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面人看習近平新時代

如果習近平的新時代以中共十九大為起點的話,這個時代要延續多少年?中宣部高官曾表示,十九大「不僅管今後五年,還要管今後二三十年」。這可能是對習近平新時代的年期最直接的表述。但問題有二:其一,沒有民主制度約束,中共黨內從來不乏野心家、陰謀家,不乏習近平深惡痛絕的「兩面人」,他如何辨別、挫敗他們的政變,延續自己的權勢?其二,毛澤東時代是職務終身制,鄧小平則以指定接班人甚至隔代接班人延續其權勢,習近平將採何種模式?

習近平時代自設年期30年

8月初,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在一場小型媒體見面會上說過,中共十九大要解決一系列重要問題,「重要的是,不僅管今後五年,還要管今後二三十年。」這無異於給習近平時代或習近平思想劃出了「有效期」。而按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描繪的「兩步走」藍圖,前15年要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後15年要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現代化強國,這表明他自我設定的年期是30年。

十九大無疑將成為習近平時代、習近平思想的起點,但黨政軍大員、新舊媒體近日爭相擦鞋之際,無論是官員、市民私下交流時的揶揄,還是社交網站的熱嘲暗諷,都顯示山呼萬歲只是一場騷,甚至不如當年向毛澤東唱忠字歌、跳忠字舞時的真假摻雜,也令人覺得,習近平時代並不是毛澤東、鄧小平的個人崇拜時代,而是當面唱聖歌、背後罵皇帝的時代,而是官民都是表裏不一的「兩面人」時代。

習近平在主政前曾痛批「兩面人」官員「台上台下兩個形象,人前人後兩種表現」,去年在中紀委全會上更把「兩面人」與黨內野心家、陰謀家拉在一起批判,聲言「必須及時把他們辨別出來、清除出去」。諷刺的是,習近平越急於確立自己的黨內地位、歷史地位,造神步伐越快,「兩面人」就越多。

很難想像,如果在中共十八大晉升「王儲」的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也是「兩面人」,還有多少黨政軍大員不是「兩面人」?假設習近平時代為30年的話,他未來30年最大的挑戰恐怕就是如何辨別、清除「兩面人」,以確保其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走樣、不變形,以確保其權力不被架空、不被推翻。

第一個接班人難有好下場

其實,習近平無論是選擇終身制或指定接班人以延續習近平時代,都要面對接班人是否「兩面人」的問題。中共建政68年,無論前半段的毛澤東時代,還是後半段的鄧小平時代,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他們不斷打倒自己的接班人。毛澤東打倒了劉少奇、林彪,林彪後來更被形容為「當面喊萬歲、背後下毒手」的兩面派。鄧小平打倒了胡耀邦、趙紫陽,指定的江澤民、胡錦濤,似乎也將與毛澤東臨終指定的華國鋒一樣成為過渡人物,江澤民未創立自己的時代,胡錦濤更未能奪得「核心」封號。

習近平會否在十九大首次指定自己的接班人?如果其親信、現任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真的躋身政治局常委成為「王儲」,至少對陳敏爾來說不見得是好事。無論是毛澤東、鄧小平對接班人挑三揀四的歷史,還是「王儲」因身份敏感成為權鬥的眾矢之的,第一個被指定的接班人都難有好下場。

不過,習近平要延續自己的新時代,在毛澤東、鄧小平的模式之外,或者有第三個選項。2013年3月,習近平訪問俄羅斯時曾對總統普京說:「我覺得,我和您的性格很相似。」或許,選擇與普京的總統-總理輪換制相似的權力旋轉門,也是習近平克服任期障礙的途徑之一。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