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派何方去世 官方正面評價

江迅

何方小檔案
生於一九二二年陝西臨潼的一個農民家庭,父母都是文盲。何方畢業於延安外國語學校俄文系,抗戰勝利後到東北做地方工作,後進入外交部。一九五九年,被打成「張聞天反黨宗派」主要成員和右傾機會主義分子,下放農村改造。一九七九年平反後,調到中國社會科學院,後任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首任所長、中國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副總幹事,一九九八年底離休。何方晚年致力於中共黨史研究,出版多部著作及論文,也曾擔任《炎黃春秋》編委。



中共黨史專家何方突然離世,享年九十五歲,他與《炎黃春秋》前社長杜導正等中共老人,及胡耀邦之子胡德華等,力推中共政治民主化改革,是堅定的改革派。十九大前夕是政治敏感時期,但官方悼詞對他作出正面評價。

除了家人外,四五百朋友來到北京協和醫院外科樓告別室,向中共黨史專家何方遺體告別。誰都沒想到,小小的告別室竟然擠滿了人。他們大多是高級知識分子、中共政壇老黨員,這或許是他們對近來輿論嚴控的一種情緒宣洩。告別儀式於十月八日上午十時舉行,參與的有杜導正、胡德平、胡德華、杜光、章詒和、邵燕祥、蔣彥永、資中筠、鄭仲兵、章立凡、韓三洲、施濱海、老鬼、馬立誠、雷頤、吳思等。一百零一歲的前中組部副部長李銳因右腿疾患,難以行動,由夫人張玉珍和女兒女婿代為前來送別。

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的悼詞在北京知識分子圈引發熱議。悼詞在最後部分說,何方「在長期的國際問題和黨史研究中,始終保持獨立思考、時刻關注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精神,敢於直面歷史、反思自我」,何方「學識淵博,治學嚴謹,嚴於律己,務實求真。在他長期的學術生涯中,一貫重視科學的理論和方法,堅持實事求是,重視學術上的理論勇氣和創新精神,敢於提出和堅持自己認為正確的理論見解和政策意見,對人文社會科學的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

十月九日,九十四歲、《炎黃春秋》前社長杜導正對亞洲週刊說,中共十九大前夕是政治敏感時期,但整個告別活動沒有受到宣傳部門和公安部門干擾,日研所的悼詞「對何方的評價如此公正和客觀,出乎朋友們的意料,大家都還滿意。我估計上面沒有人拍板,這兩段話是寫不上去的」。

何方晚年與李銳、杜導正等中共黨內老人,以及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華等人,力推中共政治民主化改革。前不久的九月二十三日,他們還一起聚會。何方去世當天,杜導正聽到何方走了的消息,極為震驚而悲傷,他說,「十天前何方還做東,請我和李銳吃飯,叫我女兒(指杜明明)操辦的,大家暢談,非常開心,那天他還好好的」。他說,他與何方的友情綿延二十餘年,是「志同道合的老友」,何方是堅定改革派,是《炎黃春秋》的編委、顧問。他相信何方的精神不會被湮沒。何方突然走了,作為他的老朋友,覺得這是中華民族的一個損失,何方人品好,很正直。在中共黨史研究上,何方是思想家,是對黨對民族有利的老學者,特別是何方是獨一無二、首屈一指的張聞天研究專家。

著名作家、戲曲研究學者章詒和輓聯道:「十載契相知,猶覺蘭言在耳;今秋悲永訣,那堪月影招魂。」陳遠煥、丁東、邢小群的輓聯寫道:「審時代大潮,倡和平大局,面折廷爭真國士;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去蕪存菁太史公。」何方夫人宋以敏致辭時說,何方沒有遺憾,他的一生只有兩個字,一個「直」,一個「真」。

十月三日,何方治喪小組發出訃告: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副部級離休幹部,中科院日本研究所首任所長何方,於十月三日凌晨兩點十分逝世,享年九十五歲。據悉,身患冠心病的何方,十月二日晚在家裏感到不舒服,家人喚救護車將他送院,但何方在救護車送院途中,已沒有生命跡象。宋以敏說,丈夫離世非常突然,因此沒有遭受身體上的太多痛苦。她說,「何方的辭世有可能已變成『敏感問題』,他走得突然,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留言。他該做的事情已經都做過了、做完了,也做不動了。他有些事情還有些尾巴,我幫助他完成就是了」。

據悉,何方逝世後不久,中國官媒和門戶網站紛紛發布簡訊。不過,是日入夜後,早先的報道大多「消失」。官方的訃告式新聞報道中,還刻意迴避何方曾為張聞天秘書等史實。在朋友們心目中,何方雖未與體制完全決裂,但從未出賣良知,對於這位體制的「另類人物」,官方一直低調封殺其言論。

蒙受近二十年政治磨難

何方一生命運跌宕起伏。他生於一九二二年十月,陝西臨潼人。這位中國著名國際問題、中共黨史專家,曾任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長、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名譽博士。一九五三年,他撰寫的蘇聯反對個人迷信的報告,作為中共中央文件轉發;一九五六年參與中共八大政治報告部分起草工作;一九八零年參與起草調整一條線外交戰略的建議……他從上世紀五十年代起撰寫了《過渡時期國際形勢的若干問題》等論著,多次獲社科院論文一等獎。他最早提出當今時代是「和平與發展時代」的觀點,突破了在這個影響全域問題上的羈絆,為改革開放提供了一個理論基礎。

何方在中共執政後,擔任駐蘇大使和外交部副部長張聞天的秘書,在外交系統任職。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彭德懷張聞天等人反黨集團」事件中,何方成為反黨集團成員,蒙受近二十年政治磨難。一九七九年被平反後,何方調到中國社科院,一九九八年底離休。他曾公開批評毛澤東發動援朝戰爭是政治錯誤,對十月革命、遵義會議和延安整風等問題提出獨到見解。二零一六年,何方曾遭遇中國社科院紀檢部門要求,就其「問題」遞交解釋信。所謂「問題」,即何方主張的「民主社會主義」、「歷史虛無主義」和所謂的「仇視毛澤東」等。何方在遞交給中紀委的信件中,據理反駁當局對他的指責。他一直等待當局對他的處分通知,不過,始終杳無聲息,前不久,研究所還特意給他送來一些禮物慰問。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