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後台港政策新思路



北京不反對台港兩地民主發展,但強調不能搞分離主義和引進外國勢力。台港一些反對派將反共變成反華來對抗北京只是徒勞。台港的真正民主派都有中華情懷,與中共改革派有共同語言。

中共十九大之後的台灣與香港政策勢將面對新的思路。習近平對於台獨與港獨,都是零容忍的態度,沒有任何妥協的餘地。他在總結過去五年的工作成績時,強調「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牢牢掌握憲法和基本法賦予的中央對香港、澳門全面管治權,深化內地和港澳地區交流合作,保持香港、澳門繁榮穩定」。在談到台灣問題時,習近平說:「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加強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實現兩岸領導人歷史性會晤。妥善應對台灣局勢變化,堅決反對和遏制『台獨』分裂勢力,有力維護台海和平穩定。」

這是北京的原則。香港的「一國兩制」與「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權」都是同時並舉,不可偏廢;而對台灣強調「反對和遏制台獨」,但也重視「有力維護台海和平穩定」,甚至不忘提到「習馬會」——「實現兩岸領導人歷史性會晤」,而沒有各方早先預測的「武統」或「統一時間表」。

其實在處理台港兩地的反對派與民主發展的問題時,只要不是搞分離主義,不損害國家主權,北京從來沒有反對。在台港的反對派心中,認為北京對於民主政治是視為洪水猛獸,遏止唯恐不及,但其實是過度簡化的看法。因為共產黨內部,在黨建的問題上,重視提升民意代表性,避免成為與人民脫節的政黨。台港的一些民主派最後走上了分離主義,讓中共強硬派對於台港的民主抱有戒心。但這並不表示黨中央反對民主,而是重視如何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在「一個中國人的立場」來推動民主。

台灣的民主發展,曾與黨外運動密不可分。黨外一些先鋒,儘管反對國民黨,但卻深具中華情懷,從蔣渭水、雷震、黃順興到許信良、張俊宏等民主鬥士,都不會只求台灣一地的發展,而是以神州大地的命運為己任,胸懷中華文化,放眼寶島繁榮發展,與中國大陸的民眾同呼吸。這些黨外大將,可以與中共改革派找到共同的語言。近年中國推動市場改革,追求社會公正,都會讓台灣的改革派產生共鳴。他們肯定不會同意台灣的「深綠」派系將反共變成了反華,要「去中國化」,要在中學的課綱將「唐宋八大家」古文删減,視為「封建餘孽」,或是如行政院長賴清德等要將英文訂為台灣的官方語文。這都是民進黨的錯誤路線,被李登輝等日本「皇民派」所誤導,走上了台獨的不歸路。

香港的民主發展,也有類似情況。過去的民主派,從司徒華到張文光到曾健成(阿牛),都參與保釣運動,都有強烈的中華民族主義情懷,不會同意高舉英國米字旗的港獨勢力,也對搞「驅蝗運動」、「鳩嗚運動」、要仇視中國人的所謂民主派,難以苟同,尤其是那些年輕的所謂反對派領袖,因為反共而反對中國的一切,甚至用日本軍國主義口吻的「支那」來形容中國,都讓香港的真正民主派痛心不已。

但在香港佔中狂飆之後,在特首林鄭月娥上台之後,香港的泛政治化形勢逐漸改變,越來越多香港人重視中國大陸最新的創意與經濟的動力。他們不再用耳代眼,而是要真正了解中國的一切,了解這個十三億人的國家,正在成為全球最具創意的國家,在很多方面,甚至超越香港。中國的「新四大發明」——高鐵、移動支付、無遠弗届的網購、共享單車,都領先全球。

其實北京對香港的民主化不僅樂觀其成,還在黨內出現不少聲音,要讓香港的民主政治實驗,成為中國變革的試驗田。中國所關心的,其實是國家主權不會被外國勢力所左右,或是民主成為民粹,出現失控的場面。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所推動的政改方案讓五百萬港人有權投票選特首,唯一的爭議點是候選人要經過一千二百名委員的審核。這也許不是最理想的機制,但卻是民主的重要一步,也獲得大多數的港人贊成。中國大陸不少改革派認為,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一大突破,勢將對中國大陸其他城市帶來啟示。然而香港泛民主派勢力全力反對,結果政改毫無寸進,也讓中國大陸政改失去了香港模式的靈感。

台灣政治學者朱雲漢的研究發現,西方近年民主往往陷於民粹,被短期的利益所操控,政黨傾軋,不斷的扯皮,倒對方的台,後果是嚴重的內耗。證諸於美國、英國等西方主流政治的發展,都可以看到基礎建設大幅滯後、政府效率低下的毛病。

民主的機制在於作出權力的制衡,防止權力的傲慢與濫用,也是中國亟需的清涼劑。台港的經驗,如何在一個中國、旗幟鮮明反對分離主義的前提下,推動民主的建設,其實也是中共的民主建設,讓中國汲取台港的經驗,在制度的變革上,也可以彎道超車,實現「後發制人」的優勢。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