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外交界普遍忧虑特朗普拒绝伊朗核协议的冲击与后果

图为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10月13日在白宫宣布不认证伊朗核协议之后 REUTERS/Kevin Lamarque国际社会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拒绝认证签署伊朗核协议普遍采取批评态度,各国外交界更为担心美国拒绝带来的不定因素冲击。一般认为,现在断言伊朗核协议已经死亡还为时过早。但对美国国会如何决定伊朗核协议的命运仍抱有谨慎和担心。

本台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出所料在星期五的国情讲话中正式宣布不签认伊朗核协议。不过,与特朗普早前曾威胁退出该协议的宣称有所不同,特朗普将该协议的处理后续,交由美国国会处理。按照美国法律,美国国会将在60天内作出决定,是否否决伊朗核协议。

美国是在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参加由联合国安理会其他常任理事国以及德国联合谈判,与伊朗结成伊朗核发展框架协议,以限制伊朗核发展在民用框架之内换取解除对伊朗的各种制裁。这一协议于2015年达成后得到联合国安理会认可。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拒绝签认伊朗核协议,美国国内以及国际均抱有分歧,国际界普遍批评特朗普的决定。

尽管英国是美国的盟友,但英国驻联合国外交官批评特朗普的决定。英国官员肯定伊朗核协议是一个好的协议,它为世界非核扩散带来积极意义。

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对特朗普拒绝伊朗核协议表达遗憾,他评价伊朗核协议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潘基文担任秘书长期间,联合国主持推动伊朗核谈判并最终达成协议。

外交界普遍对伊朗核协议的命运担心,认为应当维护伊朗核协议存活。

外交界还担心,特朗普拒绝伊朗核协议将导致全球核竞赛,诸如伊朗或朝鲜这样的国家更会寻求获得核武器。

伊朗核协议在美国的命运送交到美国国会决断。美国共和党尽管此前批评伊朗核协议对美国不利,但现在也担心美国独家撤出伊朗核协议造成负面后果,对美国不利。

美国民主党方面,批评特朗普的决定,民主党显示捍卫奥巴马在任的成果与遗产。但民主党不反对对伊朗施加更多的监督与惩罚的压力。

一般认为,现在断言伊朗核协议已经死亡还为时过早。但对美国国会如何决定伊朗核协议的命运抱有谨慎和担心。

伊朗对美国总统拒绝伊朗核协议做出谴责,并警告回击一切来自美国的挑衅和制裁。

 

法广RFI 小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