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正把東盟拱手讓給中國嗎?

2017年8月8日菲律賓馬尼拉東盟外長會議閉幕式
2017年8月8日菲律賓馬尼拉東盟外長會議閉幕式

朱諾

兩個月前,日本媒體《朝日新聞》(Asahi Shimbun)的前主編船橋洋一(Yoichi Funabashi)在《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我們把東盟輸給中國了嗎?”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討論到,東盟國家曾經的“經濟發展靠中國,安全防務靠美國”的“雙層框架”外交結構正在失衡。

東盟作為一個聯合體,其經濟重心和安全防務的重心都已經明顯地倒向了中國,而美國並沒有意識到這一轉變的嚴重性。

船橋洋一作為一位日本人,在文章中處處提到的是“美國”,而在文章標題處用了“我們”,清楚地表達出美國在亞洲的盟友對於川普政府東南亞政策之不確定性的擔憂。

在其後的兩個月中,美國總統川普先後在白宮會見了兩位東南亞國家的領導人,一位是腐敗醜聞纏身的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美國司法部目前仍在調查與他相關的馬來西亞“一馬發展公司”(1MDB)的貪腐案件;另一位是泰國總理巴育,他於2014年發動軍事政變、推翻了民選政府而上台。

這兩位領導人都來自美國曾經的“盟友國家”,都曾因各自的“污點”被奧巴馬政府所疏遠。而川普總統仍然“不計前嫌”,在白宮接待他們,其用意再明顯不過。但是,在觀察家們看來,美國的這些舉動似乎收效甚微,美國確實正在失去其在東南亞的影響力。

不計前嫌,美國優先

據馬來西亞《星報》(The Star)報導,川普在會見納吉佈時,盛讚了對方在伊斯蘭國(ISIS)問題上的堅定立場,以及與朝鮮斷絕貿易往來的決定,隻字未提“一馬發展公司”的案子。而納吉布則承諾,馬來西亞將購買33架波音客機,並可能在不久後增加採購25架波音737。此外,馬來西亞還將從政府退休基金中撥出30億到40億美元,投資美國的基礎建設項目。

而在會晤泰國總理巴育時,川普也提到,希望泰國多購買美國產品,減少貿易逆差。巴育在訪問結束回到泰國後,向當地媒體表示,川普並未問及泰國回歸民主選舉的時間表,“是我主動提到泰國的政治形勢,並強調政府會依照既定的路線圖,推動民主進程。政府會在明年宣布下一屆大選日期。”

儘管多家美國媒體和人權機構都希望川普總統在上述會見中強調“民主和人權等美國價值觀”,但顯然,貿易和經濟成為雙方會談的主要議題。美國智庫蘭德公司亞太政策中心的政治學家兼副主任哈羅德(Scott W. Harold)曾預測:“川普總統將利用這些會見來伸張其'美國優先'的原則,並重點關注亞太地區的安全威脅,如北韓,以及中國在南中國海的野心。”

川普總統確實在與巴育的會談中提及南中國海的問題,卻被巴育四兩撥千斤地帶過去了。據泰國《世界日報》報導,巴育在回到泰國後對媒體表示:“我告訴了川普總統,泰國把中國視為朋友,中國對於泰國的經濟發展有著至關重要的意義……泰國不是南中國海領土問題的聲索國,沒有直接聯繫,但泰方支持該地區的和平發展……東盟各國也希望美國保持中立角色。”

傾斜的東盟

在一年前的東盟峰會上,東盟十國未能就南中國海爭議問題的表態達成共識,其中,柬埔寨和老撾站在中國的立場上,即認為南中國海問題是聲索國之間的問題,東盟不應作為一個整體在這一事件中選邊站。一年之後,泰國總理巴育對媒體的表態已經明確顯示出,泰國的立場也已倒向中國一邊。

實際上,這一年來,東盟國家在中美之間尋求外交平衡的立場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柬埔寨愈加“反美”並“中國化”;菲律賓自杜特爾特總統上任以來,外交政策發生了180度的轉彎;緬甸在受到國際社會對其有關羅興亞難民問題的強壓下,已經與西方漸行漸遠;新加坡的智庫也開始重新審視國家的外交政策,質疑政府沒有隨地緣政治格局的改變而調整自己的策略。

新加坡一直是美國在東南亞最強有力的盟友,曾經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歡迎美國重返亞太地區,以製衡中國的快速崛起。因此,中新兩國關係曾一度趨冷,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沒有被邀請參加今年5月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峰會。然而,新加坡國內迅速做出了政策調整,在今年6月的香格里拉對話會議上,新加坡國防部長直言批評了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的行為,並表揚了中國“成為亞太地區貿易的領頭羊”,而且,他隻字未提中國在南中國海進行的活動。

今年8月在菲律賓舉行的東盟部長級會議上,除了越南仍在“孤軍對抗”以外,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基本沒有受到任何其他東盟國家的壓力,菲律賓德拉薩大學(De La Salle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理查德·海達里安(Richard Heydarian)在香港《南華早報》上撰文指出:“中國是東盟峰會上的明顯贏家。”

多米諾效應

讓船橋洋一最為擔憂的,並非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等貿易問題,而是“美國對亞太地區安全事務的承諾變得越來越模糊不清”。他以中國在馬來西亞的馬六甲興建港口為例,指出“中國非常了解這個港口將來用作軍事目的的潛力”,而中國與馬來西亞越來越近的關係直接威脅了新加坡在馬六甲海峽的重要地位,也威脅著美國進入這一地區的切入點。

去年11月,納吉布曾經宣布,馬來西亞皇家海軍向中國購買4艘軍艦,這是該國歷史上首次向中國購買軍事裝備,是馬來西亞國防部一個新的里程碑。觀察家們曾分析稱,這筆交易或許標誌著吉隆坡在安全防務領域開始疏遠華盛頓,而轉向北京。

中國與東盟國家的安全合作並不僅限於馬來西亞,今年以來,中國已經向菲律賓援助了兩批先進武器,用以支持菲律賓對付南部恐怖分子的武裝。泰國也與中國簽署了從情報共享到打擊跨國犯罪在內的軍事合作協議,以及增加兩國空軍聯合軍事演習的意向。

船橋洋一在文章中指出:“如果中國控制了南中​​國海,便極可能尋求加強與東南亞國家的安全合作。這將以犧牲這些國家與美國的安全關係為代價,使東盟成員國在未來區域外大國的潛在衝突中,難以堅持'不選邊站'的原則。”他認為:“不選邊站的東盟之道”是這些國家精明的生存策略。但是,這一原則的存在空間正在迅速縮小,其根源是“對美國撤出這一地區的恐懼”。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菲律賓、泰國和馬來西亞正在以多米諾骨牌的形式向中國傾斜。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