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牌利劍真如鐵 而今換屆從頭越

即將召開的中共十八屆七中全會,多達十幾位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被一次性DQ,包括甘肅原省委書記王三運、保監會原主席項俊波、民政部原部長李立國、安監總局原局長楊煥寧等,數量之多將創歷史紀錄。雖然李、楊等人只受到降級處分,並未開除黨籍,但同樣難逃被撤銷中委職務。

在北京舉行的五年成就展覽透露,十八大以來已有四十位中央委員會成員被查辦,超過前三十年的總和。除了官方公布的十七名中委、十七名候補中委,尚有原司法部部長吳愛英、原武警部隊政委許耀元等「老虎」,已佔中央委員會總人數的一成以上。

還有相當多的幹部被調離重要崗位。作為政治中心的首都北京,市委常委中竟然無一名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或中紀委委員,成了「三無」市委。經濟中心上海,市委常委中也只有書記韓正一人是兩委(中委、中紀委)成員。這些都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曾幾何時,京滬兩市甚至都曾同時擁有不止一位政治局委員,如一九七七年十一大之後,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吳德、第二書記倪志福都是政治局委員。北京在十八大之後,曾一度擁有市委書記郭金龍、市長王安順兩位中委,市委副書記吉林、常務副市長李士祥、副市長陳剛、組織部部長呂錫文四位候補中委,可謂兵強馬壯。

後來呂錫文落台,王安順貶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書記,陳剛貶任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副主任,吉林、李士祥都轉到政協。如今成為「三無」市委,雖然是短暫現象,但也集中反映了五年來人事洗牌的超強力度,完全打破了原來設計的人事梯次接班格局。

人事洗牌 名副其實

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秦宜智發配至質檢總局,擔任排名墊底的副局長,成為史上最衰「團長」,同樣是打破了共青團長期被賦予的接班人功能。除秦宜智外,如大連市委書記唐軍貶任工商總局副局長,河北省委副書記趙勇貶任體育總局副局長,中國科協黨組書記尚勇貶任藥監總局副局長。副局長已成為貶官的常規標配,可謂名「副」其實。後三人原本都是京官,均在十幾年前就官升副部級,分別擔任人事部副部長、共青團中央常務書記、科技部副部長,之後下放鍍金,如今都被召回京城,徹底坐上冷板櫈,形同政治「軟禁」。

其他一眾團派大將,如河南省委副書記鄧凱、天津市委常委兼組織部部長尹德明、甘肅省委常委兼紀委書記張曉蘭、貴州省委常委兼紀委書記宋璿濤,也紛紛被調入京,安排到總工會、婦聯、供銷總社等邊緣衙門副職。這成為團派日薄西山的真實寫照。

九月份,西藏區委常委房靈敏調任廣西區委常委、紀委書記,原紀委書記于春生調離。至此,內地三十一個省區市紀委書記,無一人是中紀委委員。換言之,五年內,全國省級紀委書記被更換殆盡,有些地方甚至換了好幾輪。

能上能下 超常提拔

一五年七月,中辦印發《推進領導幹部能上能下若干規定》,除了腐敗被查及因責任事故被問責之外,不守政治規矩、不敢擔當、工作庸懶散拖等也都成為幹部調整的理由。實際為大規模幹部洗牌提供了制度依據,也埋下了現今大規模「能上能下」的伏筆。

有人能下,就有人能上。有人快速升遷,如中紀委秘書長楊曉超副部級兩年即升正部;有人頂格提拔,如原浙江省委副秘書長舒國增五十八歲直升中央財經辦副主任,超齡任職至六十一歲,又調任中紀委駐中央辦公廳紀檢組組長要職。十九屆中委和中紀委,可能將是近三十年變動幅度最大、更新率最高的一屆。

政情觀察員 白非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