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沉中國漁船的印尼女部長

Susi Pudjiastuti
普吉亞斯圖蒂乘著小艇巡海。印尼總統佐科•威多多(Joko Widodo)說自己需要"一個瘋子來嘗試有所突破"。

印度尼西亞從來沒有出現過像蘇西•普吉亞斯圖蒂(Susi Pudjiastuti)一樣的政治人物。

這位漁業部長是一名高中就紋身並輟學的創業女商人。她領導了一場對非法捕魚的嚴酷鎮壓,下令炸毀了成百上千隻漁船。

當被問到為何在2014年選擇蘇西作為漁業部長時,印尼現任總統佐科•威多多(Joko Widodo)說自己需要"一個瘋子來嘗試有所突破"。

如今,直言不諱的風格已經使蘇西成為一個流行文化標誌。她也因此入選"BBC巾幗百名"名單。

這一切發生在一個擁有全世界最多穆斯林人口的國家,這裏的民眾對政客印象極差。

在一處公共場所的壁畫上,普吉亞斯圖蒂被描繪稱了一個女超人,她成為一個一半身體是美人魚、另一半是勇士的卡通玩具娃娃。

她在社交媒體上精心塑造的形像,也正在撼動印尼保守的政治傳統。

"我不想把自己改變成主流政治形像。如果我嘗試(和現在不同的)其它形像, 我不會成功,"說這話的時候她發出一陣標誌性的嘶啞笑聲。

"這樣做並不容易,但現在我覺得佔優了。很早我就決定要保持開放,"

"我沒有改變自己,因為我覺得自己面對的反彈壓力太強大,我會被吞噬。"

Susi Pudjiastuti
一處公共場所的壁畫上,普吉亞斯圖蒂被描繪稱了一個女超人。

普吉亞斯圖蒂視察一艘海軍艦艇後在甲板上模仿披頭士跳舞,他還在海中央的單槳小艇上喝咖啡,這些視頻在網絡上瘋傳,民調顯示她受到了廣泛喜愛。

但每當內閣面臨重組的時候,都有傳聞稱佐科總統受到壓力要將她拿掉。批評者說她的政策沒有經過認真思考。

當BBC打電話採訪她的時候,普吉亞斯圖蒂剛從海上回來,而且爽約了。

"我在海上游泳划船,後來就疲倦了,抱歉,"她說。

"我需要一天時間遠離一切。待在大海里是最好的選擇。"

Susi Pudjiastuti
印尼女漁業部長蘇西•普吉亞斯圖蒂

通常情況下漁業部長是一個低調角色,但普吉亞斯圖蒂現在生活在廣泛關注之下,她吸引了史無前例的注意。

對於從政的女性來說,社交媒體可能是一個骯髒之地。

"我獲得任命後,一張我在皇宮角落抽煙的圖片迅速被瘋傳。我仔細閲讀了幾千條負面評論," 普吉亞斯圖蒂說。

"他們在網上說,'作為一名母親你非常有名,我女兒很喜歡你,我現在擔心女兒會像你一樣抽煙!'"

"我感覺遭透了。我承諾停止這樣做。後來我就再沒有在公共場合吸煙,"她又笑了起來。

名叫哈姆扎(Farid Hamzah)的議會官員在推特上發了一張她左腳紋身的圖片,並把她稱做"街頭流氓"。

"毫無疑問在印尼女人紋身被認為是恥辱," 普吉亞斯圖蒂說,"但我30多年前做了這個紋身,原因是我的朋友都這樣做而且他們都是好人。"

"一開始我確實試過穿長裙或者長褲,不露出紋身。但我感覺自己快要瘋了,"

"最近兩年我胖了差不多9公斤,因此也被議論紛紛。你只好不去想這些事情。"

One of seven fishing boats is blown up by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in Batam, Kepulauan Riau province on February 22, 2016. Indonesia sank 27 impounded foreign boats on February 22, a minister said, as the world's largest archipelago nation stepped up a campaign against illegal fishing in its waters.
普吉亞斯圖蒂說炸掉漁船是一種威懾戰略。

炸漁船

普吉亞斯圖蒂希望大家不要談論她自己,而是關注她正在努力推行的打擊非法捕魚工作。

把那些在印尼海域從事非法捕魚的漁船炸掉正是她的主意。

"我們需要一種威懾效應。我們監管的海域太大了,不可能真正監控,"她說。

因此她決定在媒體面前把那些抓到的非法漁船炸掉。

Susi Pudjiastuti

Susi Pudjiastuti
劃著小艇巡海印尼女漁業部長蘇西•普吉亞斯圖蒂抽煙的圖片引發過爭議。

"看到自己的船被炸掉當然不高興。這是一種震懾和恐嚇的戰略。"

在她的監督下印尼已經炸毀了成百上千隻漁船,其中一些來自中國。中國宣稱納土納群島周邊海域是中國傳統捕魚地點。

她的行動還導致兩國外交關係緊張,國會有批評說她的風格過於富有對抗性。

普吉亞斯圖蒂承認自己並不太清楚局面。

"我不知道這事有多大,也不知道這些人(非法捕魚者)是誰。我並不考慮這些。"

但她堅稱自己的策略已經見效。

她的行為甚至贏得了環保主義者以及好萊塢影星迪卡普裏奧的讚揚,但批評者說她的嚴厲監管政策也重創了本地漁民。

普吉亞斯圖蒂說,印尼的女性在充當領導角色時會碰到天花板,但她從小就認為自己和男孩是平等的。

普吉亞斯圖蒂的母親在12歲時為了逃避包辦婚姻而離家出走,當時家裏要把她嫁給一個老男人。

"那是在1930年代,這種事很普遍," 普吉亞斯圖蒂說。

"她和修女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很晚才結婚。生我的時候她已經32歲了。"

普吉亞斯圖蒂在西爪哇南海灘長大,她說父母對自己要求很嚴,對她和對其他男孩沒有什麼區別。

"他們從來不說,這應該是男人的事,這應該是女人的事,他們一視同仁。這對我來說很有幫助,"她說。

"我現在總是對一些女性組織說這樣的話。如果你總是談論男女區別你很難前進。首先要做的應該是不要想這些(區別)。我認為想得少一點通常是最好的,"

"生活已經允許我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去做事情。"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