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者:中国新领导层构成重意识形态轻经济改革

2017年10月25日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七名成员在北京人大会堂亮相。图片来源:路透社/Jason Lee

中共19次全国代表大会随十九届一中全会的结束落幕。习近平开始他的新一届任期,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宣示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在经济领域,过去五年间,各方观察人士普遍认为,市场期待的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并未真正启动,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表述也未真正落实。中共19大宣告开始的习近平新时代是否也预告出中国经济的新方向呢?从习近平在十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是否能看出一些经济政策调整的迹象呢?法国智库亚洲研究中心负责人迪蒙柳先生接受法广采访时谈了他的看法:

迪蒙柳:“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以及今天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任命其实都将纯经济问题、尤其是那些我们这些西方学者认为中国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搁置在一边。但政治言说总会影响到经济。我个人特别注意到习近平讲话中提到‘创新’,以及一些过去已经提到的关于未来中国的目标。这其中明确显示出一种现代化的意愿。但这种现代化也让我们西方人感到茫然,因为,在西方,仅以法国为例,‘创新’是与人员年轻化、与新词汇相伴而行的,但中国不是这样。这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经济没有改变的意愿。”

“具体到经济领域,政府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反贪腐。从这一点来说,我们可以看到政策的持续性。尽管王岐山因为年龄问题而将离任,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出,政府仍然重视反贪腐运动。”

“但中国经济很明显将继续停留在一种正统理论,尤其是那些需要改革的国营企业仍然将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也就是说,在所谓的新经济政策中,我看不出与过去5年有什么不同。”

在迪蒙柳先生看来,25日公布的新中央政治局常委名单也难以看出有推进那些被搁置的改革措施的意向:

迪蒙柳:“从新的政治局人员构成、尤其是7名常委中那5位新成员来看,重点更是意识形态,是维持原有的路线。汪洋和韩正两人曾在过去被看作是有改革思想的领导人。韩正曾是上海市长,是上海政策的核心人物。说到上海,人们常常联想到中国开放的一面,联想到走向市场的中国。汪洋呢,多年前,他曾代表着被看作是与重庆模式分庭抗礼的广东模式。但结果是,汪洋可能将在新一届政府中担任要职,但完全不是在经济领域,而可能是出任政协主席。就是说,新领导核心的构成最凸出的特点还是意识形态,而不是经济改革。”

尽管习近平在19大开幕式上的讲话强调中国将继续对外开放,但从其中关于要“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的表述,以及对要在经济发展中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强调来看,中国并不是在向传统意义上的市场经济迈进。迪蒙柳先生就此表示:

迪蒙柳:“在这个问题上,西方人有时候难以理解中国领导人的意图。我认为他们确实有现代化的决心,也确实有决心走入21世纪,但他们的方式并不是我们所理解的方式。我们觉得我们认同的规范是唯一可以走向现代化的路径,但我觉得,中国领导人头脑中的现代化,当然也是要引进更多的市场因素,要有更多的创新,但最重要的是要加强中国的竞争力。尽管那些国营企业缺少竞争力,但大部分创新都将来自这些国营企业,如果中国有创新,就是说中国发明一些新产品,发明新的西方国家没有的工业标准,那么中国的现代化方式就算赢了,说明现代化不一定要经过开放、自由贸易等西方国家在这些领域的规则。我的确觉得我们在这些问题上难以彼此理解,也许是我们对现代化道路的理解不适合中国。中国将走自己的现代化道路,其模式与西方头脑中的开放等概念非常不同。”

迪蒙柳先生认为,的确很难预料这种政府主导的中国模式是否能成功,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从社会角度,这种模式都不无风险。

那么,政府主导型的中国经济模式是否会持续与西方国家推崇的市场主导的经济模式在贸易领域不断发生摩擦呢?

迪蒙柳,“这是很可能的。尤其是在贸易领域,习近平年初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曾经表示支持自由贸易,在十九大开幕讲话中他又再次提及。他虽然是当今世界唯一一个如此表态的重要国家领导人,但他所说的自由贸易是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其实中国很多出口企业都得到国家补贴。所以,从这一点来说,这有些像是聋子对话。”

作者:法广 RFI 瑞迪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