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核运动获诺奖 反核者受鼓舞 拥核者看到坏信号

国际废核运动组织成员得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非常兴奋路透社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授予非政府组织“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在朝核危机严重,伊核协议前景不明的背景下,诺委认为前述组织“唤醒各界关注任何使用核武的灾难性人道后果”,为禁止核武做出了“开创性贡献”。显然,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这样一个组织,是为了祛除核威胁,对为消除核武努力的一方来说是一个重大胜利,而那些赞成拥有核威慑的一方则由此看到一个“不好的信号”。

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多年来致力于让核武器走入历史,斯特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中心主任斯密特认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已拥有核武的朝鲜强人金正恩陷入激烈的口头大战的时候,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再好不过”。“50年前,随着核不扩散条约的诞生,拥核国家承诺最终解除核武器。面对这一完全失败的进程,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的努力体现了人们再也忍受不下去今日面对的局面”。

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在得知获奖后表示,“在从来也没有像我们这一代人如此靠近一场核大战的时候,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对我们推动的事业而言是一个大跃进”。

显然,这同时是联合国的胜利。在取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一象征性胜利之前,该组织七月份在联合国取得了一场重大胜利。他们推动122个国家通过废除核武器条约。

然而这一条约的影响力是有限的。因为已知拥有核武的国家--美国、俄罗斯、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英国、法国,包括朝鲜都拒绝加入这一条约。

拥有美英法三个核武国的北约组织甚至对该组织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持保留态度。北约重申反对七月份通过的废除核武条约,强调“必须现实地去考虑目前面临的安全环境”。北约秘书长称,北约承诺维护和平,尽可能地为一个没有核武的世界创造条件。但这位秘书长表示,目前并没有一个达致取消核武器的有力条件。

但是,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研究院专家特尔泰认为,禁止核武公约是二十一世纪的『凯洛格 白里安公约』,『凯洛格 白里安公约』也被称为非战公约,1928年8月28日在巴黎由包括德国、日本以及苏联在内的63国签署的一项承诺放弃战争的公约。但这一公约并未阻止更加残酷的二次大战的发生。

这位专家同时认为,核威慑也很少有像今日这样被认为合理合法。他举出正在上升的“新民族主义核武国”对世界构成了很大的威胁。

法国国际关系学院负责核威慑及核扩散研究的专家布罗斯坦认为,禁止核武公约与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对拥护废除核武装的一方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进展。但是,面对强国重新归于敌对,面对核武恐吓,要制造一个有利于裁减核武的条件,现在发出这样一个信号的时机却是冷战终结后最糟糕的一个时机。

何况,这位专家认为,禁止核武公约不会达致废除核武,拥有核武的国家没有一国在这一并非强制性的公约上签字。而且,这一公约既没有国家如何解除核武装的详细规定,也没有具体的解除核武的进程。

相反,禁止核武条约将在北约内部制造问题。因为这一条约将在北约成员国之间引发争执。原则上,成员国均属于一个具有核武特征并且受到核威慑安全保障的联盟。

专家认为,在对道德及人性敏感的公众舆论以及被诺贝尔和平奖鼓舞起来的反核武力量的双重压力下,欧洲一些国家有可能“在无法预测后果的情况下”最终会签署联合国禁止核武公约。

在这个诺贝尔和平奖宣布得主的日子,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七月病逝的中国异议人士、作家刘晓波曾在2010年获得这一殊荣。刘晓波是继南非的曼德拉和缅甸的昂山素季之后,第三位获奖时遭政府囚禁的和平奖得主,也是在诺贝尔和平奖有史以来第一位直到生命的最后都不能领奖的得主。刘晓波病危时有一个很简单的愿望,希望当局还他和妻子以自由,让他出国治疗。但是,直到最后,北京当局都拒绝接受他的要求。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