力解決朝核危機的可能,但即便他放棄武力手段解決朝核危機,這一危機將繼續成為習近平時代不得不面對的嚴重挑戰。可以想像的是,特朗普將以中國不合作為理由,加大對中國施加經濟壓力,從而加劇中國正在迅速惡化的金融危機。

朝核危機凸顯了習近平時代的一個明顯特徵,即這將是一個充滿挑戰與風險的時代。對於習近平時代,已經有人發出了非常悲觀的議論,認為今日中國堪比上個世紀的納粹德國。應該說,這樣的看法確有不少經驗和歷史的根據。但我以為,二十一世紀的世界和中國與上世紀也有很多不可比的因素,因而有了一些不必過於悲觀的理由。就世界而言,最不可比的因素就是新的科技手段不利於大規模的持續戰爭。雖然短暫的核大戰可以帶來比上個世紀更大的人禍,但也正因如此,增加了人類以理性化解衝突的動力和機會。至於中國,無論在國家還是個人層面,從來沒有面臨如此多的選擇機會。加上有了美國這樣一個強大、同時也處在深刻變革之中的競爭對手,給了中國人一個以空前速度成熟起來的歷史機會。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