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與兩岸交流三十年

杭之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各方矚目的中共十九大將在明天揭幕,一般相信,這次會議將繼毛澤東時代、鄧小平時代之後,拉開習近平時代的歷史大幕。很湊巧,30年前的前兩天,國民黨政府宣布開放探親,打破「三不政策」,開啟兩岸交流的大門。在兩岸交流30年的基礎上,十九大之後,僵持的兩岸關係將怎麼展開,值得人們關注。

許多跡象顯示,十九大的召開,絕不僅僅是中共最高權力機構5年一次的例行會議、例行的人事更迭。更重要的,它可能預示著中共黨史一個全新變局的落實。

北京正形成新範式

從中共黨史來看,建國後的前30年,是毛主乾坤的時代。後30年,從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啟改革開放的序幕,到5年前習上台,基本上是鄧主導「以市場為取向的改革開放」的時代。這30年,雖歷經天安門事件的動盪,但開啟所謂「中國崛起」,經濟總量躍居全球第二,浸浸然已有大國之態,同時也造成貪腐、貧富差距、生態惡化、權貴資本主義……等等問題,而有不改革將「亡黨亡國」的盛世危言。5年前,具紅二代身分、知青下放經歷的習近平,就在這種企求變革的時代背景下上台。

這5年,習近平展開「全面從嚴治黨」、「反腐鬥爭」、「全面深化改革」、「強軍興軍」等「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逐漸集中權力,且在對外政策上不再「韜光養晦」,逐漸「有所作為」,全面開展「中國特色大國外交」。這同時,也改變了許多外界觀察中共政局發展、行事作為的規範、潛規則或慣例,例如,所謂「隔代指定接班人」還會存在嗎?人事更迭還「七上八下」嗎?幹部領導職務終身制會不會死而復生?而鄧小平主導的「集體領導制」看來正在被「一人領導制」取代,所以,習在短短幾年內就取得「核心」的地位,甚至「習思想」將被寫入黨章,成為黨的指導思想。換言之,在即將到來的時代,北京的政局,其結構、規範、政策方向等都正在形成新的「範式」(paradigm)。

更有甚者,在這新的一元化「範式」中,為了激勵像「民族的偉大復興」之類的民族主義召喚,以及「大國崛起」之光榮感,國家主義的色彩已不知不覺加重,國家機器對社會和意識形態的管控也趨向嚴峻,在國際事務上,也將更加有所作為。

這種種發展,在在說明中共政局的發展,已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儼然構成前30年、後30年、未來30年的格局,再以「兩個百年」作為歷史進程的標竿,並以此為使命。對這可能會有許多不同於前的發展變化,我們必須賦予足夠的關注。

處理兩岸結構歧見

很湊巧的,台灣政局的發展,這些年也發生了結構性的深刻變化,而這變化立基於不同於過去30年的社會變化。因此,兩岸交流30年,雖然寫下了兩岸從敵對走向和解的動人篇章,然而,過去由於雙方的相互諒解或美麗的誤會,對一些深水下的結構歧見「暫不討論」,暫時迴避了正面的衝突。但隨著兩岸各自的發展變化,兩岸的交流愈來愈走向深水區,這些結構歧見成了非處理不可的問題。只是,已經發生深刻變化的雙方,是否都已清醒地意識到這些變化的意涵?還是仍然停留在過去30年交流的思維方式?

如果雙方都只能停留在既有的思維範疇,甚或不幸地從不同面向各自執迷於不同的民族主義召喚,那麼,兩岸各自的變化發展,就不曉得會在什麼樣的時空產生什麼樣的交會了!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