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改革的隱憂與人民付出的代價

Workers sew in a clothing factory in Bozhou in east China's Anhui province

白洛賓(Robin Brant) BBC駐上海記者

路旁的電動車廠不斷傳出惡臭,駱妍麗(譯名,Luo Yanli)擔心這些廢氣會影響到她的兩個孩子。

余先生(譯音,Yu)則擔心中國政府將針對一些未能發展起來的國營企業,解僱數以百萬計的員工,令他們被「拋棄」,就好像他十五年前所經歷的一樣。

馬克‧溫伯格(Mark Weinberger)擔心中國堆積如山的國債有觸發破產的可能性,影響其跨國企業下幾千名在中國工作的員工。

三人分別住在中國不同的城市,不約而同地稱支持中國實行深化經濟改革,但他們的故事揭露改革背後的憂慮以及可能引致的後果。

擔心健康

艷麗住在中國南部的深圳市,初春的晚上仍然溫暖濕潤,但她在家裏都不敢開窗,因為比亞迪電動車廠不斷傳來濃烈的氣味。

「我們買這個單位時,發展商告訴我們這家工廠會搬到別處,但搬來後,情況遲遲未有改善。」她說。

Luo Yanli
妍麗擔心工廠廢氣會影響到她的兩個孩子。

連串示威後,這家工廠曾被徹查多次,工廠安裝了一些密封不透氣裝置,防止氣味擴散。當地人告訴我們,工廠部分生產線已經移至別處。

她說:「氣味太濃烈,嚴重干擾我們的生活。」她手抱小兒子,女兒則在旁邊玩弄膠叉。

他們和附近鄰居也不知道這些氣味會否帶來危險,他們在家中安裝空氣淨化機,期望吸走這些傳入來的臭味。

這家工廠屬於世界最大的電動車生產商——科技界龍頭比亞迪。中國希望比亞迪在電動車及車輛電池方面,能夠在市場搶佔一大席位。

大力推動汽車電動化並不單純是行業策略,也是試圖應對中國嚴重的污染,當中最顯著是空氣污染問題。

鼓勵基建、針對生產商-特別是外資企業的嚴厲配額需求。這些都是北京政府致力讓國家經濟減少依賴政府投資及廉價出口,而改為發展較先進、可持續發展為本、並且以消費帶動的經濟。

我問妍麗,用臭味和廢氣來換取發展值不值得?她認為值得。

可是,窗戶牢牢地關閉著。

適者生存

在三千公里外的瀋陽,計程車司機余先生載著我時,指向一處地方,說那兒以前有一家煉鋼廠,他曾經在那兒工作。但煉鋼廠早已變成汽車代理商和住宅大廈。他以前經常穿過的大閘,現在已經是用作銷售凱迪拉克汽車。

十五年前的國家經濟改革開放下,他被遣散,獲賠約五千美元的一年工資。

Mr Yu
15年前被遣散後,余先生當上計程車司機。

我問他這城市有沒有甚麼地方,和他在煉鋼廠工作時期是一樣的?時隔多年,提起這個,他亦顯得有點激動。

他說他是被政府「拋棄」的人,除了賠償之外,沒有其他支援,也沒有接受其他工作訓練。

後來,他生了兩個孩子和考了計程車牌照。

他深信改革可以為市場帶來競爭。

「我認為這是適者生存的問題。」他說:「有些包袱是要放下來了,但問題是民眾是否應該安置得更妥善?」

A construction site in Shenyang
遼寧省是中國經濟表現最差的省份。

他們都聽過瀋陽工人「被安置」的消息。

遼寧省目前是中國表現最差的省分,曾經是生產重地,目前依靠煤礦和鋼鐵業支持國家的「鐵鏽地帶」,去挽救城市經濟,未來亦即將有第一間民營銀行,名為「振興」銀行。

離開汽車代理商以及大型商場,我們來到瀋陽的利生華園附近,這兒的大街堆滿了胡亂丟棄食物和垃圾。

其中一座殘破的住宅大廈底層的凸窗,有一個自製的鴿舍。那兒是附近煤礦工人的宿舍。

中國正面對傳統產業長期產能過盛的問題之際,亦逐步棄用煤礦去暖家和支撐經濟。許多煤礦已經封存。

一個公交司機在利生附近的醫院外對我說,他過往一天駕駛公車來回礦場17次,現在僅餘下7次。

「許多人都退休了,但企業無法聘請新員工,因為薪水太低,沒有人想來這兒。」他說。

日落時,一個賣生果的女攤販說,她的生意在過去兩年下挫3成,稱因為這附近的工人薪水愈來愈少。

市場老闆說,過往客人每天都買豬肉,但現在每次買肉,都要分開兩三天來吃。

在當地大部分人也不願意走到咪高風前說話,包括一位退休礦工,他稱有些人的收入已經跌了一半。

繼續增長

余先生所提倡的適者生存,目前無跡象顯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意走到這一步。習近平政府幾年前承諾提升市場力量,讓市場力量起「決定性的角色」,但似乎這個承諾繼續只是一個承諾。

數以千計的工廠被關閉,主因不一定是生產力欠效率,其中一些是因為其污染的效應。

中國的國營企業在多個行業中也進行了整合,銀行(近乎全都是國營)亦會介入一些最受財困的企業,以股權協議借錢給它們抵債,近乎是出面救濟。

不過,目前中國未出現倒閉潮,因為政府致力維持社會穩定。但集中性的失業潮,或許會引發更多示威,威脅社會安定。

2016年,中國低息貸款和政府支出上升,政府沒有向那些低效率的國營機構開刀,它們是要更多低息貸款,但息口也是更低。

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仍在增長,幅度羨煞許多已發展國家。去年中國經濟增長為6.7%,增長速度放緩,預料會迎來平穩期。

債務泡沫?

不少人認為,負債和風險混合起來,會在中國觸發一場經濟災難。

但安永會計師事務所的行政總裁馬克‧溫伯格(Mark Weinberger)不認同。安永是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之一。

Mark Weinberger
「我未見到有迫在眉睫的災難。」安永行政總裁馬克‧溫伯格說。

「我未見到有迫在眉睫的災難。」他在上海對我說:「中國的增長仍然足夠抵債。」

也許是因為他能夠向中國第二大城市的市長提供意見,所以如此樂觀並不出奇。

但溫伯格警告,沒有人可以自滿:「當債務愈滾愈大,成本之高,超逾經濟增長,那就會衍生出問題。」

中國國債高企,目前約為每年經濟產量的260%,預計會進一步上揚。更令人擔憂的是這些債務均由國營企業承擔。

具風險的措施也在增加,特別是圍繞「影子銀行」的行業。北京亦留意到有關問題,所以早前打擊保險市場,針對一些知名的私營企業,指它們籌集資金的方式風險太高。

紐約的華道夫——阿斯多裏亞、德意志銀行、地中海領樂部及伍爾弗漢普頓流浪足球會等等,如果公司持有或擁有上述公司股權,都是目標之一。

這些措施把船穩定了,但或許只是表象。

其他更重大的改革仍未發生,例如金融市場改革、偏遠土地改革,以及戶籍福利制度改革等等。

但明顯有所改變是,在中國國企之上,進一步深化黨的角色。近日有消息指,一些外國企業,或合資公司被要求在重大商業決定上,給予共產黨平等話事權。

習近平即將展開第二屆任期,面對著中國經濟上許多挑戰,而北京其中一個手段,就是要強化黨在生產要素上的控制。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