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改變我們之前改變中國

在10月18日召開的中共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中,中國共產黨將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繼續執政5年,並將他的「中國夢」思想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這位中國的「新舵手」是憲政民主、普世人權、公民社會與媒體自由的敵人,他如何看待新聞工作的角色?2016年參訪國營電視台總部時,習先生呼籲記者反映「黨的主張」。

在無國界記者組織(RSF)編輯的2017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中國在180個國家中排名176名。在中國,數十名記者與部落客因為抗拒黨中央委員會宣傳部的命令而入獄;有「網路長城」之稱的數位審查系統隔絕中國7億5000萬網民;《憲法》第35條宣稱的「言論與出版自由」只是空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要求這些自由後,犧牲自己的生命,因為他在獄中缺乏醫療照護。

欲建全球媒體秩序

中國共產黨的目標不只是控制國內的新聞與資訊,還想要建立「全球媒體新秩序」。曾擔任中國國營新聞機構新華社社長、現為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委員的李從軍,曾於2011年解釋此策略。他表示,目標是推翻資訊僅「從西方流向東方、從北方流向南方、從已發展國家流向發展中國家」的過時全球秩序。他引用198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建議,呼籲全球媒體成為推動「社會發展的積極力量」。他指的顯然是具備「中國特色」的發展。

2009年,中國政府創辦「世界媒體高峰會」,有時又稱為「媒體奧林匹克」,這項計畫由新華社規劃、籌辦與出資。2014年起,中國也舉辦「世界互聯網大會」,每年有來自世界各地數千名商務人士參與。中國今年甚至角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的職位,這是聯合國負責媒體議題的機構。

北京當局亦成功影響國界以外的媒體。中國傳媒大學正與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政府合作,在印度設立「新聞大學」。中國花大錢邀請非洲、拉丁美洲與亞太地區的記者到北京「培養批判精神」。經濟壓力迫使全球媒體自我審查,以進入中國市場。就連劍橋大學出版社也差點捲入,其最近移除旗下中國期刊中約100篇觸怒北京的文章。在遭受強烈抗議後,出版社將文章重新上架,但其他較不知名的出版社則無法這麼做。

中國在發記者簽證給外國記者時頗為吝嗇,但新華社計劃在2020年前設立200間國際辦公室。國際主要媒體如法國電視國際五台(TV5)、美國之音(VOA)、英國廣播公司(BBC),在中國除了高級飯店以外都無法收看,但中國環球電視網(前央視)的英語、西班牙語、法語、阿拉伯語、俄語轉播,現在在超過100個國家有8500萬觀眾。

監控工具輸出國外

最後,中國將其審查與監控工具輸出至國外。中國首要搜尋引擎百度的葡萄牙語版已在巴西啟用,名為Busca。北京當局視為敏感的內容無疑遭Busca封鎖,儘管在遭受抗議後,審查才獲得解除。中國亦試圖在國際上推廣其未加密的即時通訊服務,中國可取得此服務的所有資料,包括對話細節。如果民主政體不抵抗,中國不但無法享有新聞自由,也會逐漸將其自身對自由言論的限制擴大至全世界。這是為何在中國改變我們之前,先改變中國,至關重要。

德洛瓦╱無國界記者組織秘書長
艾瑋昂╱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