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人作孽,后人遭殃:你我都要支付的“作恶成本”

 

(一)

“保衣服还是保人?”

这显然是近日在医护圈子里最为流行的一句“玩笑话”了。

在当下这个时代,人们面对很多悲剧和无奈,常常通过自嘲和戏谑来缓解自己的心理压力,所以,这句“玩笑话”的典故来源一点也不好笑。

事情源于一场成功的抢救,一位患者在工作时突然昏迷,被送到医院抢救。在抢救的过程中,医护人员为争取时间,直接用剪刀将患者的衣裤剪开了。因为措施得当抢救及时,这位患者脱离了生命危险。

不过,成功的抢救迎来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结尾:患者的父亲找到医院,称医生抢救时不但把儿子的衣裤剪坏了,还把短裤里的500元现金、身份证等财物弄丢了,要求医院赔偿1500元,并报警。

根据后来媒体的曝光,医院最终同意赔偿1000元。然后,当天参与抢救这位患者的几名医护人员,共同出钱凑了1000块,给了患者的父亲。

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社会告诉你:大兄弟,救人一命可不能把人家衣服弄坏了啊!

当然我是一枚理性的作者,不想过多的煽动情绪。其实,抛却感性层面,你要认真地讲道理的话,医院也有做的不当的地方,衣服固然当剪,但是将患者的其他随身财物也弄丢,的确有欠缺的地方。

不过,从个人层面,我还是挺难接受患者家属这样的行为的,索要丢失钱财和身份证尚可理解,要求赔偿剪坏的衣物,简直是对自己儿子生命的一种侮辱!

在我看来,一场争分夺秒的抢救,医护人员应该将所有的精力放在抢救病人生命这件事上,除此之外,其他倒可以“马虎”一些。否则,如果医护人员面对一个重病的患者,还要先清点一下财物,考虑如何不破坏患者衣物再抢救,这难道不是本末倒置吗?


更重要的是,这类患者家属的“荒谬”要求,其实无形中增加了其他患者抢救时的“成本”。比如,这件事情之后,网上就有人曝光,已经有医院新增了一份“保衣服还是保人”的同意书,这真是又荒谬又魔幻又无奈!

想象一下,下一次你突然昏迷性命垂危,恰好身边没有亲人朋友,恰好当天穿了名牌衣服,比如几千块的T恤或者上万块的牛仔裤,医生一看,只能默默把剪刀放下,暂缓抢救,一切等家属到了之后,确定保人而不是保衣服并签字之后,才能开始抢救……

你可能早就嗝屁了。

你觉得该怪医生么?但是,医生也有自己的苦衷啊,毕竟,剪坏衣服要赔钱啊。

这就是一种典型的存在于社会中的“作恶成本”,我们每个人都不得不面对,更不得不支付的“作恶成本”。


(二)

“大伙儿的便宜,都让那些缺德鬼儿给占没了!”

这是我姥姥对“作恶成本”的一句很中肯的评价。我的姥姥今年90了,她是个大字不识的小脚老太太,她当然不知道什么叫“作恶成本”,但是却知道一个简单的道理:恶人做的缺德事,常常需要所有好人去给他擦屁股,去支付恶人欠下的账。

“作恶成本”常常需要他人乃至整个社会来支付,这个更直观的例子就来自于我的老家。

如今,农村土地政策逐渐放开,土地流转在农村逐渐成了规模。我姥家的村子也是一样,几年前,就有老板将农民的土地使用权承包下来,几千亩几千亩地包下来,种植经济作物。

其实这本是一件双赢的好事情,开200多万G65的老板不可能自己去种地,还是需要本地的农民去种。这样农民除了把土地出租的租金收益之外,还能在家门口赚一份工钱。除此之外,承包的老板还承诺,地里的农作物,无论是玉米大豆还是蔬菜瓜果,本地农民购买都可以给远低于市场价的“最低价”。

这一方面是因为卖给当地农民不需要长途运输、仓储人力等额外成本,一方面承包者也希望借此福利来讨好一下当地农民。

可惜,承包者对农民的认识还是太理想化了。很快就有农民发现,向承包者购买粮食蔬菜固然是比市场上便宜,但毕竟还是要钱的,不如用偷的,一分钱不花。

既然他偷得,我干嘛还要花钱去买。一下子,这股风气就成燎原之势。农民们不仅偷粮食、偷蔬菜、偷水果,连农场里的化肥、农药和农用工具也会“顺回家”,反正“公家的东西不拿白不拿”。

承包者很快就发现了,他们雇佣了更多的“守夜人”,斥巨资给几千亩地都装上了铁丝网,也报过警,甚至动用关系让警车开着喇叭来村里“宣传巡逻”,希望震慑一下偷盗者,但很快就发现,这一切都没什么用。

那么大片地,几个村子连在一起,怕是有上万亩,无论找多少人去看护,人总是还是要睡觉的,安了摄像头,没两天电线就能让人剪掉……

结果,承包者一气之下,将所有的土地都种上了速生林。

这一下农民们傻了眼,不仅没有了“免费”的粮食可以偷,连“日常工作”也丢了,因为速生林根本不需要农民日常去打理,不用除草不用浇水,栽上树苗几年都不用管。

也不用担心偷盗,承德的农村满山都是树,这东西除了砍掉当柴火烧之外,农民们想不出它还能有什么用,自然就不去偷了。

速生林的经济效益远远低于种植玉米、大豆和蔬菜水果等经济作物。但是,这是理想社会和理想模式下的账本,因为种植经济作物还必须将“作恶成本”考虑进去。而如果将“作恶成本”考虑进去的话,速生林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不用再担心偷盗,不用雇佣数量庞大“守夜人”去巡逻,甚至连摄像头都不再装了。

对于承包者而言,速生林的利润虽然不如经济作物,但由于管理成本和人员成本直线下降,反而是速生林更赚钱一些。

结果就是,承包者丧失了更高的经济收益,而农民也损失了农忙时的“工作”和丰收后远低于市场价的粮食。

本身是一件“双赢”的事情,结果到最后,由于“作恶成本”的存在,变成了承包者和本地农民的“双输”。


(三)

“一颗老鼠屎,坏了满锅汤”。

对于作恶者本人,“作恶成本”常常很低,甚至在其背后的潜在“收益”下,可以忽略。但是对于其他人,对于后来者,对于整个社会而言,需要支付的成本却极为庞大。

比如前些日子,有个姑娘在微博上曝光了这么一件事:

姑娘说,半年前一位朋友父母赴日旅游,期间其父突发心脏病,后经抢救无生命危险。治疗费用折合人民币60万元,考虑到家庭情况,医院同意他回国后分期付款。如今,这位当事人却以“父亲已去世,经济困难”为由拒绝支付欠款。

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还有很多网友一听说是“事发日本”,反而为赖账者叫好。他们不会想到,如果有天自己也去日本旅游,突发疾病,面对中国籍的病患,日本的医院如果因为前车之鉴,而采取区别对待,误了卿卿性命怎么办?

其实,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就有一位在日本做翻译的中国人写下了这样的微博:

前人作孽,后人遭殃。

前人透支,后人还账。

我想这样的例子真的数不胜数,有多少人中国人出国曾经感觉自己被区别对待过?你自己文明出游遵纪守法,连当地风俗都很尊重,却依然被人像“蝗虫”一样警惕、提醒和防范。

委屈吗?你当然委屈。但人家也没办法啊,人家吃过亏啊,还不止一次啊!谁让你那些欠钱不还还没素质的同胞比你早来一步呢?

你自己素质高,但你没法左右你的同胞里有素质极低的人,他们每一次作孽,你别以为是没有成本的,作恶的成本很高,比如其中的“信任”被透支后几乎无法还原。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他们作恶的成本,占尽的便宜,却需要由后来人,由你和我去“埋单”。

这就是“作恶成本”,千万别觉得那些恶心人的行为,那些缺德占便宜的行径,和你没关系。千万不要觉得某些“恶行”伤害不到你,就和你没有关系,不是那样子的。

别人欠下的债,需要我们共同去还,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为“作恶成本”埋单。

作者:慧超,微信-思维补丁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当下的很多人没有丝毫的感恩心。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