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老历史,百年新克隆

2000多年前,汉代中国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孔子成了圣人。关于这个圣人都说了什么,说的都是什么意思,历朝历代都有官方认可的解读。圣人一出等于宣布其他人都不用思想了,世世代代跟着复读圣人的话就够了。很多人看不懂圣人的书,这不要紧,专门有人深入浅出旁征博引为世人从不同角度阐述圣人的意思,这样的人被称为贤人。

圣人的话和贤人的解说汇集成册统称为圣贤书,上千年的启蒙教育都是先读圣贤书。读圣贤书长大的一代又一代几乎都是同一个认知,同一个梦想,这个意义上跟克隆的概念没有什么区别。克隆是从原型中产生同样的复制品,历史上的人们等于是接受圣贤观念的统一克隆,淘汰所有独立思考与创新思想,只需学习和接受圣贤那一套东西就可以世代生存了。这样被克隆出来的人,外在各不相同,传统习惯和精神世界却可以保持高度一致,所以中国历朝历代循环过程就跟复制的一模一样,这就是克隆的力量。

这样被克隆出来的人,就算相隔千年也能心心相通。今天人们谈论屈原,韩信,赵高,秦桧诸多古人的时候都没有距离感,那些爱君王爱到跳水,狡兔死走狗烹,认对主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无情无义唯利是图等等各色人物,好像就是身边的人,好像就是昨天的事,好像就是明天的结果。

这种克隆也有意外,也有没克隆好的人,或是没有好好读圣贤书或是读了不该读的书,或是看了不该看的世界或是想了不该想的问题,有些人出现了怀疑,不安,痛苦,情绪激动等等不良症状。每个时代都会有一些这样的人,他们的命运只会被现实抛弃。

被克隆得比较好的人,都有相同的克隆理想,都会世世代代为了这个克隆的理想而奋斗,从来不曾放弃。历史上的人们为了银子宅子世代追求,今天的人们为了票子房子努力打拼,这样的理想反复克隆了上千年都没有变化。

被这样克隆过的人,还习惯被禁锢。人们喜欢鸟笼,鱼缸,盛行修建墓穴等等都是习惯禁锢的延伸体现。苏州的园子,山西的宅子,北京的四合院,这些中国最好的房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要被墙围起来。人们展示个体的时候也喜欢用自己读过很多书,取得了各种学位和头衔等等把自己包装起来。这些都是被克隆的普遍特征。

两千多年前,有人说了一句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说完他自己就死了,像这一类人不会成为克隆的样品。后来,圣人贤人流行了上千年,历史反复克隆着圣贤们的精神。再后来,中国又出现了伟人。伟人比圣人还要高一个级别,伟人说句话,圣人就成了孔老二。伟人诞生后,克隆的规模有了历史性的飞跃。今天,克隆任何需要的样品都已经不是什么难事。这种克隆的传统已经悄悄成为一种潜移默化的过程,很多现代技术都在为这种克隆服务,为每个时代克隆每个时代需要的人。现代克隆人会开车会旅行会敲键盘会发朋友圈,这对千年延续的克隆历史来说,不过是一种新产品。

被克隆的人们走过被克隆的历史,在不一样的时代克隆一样的过程。有人觉得自己独一无二,其实只是被操控的克隆。有人觉得自己就是自己,说明这种克隆很成功。

蒋祖权,选自蒋祖权《有多少悲哀卷土重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