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中文媒体言论自由空间紧缩——温哥华《环球华报》副总编报道刘晓波逝世被炒

 

2017106huanqiu.jpg (425×286)
图片说明:加拿大主流英文媒体The Globe and Mail 《环球邮报》刊登《被解职的中文报纸编辑在卑诗省入禀人权投诉》(Dismissed Chinese newspaper editor files human-rights complaint in B.C.)的新闻。

2017年9月10日,加拿大英文主流媒体《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发表了标题为《被解职的中文报纸编辑在卑诗省入禀人权投诉》(Dismissed Chinese newspaper editor files human-rights complaint in B.C.)的新闻,随后仅有为数不多的几家华文媒体作出跟进,也报道了温哥华一家规模不大的中文免费报纸《环球华报》在今年7月13日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后,《环球华报》内部因报道该事件而产生的风波,最终导致在《环球华报》已经任职长达十一年、担任报社副总编辑的金雷先生被解职的事件经过。

温哥华中文报纸《星岛日报》报道,金雷在接受采访时称:“当时7月14日的版面已经排好了,在大陆新闻栏目,有一则有关刘晓波逝世的新闻,仅仅是报道一个事实,讲述一个事件,但是在我拍板签字交印之后,司晓红却连夜赶到印刷厂,撤回已经制好的版面,同时通知美工编等人员,临时改版。” 金雷出示的7月14日《环球华报》被改版前A9版大陆新闻栏目的照片显示,原来标题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病逝 加拿大外长表哀悼》的报道,但在报纸出版时已经被替换成《苹果投资10亿在华建数据中心 中国用户数据将储存在国内 贵州有望成中国大数据中心》的新闻。

“我感到十分惊讶,一种受到侮辱的感觉,以前社长参与意见,都是在排版之前,我们一般也会尊重她的意见,但这次完全不同,我定好的版面,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改动了。”金雷表示,在震惊之余,他当即在公司内部的微信群发了一段讯息,质问是谁篡改了报纸版面,结果社长司晓红承认是她所为:“她还问我为何事先不与她商量,就发刘晓波的报道……”

《星岛日报》报道称:《环球华报》社长司晓红在9月11日回复该报的查询时一再表示,解雇金雷与政治无关,她说:“报社出于自身人员调配的考虑,做出遣散金雷先生的决定。做出这一决定是经过长时间考虑的,并不存在突然决定。金先生的离开与刘晓波逝世的新闻之间也没有任何联系,完全是报社出于自身人员调配的考虑,没有其他因素。”至于为何要在最后一刻将刘晓波的新闻撤下,改换成其他新闻?司晓红又强调称,任何媒体都有自己选择报道新闻的角度和方式:“本报在这件事情上选择了不报道。”

加拿大英文媒体《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在报道中则称,这不是《环球华报》第一次因“政治不正确”而做出此类决定:“《环球华报》也是同一家报社,在去年该报专栏作者高冰尘因为批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训斥加拿大记者提问中国人权问题的文章后,取消了他的专栏。”(Global Chinese Press is the same publication that last year cancelled Gao Bingchen's column after he criticized China's Foreign Minister Wang Yi, who berated a Canadian journalist for asking about China's human-rights record. )

“高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金先生被辞退和他自己的专栏被取消,都说明中国对海外华文媒体的影响力在与日俱增。他指责《环球华报》此举是为了向中国政府‘表忠心’”。(Mr. Gao said in an interview that Mr. Jin's dismissal and the cancellation of his own column is an indication of China's increasing influence over the overseas Chinese-language media. He accused Global Chinese Press of trying to show its "loyalty"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

“高先生说道:‘中国大陆对海外中文媒体的影响力不断增加,使得这些海外报纸在处理这类新闻时,主动站队到与中共喉舌所采用的同样标准之上。’”《环球邮报》报道称。("Mainland China's influence on Chinese media is growing," Mr. Gao said. "The newspaper tried to declare its position through dealing with these issues that it has the same standard as the media organ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

温哥华《星岛日报》在报道该新闻时也称:“曾经担任《环球华报》总编辑的黄运荣认为,之前在该报任职期间,曾经报道过许多敏感议题,他对目前发生的事,感到惋惜。”黄运荣先生的言下之意,是不是也在感叹和惋惜今天海外中文媒体的言论自由度所遭受的影响和限制?

在温哥华众多的中文媒体中,部分媒体近年来争先恐后争当起“党和政府”喉舌的现象,早就屡见不鲜。有些身在民主、法治和自由世界的媒体人也已经完全忘记了身为新闻工作者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忘记了新闻事业的公正性和严肃性。像为搏取眼球的《华尔街出了大事,美国的好日子结束了》、《刚刚,华为向美韩开了一枪,举国沸腾》、《F22彻底栽在中国 美军目瞪口呆》、《德国媒体预测中国未来30年 惊呆了》这些完全依靠意淫、带有浓重宣传色彩的新闻标题充斥着海外华文媒体的新闻版面,有些目的晦涩的新闻,却被国内媒体称为“外媒”报道而广泛传播。事实上,来自中国的党和政府在意识形态上的影响力,也正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在向世界的每个角落延伸。

2016年1月3日在人民网成立二十周年的时候,就有与人民网具有合作关系的、涵盖报纸、电台、电视、网络等逾百家海外华文媒体向人民网发来祝贺,这些“外媒”从地域上看,分别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直至肯尼亚、希腊、委内瑞拉、印尼、泰国、缅甸等国家,除了朝鲜,几乎覆盖了整个世界。由人民网倡导的“不忘初心 走向明天” 的活动,此时此刻正通过这些媒体,热度“逐渐蔓延到海外各国华人社区”。

据报道,2016年11月12日,来自世界各地的六十多家华文媒体负责人齐聚中国海南省三亚市,参加了“海外华文传媒协会第五次年会”。会上,海外华文传媒协会主席刘成指出,加快海外华文传媒协会各分会的建设进程和继续与国内省市携手,推中国好形象,讲中国好故事,发挥好协会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刘成还提出,对媒体行业在生存和发展的严峻考验面前,就如何转变思想、调整思路,寻求一条符合抗风险、求生存、谋发展、增收入的新路子,充分发挥好媒体整合强大的资源共融发展,指出了他“耳目一新”的新思路。美国纽约商务出版社冰凌社长也做了题目为《当下华文媒体如何逆流而上顶风作案》的主旨演讲。人民日报海外版经营总监周军则在致辞中对海外华文传媒协会年度会议的召开表祝贺,并表达了“互动合作”的意向。可见,这是一个各方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和需求,所作出的“一拍即合”的行动。

时至今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还挂着这条报道:“2016年8月17日,驻温哥华总领事刘菲会见《环球华报》社长司晓红等人。刘总领事介绍了中加经贸往来和文化交流的相关情况,希望中文媒体更多报道当地华人华侨为加拿大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所做贡献,并提供更多资讯服务。”

真如刘菲所言,温哥华华文报纸《环球华报》社长司晓红所做的,正是用一条“正能量”的经济新闻,来取代原来副总编辑金雷已经签发付印的关于刘晓波逝世的政治新闻,看来这并不值得人们大惊小怪。

张智斌,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