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山的錯誤是他完全看不到中國到眼裡只有中國

 

吳國光、徐友漁、胡平、陳小平、何頻
 
福山的錯誤
 
吳:福山當時的歷史終結論最大的錯誤,就是他完全看不到中國的存在,好像說,民主已經征服了全人類,歷史就終結了。那中國還在那裡呢!結果他下一本書呢,就開始講,他眼裡就只有中國,就說反而是最有效率的,什麼什麼東西,實證上就有很大的區別。
 
胡:對,所以說他們以前主要就是對中國不瞭解嘛!你中國,你現在包括你的國家,你的那個政府能力那麼強,那就談到中國什麼專制社會啦,什麼中國古代的儒家啦,扯到那,其實跟那沒有太大關係的呀!正因為你共產黨政權是經歷過這麼多事變成這個樣子的,它的能力就特別強,就比任何國家的能力都強。經歷過這麼多事,最後它能成為現在這個狀態,它一定能力就特別強。就像中國古話所說的那個蟲啊,最毒的蟲叫蠱,蠱惑人心的蠱字。什麼叫蠱,怎麼來的?就是各種毒蟲,把你放在一個器皿裡面,讓你們自相殘殺,最後剩下一個活的,全都吃了,那這個就是最毒的,它能夠對一切毒性都有免疫力,而它自己具有所有的毒性,對不對?這就是你應該瞭解的中國病毒,它的政府就厲害在這!它對所有別的病毒都有免疫力,它可以把別人吃了,它不會因為別人咬它一口,它就會死,它有免疫力,同時它自己身上有所有的病毒,誰都不能沾它。
 
那就是中國,從當年搞革命,全國又文革,又改革開放,又六四,它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那麼這個政權的心理狀態就和任何其它的政權都不一樣了。另外,同時這個國家的民眾也是這樣子,現在的中國民眾,你看得出來,一方面在政治上,你想想看,那麼馴服,對吧?雖然你得高壓維穩,證明反抗還是有的,但整個來說是,看起來好像似乎是比較能夠接受,或者至少是比較能夠忍受共產黨的專制統治,並沒有很強大的民間反抗力量。但是呢,它這個民族一點並不是顯得低眉順眼啊,死氣沉沉啊,它很有活力,它非常有活力,在別的問題上它很有創造性。一般專制最大的問題就是,它會束縛人們的思想,對不對?做點死活還行,但是創造性會……因為它制度上,它就在壓制那種自由創造的精神嘛。而你看今天的中國,它不是這個樣子,它自由創造的精神也不見得差到哪裡去,所以造成這種……但是它在政治上,你想,那麼窩囊,你明明那麼多問題,大家多幾個人出來說一說NO,它就制不住了嘛,但是他就是不說!而別的方面,它又特別活躍。所以這都是跟過去那麼多年,那種壓制,然後六四這個後果,加在一塊,就使得政府呢,一方面沒有任何禁忌,不像過去所有的專制那樣,它都有作繭自縛的成份,它就想標榜什麼,那個東西反而對它自己有一個限制,而這個政府完全是100%的實用主義。它什麼主義都可以不在乎,只要覺得它方便,它都可以用;什麼人它都可以打壓,它不在乎要帽子;你過去總要給個說法,對不對?它不要這個說法,它都可以這麼做。那麼你說,政府它要具有這種能力,別的國家你沒法學,你學不來。你學著搞專制,你可以搞專制,但是你未必能有它那種效率。而且你的老百姓,你可以學中國對那些老百姓的那種壓制,但那麼壓的結果,可能是老百姓死氣沉沉,一點沒活力。你要釋放他的活力,恐怕他就會造你的反。你幾頭上都能顧著,它要各種特殊情況都加在一起,我覺得有非常大的關係。
DNLHMIy
福山當時的歷史終結論最大的錯誤,就是他完全看不到中國的存在。
 
威權的機場病毒
 
吳:插一句,我想這個民眾的反抗和不滿呢,恰恰是這種模式呢,因為這個模式是,它可以付很高的代價,那因為它能付很高的代價來搞經濟發展,所以它就不是太在乎這個代價,所以這個代價呢,就是積累起來就非常高。這個貧富懸殊的,是吧?環境的,這是我們講得最多的,各種各樣的。這個二三十年的這種模式的發展呢,比如說環境問題,你放在90年代初,那時候中國的民眾不太在意這個東西,那現在這個呢,後果已經充分顯示出來了,霧霾呀,這是最明顯的了,很多中產階級因為這個原因就要逃離中國了。它本來是一個成功的經濟體呀!而且這個我想呢,整個這種模式,就是市場經濟加權威政治的這種模式呢,它的這個代價、它的這個負面的後果,開始充分地顯現。那中國作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呢,其實這裡面付的這樣的代價,也是最高的,所以民眾也開始承受不了這個東西了。但這個東西,最後就是說,也不過是剛剛浮現,那它浮現以後,怎麼樣和現在這個模式,怎麼互動,這個還需要觀察了。
 
胡:是,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條,因為它這麼大,它原來壓制的能力這麼強,它就可以在這個方向走得相當遠,走得相當遠,那到時會以什麼方式出現,造成什麼後果,這個都很難說,但是顯然,這種事情它是不可持續的,不可能持續那麼長,那是它積累的內在矛盾之一。當然另外的,還有一條就是,整個經濟全球化過程,本身我們且拋開別的問題都不談,不管中國也好,專制也好,民主也好,它都會引出很多的問題。就是人類不能有這麼大個共同生活圈,太大了!幾十億,這個東西絕對不行,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你那種共同體的感覺就不會有了嘛。就像這個原子化,我說現代人都像住旅館,住得很近,就沒有任何有機的聯繫,都成了這個樣子。
 
吳:而且人類歷史上,傳統上形成的各種各樣的不同的文明傳統,特別是宗教,那麼現在融到一起了,當然這個衝突就非常大。其實你看,對西方國家,可能經濟方面的挑戰還不如這個,就是由於西方文明向全球擴展,帶來那些其他宗教、其他文明的反彈,這是因為恐怖主義這個,是以最強烈的這樣一種形態,來威脅它的基本的生存世界。但是它如果要是,其實這也是一個側面,就是說,中國在這方面就對付得比較好,它把你控制得緊緊的,它把你的信息都給你找出來了,所以那個恐怖主義活動的空間就小多了。所以西方呢,可能要有效地應對恐怖主義,社會最後也會往權威主義那個方向去走,至少人們的權利比以前少了很多了。包括現在,你只要進入飛機場,你就不是一個有權利的公民了,想怎麼折騰你就怎麼折騰你,你如果要反抗,馬上就把你放到監獄裡去。這實際上,就在美國這個地皮上,就說在機場這一塊兒,已經成了權威主義的飛地了。那這個也會,這可能叫機場病毒吧,哈哈,也慢慢會擴展,也慢慢會擴展。這個都是,我……
6n6NAGe
現在進入美國,機場的海關都審查特別嚴格。
 
《全球化──西方敵不過中國?》連載9,《中國密報》第60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