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不立储君 习近平当终身领袖?


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
路透社


中共十九大周二闭幕,周三召开一中全会,新科常委诞生。对新科常委的海外诸多预测趋同:习近平不会在本届党代会“隔代指定”接班人,这是否意味着习近平集权于一身,将当“终身领袖”?

在中共新常委正式名单公布前,考虑到十九大党内斗争的激烈程度,种种预测都带有不确定性。唯一一个重要特征是,最新出炉的几份分析名单渐趋一致,它们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失去了之前的两位热门人选,一个是胡锦涛隔代指定的胡春华,一个是习近平的亲信陈敏尔。这同仅仅几天前十九大开幕时的分析有重大区别。至于被吵吵大半年“七上八下”的王岐山,最新的名单相当肯定的统统把他排除在外。

 

英文『南华早报』周日的名单包括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韩正、赵乐际、王沪宁、汪洋。新加坡『联合晚报』周一亦根据不同消息来源报道了同样的人事版本。现任中组部部长的赵乐际与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取代胡春华和陈敏尔“入常”,被分析者称为是两匹“黑马”。香港明报直指赵乐际将取代王岐山成为中纪委书记。虽然大多数预测趋向一致,日本经济新闻周一的版本略有区别:陈敏尔与王沪宁谁入常,还没有定论。

 

这意味着什么?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后天的正式名单确实如大多数预测所言,或者结果十分接近,可以视为隔代指定接班人这一中共约法被习近平彻底废除。继胡温指定的“储君”孙政才在十九大开幕前几个月被打倒、并且已被官方重要人物在十九大讨论会上定性为“篡党夺权”份子之外,另一位谨言慎行可在二十大出任总书记的“储君” 胡春华,虽然可入政治局,但入常落空。如此,似乎为习近平当终身领袖铺平道路。

 

至于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的情况也许并不简单,陈若未入常,是否可看作是习的集权受到一定阻碍,因而采取缓兵之计。有分析指,陈敏尔仍可以被看作是习为未来埋伏的一位“预备性继承人”,可用或者只是备用视习集权的程度而定。这次陈敏尔或许不会一次到位,进入常委会,这样做立即减弱了来自党内其他力量的抵触。这一点同王岐山的告别常委会异曲同工。

 

如果各种猜测大致不错,尤其占有地利、被视为北京政情脉络深厚的英文版『南华早报』的名单成立的话,胡春华,陈敏尔入常无望,2017年全年的热点人物王岐山“功成身退”。但是,以上各家的分析和猜测难免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这些分析一方面确实有很强的政治逻辑,有很强的“知情”性质,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北京有意识放风的因素。当局这样做旨在减弱冲击力,试想,如果突然公布了一份这样的名单,名单上没有胡春华,而胡锦涛直到最后一直力保胡春华入常,胡春华不入常,党内造成的冲击力不小,现在,通过各种“渠道”散布消息,让人们在周三看到这样一份名单时觉得“水到渠成”?

 

另外,从王岐山最近表示不能永远做下去,一代人只做一代人的事情,到习近平党代会上大力肯定王岐山反腐的成就,都是要给外界留下一个王岐山是“功成身退”,不要造成习已被郭文贵爆料的丑闻及其党内其他势力逼到墙角、王岐山才不得不退的感觉。但无论如何装饰,权倾一时的“反腐大臣”王岐山真的“隐退”,考虑到郭文贵连续几个月的火力集中围攻王岐山家族的背景,这应是习近平做出的一个重大让步。如此一来,将会给王岐山的今后增添了不可知的变数。王会不会全退,或如有些分析所指他将以另外一种形式掌权,做“第八常委”?以上的预测显示,王全退的可能性更大。试想,假如王已不是政治局常委,又要以“元老院主席”的身份出现,执掌监察大权,这种身份在中共史上,只有邓小平可以充当。王岐山难道有这样的“合法性”?习近平会让王岐山这样做,或者王岐山本人愿意这样做?都值得疑问。

 

海外的预测与分析在常委人选上趋向一致,因而习近平被指正在为做“终身领袖”铺路。要做“终身领袖”最重大的一步,是废除邓小平以来的党内约法 隔代指定。至少,从目前习的做法来看,完全是朝着这个方向走。但是,在中共历史上,做过终身领袖的只有毛泽东一人。毛泽东一则依靠“夺江山”的一代死忠,依靠死忠者为他建立起不可动摇的个人崇拜,然后毛又把这些死忠者通过一次次路线斗争的名义各个击破,建立起新的“誓死保卫毛主席”的狂热的年轻人群。这种死忠有种战争年代打江山建立的“血盟”的味道,试问习近平周围有无形成这种死忠者的背景?无论把习近平吹捧上天的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还是察言观色,揣测上意,大扫横扫薄王余毒的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他们更多地被视为是见机行事的帮派人物。

 

不过,直到正式的中共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名单出炉,目前所有的预测都只应看作是预测,哪怕有些名单据称是从“内部看到的名单”。从这次中共党代会人事一变再变,会前会后差别巨大,显示党内斗争异常激烈。不见最后的名单,一切都在未定之天。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