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磚未褪色,再創「金色十年」

 

金磚五國領導人聚首廈門舉行了第九次會晤, 並通過《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宣言》,為加強金磚夥伴關係、深化各領域務實合作規劃了新的藍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演講中反駁了「金磚褪色論」,指出受內外複雜環境影響,金磚國家發展難免遭遇不同程度的逆風,但是不斷向前發展的潛力和趨勢沒有改變。

超訊Oct
《超訊》2017年10月號

站在第二個「金色十年」的起點上,金磚五國領導人在9月3日至5日聚首中國廈門舉行了第九次會晤。此次全球為之矚目的廈門會晤通過了《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宣言》,就金磚經濟合作、全球經濟治理、國際和平與安全、以及人文交流與合作展開討論,重申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的金磚精神,全面總結了金磚合作十年來的成功經驗,為加強金磚夥伴關係、深化各領域務實合作規劃了新的藍圖。

BRICS,一個重新排列字母的自創單詞,讓原本無關的五國在短短數年間走到一起,組成全球最重要的新興經濟體組織之一。2001年底,奧尼爾發表高盛全球經濟報告第66號、名為《打造更好的全球經濟金磚》(Building Better Global Economic BRICs)的報告,首次公開提出「金磚」概念。
包括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在內,這個地理位置相隔遙遠、分散的組織,自2007年至今的十年間,經濟總量在世界經濟中的比重從12%上升到23%,亦形成了全方位、多層次、多領域的合作機制,為完善全球治理注入新的動能。此刻,他們身後代表的是全球42%的人口、全球GDP的23%,2016年對全球經濟的增長貢獻了50%。這個「結伴」而不「結盟」的組織,一直未走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出席會晤首日舉行的金磚國家工商論壇開幕式時,呼籲金磚五國拓展金磚影響,構建廣泛夥伴關係,發揮自身優勢和影響力,促進南南合作和南北對話,匯聚各國集體力量,聯手應對風險挑戰。此外,習近平還在會上對金磚國家十年來的發展成果和經驗進行了全方位總結,並對外界「金磚褪色」的質疑聲進行了有力的回應。

2017年金磚國家工商論壇組委會主任、中國貿促會會長姜增偉指出,本屆論壇規模大、代表多,創下金磚國家工商論壇歷史之最。「本屆論壇參會總人數將達到1200人,其中工商界代表1069人,中方和外方約各佔一半。參加企業632家,中方372家、外方260家。除了金磚國家企業,包括美國、英國、德國、法國等國家的知名企業也報名參加,世界500強企業中近80家參加。」

會晤次日晚9時許,新華社發表《廈門宣言》全文,外交部網站也刊出宣言全文。作為金磚五國領導人廈門會晤的成果性文件,71條條款、1.2萬字的宣言從金磚五國的歷史回顧,到經濟務實合作、全球經濟治理、國際和平與安全、人文交流合作等方面展望金磚國家發展前景。

廈門會晤快要進入尾聲之際,習近平在5日中午舉行中外記者會,介紹了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和新興市場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對話會情況。當提到新興市場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對話會時,習近平表示,對話會發出深化南南合作和全球發展合作的強烈訊號。各國領導人一致認為,應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完善全球經濟治理等發揮更大作用,深化南南合作,打造「金磚+」模式。

會晤期間,中方舉行新興市場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對話會,金磚國家和埃及、墨西哥、泰國、塔吉克斯坦、幾內亞的領導人應邀出席,「金磚+」朋友圈的合作模式得到廣泛認同。

金磚加「一帶一路」 形成抱團效應

近年來,除中國、印度外,其餘三國(俄羅斯、巴西、南非)經濟疲態畢呈,甚至在衰退邊緣徘徊,影響力大不如從前。國際輿論開始唱衰「金磚」。

習近平在工商論壇開幕演講中回應了「金磚褪色論」,「有人看到金磚國家等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增長出現起伏,就斷言金磚失色、褪色。毋庸諱言,受內外複雜環境影響,金磚國家發展難免遭遇不同程度的逆風。但金磚國家不斷向前發展的潛力和趨勢沒有改變。我們對此充滿信心。」
習近平坦承,五國在國情、歷史、文化等方面存在差異,合作中難免遇到一些分歧,但只要堅定合作信念、堅持增信釋疑,就能在合作道路上越走越穩。

三天會議後,中國宣佈在南南合作援助基金投入五億美元, 幫助其他發展中國家應對飢荒、難民、氣候變化、公共衛生等議題。另外,中國設立首期八千萬美元的經濟和科技合作計劃,並向新開發銀行捐贈四百萬美元。

此外,中國政府推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與金磚國家合作機制有不少重疊之處。與同樣在全球化、多極化背景下展開的「一帶一路」計劃相比,中國在金磚國家合作項目投入的資金規模上雖有差距,但「一帶一路」的實踐能給金磚國家的組織形態提供借鑒,在合作機制上可起示範作用,兩者協同起來還能形成抱團效應。

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儲殷認為,金磚國家機制對接「一帶一路」建設是大勢所趨。不同於傳統的經濟合作機制,金磚國家機制是一個全新的模式。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後來加入的南非,它們之間的聯合,是對傳統經濟合作模式中,老牌發達經濟體主導的一次改變。金磚國家機制出現與發展的進程,同「一帶一路」的出現相得益彰而又相互促進。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的金磚精神,與「一帶一路」共商、共建、共享的建設理念不謀而合。二者實現深度對接,是發展過程中的大勢所趨。

復旦大學特聘教授、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分析表示,我們要在特定議題上跟不同的發展中國家合作,這樣一來,「金磚」就跟「一帶一路」倡議結合到一起了,我們就有了兩個抓手,二者可以互相促進、互相推動,這樣一盤大棋就活了。

中印關係、反恐成關注熱點

距離金磚會議開幕僅一周時間,中印兩國結束了從6月18日開始持續72天的在洞朗的軍事對峙。這也讓中印關係成為此次會議關注的焦點之一。

9月3日晚,印度總理莫迪乘專機在大雨中抵達廈門,並如期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大範圍會議。按照主辦方公開的會議日程,莫迪今日與習近平進行雙邊會談。有媒體分析認為,此次莫迪訪華或許會緩和僵局,平息危機。歷經中、印邊境軍事對峙,中、印兩國元首此次順利會晤凸顯金磚峰會的外交功能。

金磚會議發表《廈門宣言》,會議期間,朝鮮試爆氫彈,因此《廈門宣言》特別針對「朝核危機」、「反恐」議題,達成堅持朝鮮半島無核化目標、堅持打擊恐怖主義等共識。

《華盛頓郵報》稱,儘管中國和印度已結束緊張的邊界對峙,但兩國長期競爭還是引發了人們對金磚國家間是否能展開有意義合作的討論。

台灣師範大學國際與社會科學學院副教授施正平分析表示,與過去鄧小平時代韜光養晦、絕不出頭的風格截然不同,習近平在金磚會議上展現了新的外交模式與風格,超越了過去大陸政治和軍事結盟的老套路,建立了「結伴不結盟」的新關係;超越了以意識形態畫線的老思維,走出了相互尊重、共同進步的新道路;超越了你輸我贏、贏者通吃的老觀念,實踐了互惠互利、合作共贏新理念。
此次會晤發布的《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宣言》中,71條內容幾乎覆蓋了當前世界全部問題,其中關於國際和平與安全的內容達24條,其次才是經濟務實合作,22條。

「24項國際安全問題文件的提出是空前未見的,倡導共同、合作、可持續的綜合安全觀是宣言如何更制度化、機制化的表現。在國際和平與安全方面,巴西、南非提出情報論壇,這一點非常值得關注。」現代國家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前所長陳鳳英對此表示驚訝。

金磚助力廈門城市建設

毋庸置疑,此次金磚五國領導人會晤給峰會主辦城市廈門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不僅為廈門的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對外貿易等方面帶來更多發展契機。更讓其城市地位也上了一個新台階。

金磚為何花落廈門?除了眾所周知的環境宜人、顏值高、會展經驗豐富、城市建設完善之外,深化兩岸交流合作的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節點城市、自貿試驗區等幾個重大戰略同時惠及廈門,這在全國也屬少有。

一個不容忽視的因素,廈門是習近平仕途中的重要一站。習近平在9月3日的金磚國家工商論壇開幕式演講時提到,「1985年來到福建工作, 第一站就是廈門」。在福建省工作近18年之後,他曾說:「我人生中美好的青春年華是在福建度過的。」

去年,舉足輕重的G20峰會在杭州舉行,這也是深深影響習近平仕途的地方。雖然廈門、杭州都不是一線城市,但習近平從政之路上,都在兩個城市留過痕跡。金磚峰會和G20峰會是習近平外交成績單上的重要項目,在這樣的背景下,這兩個城市負責接待各國領袖政要,也屬是有理可循。據了解,藉由這次金磚峰會,廈門投入包括交通、綠美化、商業綜合體等大量軟硬體建設,總計高達數千億人民幣。「鷺島」廈門全面升級,成為繼北京、上海、杭州(去年G20)後,另一個舉辦過大型國際會議的城市。

早在金磚會議進入倒計時100天的時候,廈門市委書記裴金佳曾通過記者會表示:「在金磚會晤的籌備過程中,我們認真貫徹中央的指示要求,我們的辦會理念是節儉、務實、少擾民,增強百姓的獲得感。」

根據裴金佳介紹,廈門把金磚的籌備工作和去年颱風「莫蘭蒂」的災後重建工作結合起來,除了一號線以外,2016年還動工了四條地鐵線,現在有五條地鐵在全面動工當中。此外,金磚會晤的主場館和酒店都是現有的資源,個別地方加以提升和改造。

隨著金磚會議的結束,廈門也開始進入「後金磚時代」,金磚對廈門發展的巨大助推作用也還在持續彰顯。在9月21日開始的廈門國際投資貿易洽談會上,海滄區總共有三個市級簽約項目和10個區級簽約項目,總投資額超過160億元,涉及老百姓衣、食、住、行、用、醫療等各個方面。而作為「廈洽會」的重頭戲,今年國際投資論壇也以「開啟金磚合作、金色十年」為主題。

文/王亞娟,《超訊》2017年10月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