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國之大事,戒慎恐懼

杭之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9月24日,蔡總統以黨主席身分在民進黨全代會上拋出修憲議題,希望「打造更完善運作且權責相符的民主憲政體系」。此議一出,朝野議論紛起,有酸言相譏的,有激昂課責此前承諾的,有要改為內閣制的,更有立委立刻提出修憲草案,主張採總統制,並拿掉「統一前」、「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等《憲法》增修條文的敏感文字。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則表示,將進行相關評估,等評估清楚,會有黨版的修憲草案。

兩天後,新閣揆首度赴立法院報告及備詢,回答在野黨立委質詢時說,他是主張台灣獨立的政治工作者,但也是務實的台獨主義者。此言一出,波瀾頓生,有人錯愕,有人見獵心喜,猛做文章。北京反應可想而知,但還暫時壓住怒火,先由媒體、學者狠言痛批,說這使過去相對克制的「維持現狀」說詞前功盡棄,也給大陸對台採強硬措施提供著力點。

據了解,兩岸都有人要將近來一些個別發生的事件串起來,說這是有計劃的「台獨行動」,又是宣示台獨立場,又是要大動作修憲云云……。在兩岸互信不足、彼此猜疑的情況下,這樣串想,或許有其必然。但真要這樣先入為主,只會把事情愈弄愈擰。其實,了解這1、20年來台灣政治發展的人都看得出來,這是台灣民主轉型一些還沒解決的徵候的呈現。

台灣的民主轉型,基本上是要從「動員戡亂」的非常體制轉型到「民主憲政」的正常體制。但限於種種內外因素,經7次分期付款式的修憲,目前的憲政體制還很難說「完善運作且權責相符」,因而,修憲之議時起。但跟過去一樣,每次修憲之議一出,北京的神經立刻繃緊,質疑要搞台獨,這當然也引發台灣人民的反感,連處理內部問題的事也要說三道四。如是,相互猜疑又增厚一層。

民主轉型問題未解

正常化轉型另一重要層面是兩岸定位。在戡亂體制下,中共是「叛亂團體」,必須「戡亂」,終止動員戡亂後,不再以零和敵對關係定位中共。但雙方關係如何?幾經接觸努力,至今尚未完全解決。李登輝掌政時,開國是會議,設國統會,定《國統綱領》,直選後再開國發會,目的在尋求共識,或對等政治實體,或特殊國與國,或……。內部各方共識不足,兩岸更是南轅北轍。20餘年來,兩岸成為國內政爭的廉價題材;兩岸間,「主權」是「阿基里斯之踵」,一碰就出問題。北京視為理所當然的原則,在台灣沒有市場;在台灣,各種立場都有,大多主張台灣有主權,但北京不能接受。賴揆之發言風波就是這大背景下的產物。

了然於此,北京其實不必作過多猜疑聯想,賴揆的說法,雖然時空、身分兩不宜,但那其實是在強調對主權獨立的護衛,那是多數人的立場。已然進入交流深水區的兩岸往來,需要的是面對主權問題的爭議,務實的對話,求同存異,尋求解決爭議的融合之道。

另一方面,在國際大環境高度動盪不確定的當前,在兩岸充滿猜忌互疑的氛圍下,任何即使是無意的片面作為,都會惹生更深的猜忌,加大緊張。緩和之道仍只能是對話,甚或以實際動作表現真正之意圖。如提出黨版的修憲草圖,甚或草案。現實政治中,「應然」不等於「實然」,「應該這樣」不等於「實際會這樣」。

兩岸,國之大事,不可不察,戒慎恐懼,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